首页·警察故事

唐鹏程:明察秋毫的尸语者

2016年11月30日 16:15 普陀公安

人物档案

姓名:唐鹏程

年龄:37岁

籍贯:安徽宣州

职业:法医

  最近,随着网络热剧《法医秦明》的热播,法医这个职业走进了人们的视野。一般来说,影视作品源于生活,但与现实生活又有所不同。那么,现实中的法医究竟是什么样的?

  近日,记者走进普陀公安分局,采访了法医唐鹏程,听他讲述真实的法医世界,揭秘了这个令人敬畏而又充满神秘色彩的职业。

法医秦明?那是他的师兄

  唐鹏程是普陀公安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警组组长,一级警司。他很忙,记者约了很多次,才在上周五下午约到了他。与想像中法医瘦削且不苟言笑的形象不同,唐鹏程长得人高马大,圆圆的脸,慈眉善目的,眼镜后面有一双始终带着微笑的眼睛,给人一种亲近感。

  说起电视剧《法医秦明》,唐鹏程笑着说,真正的“法医秦明”是他的同门师兄。

  原来,该剧改编自小说《第十一根手指》,而原著作者秦明本身就是法医。“秦明是安徽省公安厅的,跟我一样都是皖南医学院法医系毕业,他比我高一届,我们上学时经常一起吃饭、踢球,是好哥们。 ”

  《法医秦明》这部电视剧,唐鹏程抽空看过几集。“剧本还是比较接地气的,毕竟是真正的法医写的。但电视剧毕竟是电视剧,与真实的法医还是有区别。 ”他说,电视剧中的主人公每次出现场都是西装革履,而实际法医工作没有那么潇洒,经常要风餐露宿,面对各种血腥和腐臭,相当辛苦。

  唐鹏程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法医这个职业?他受了另一部影视作品的影响。

  1999年,唐鹏程参加高考,那时香港TVB刑侦剧《鉴证实录》正在热播,他对通过尸体上的蛛丝马迹寻找死因的法医很是崇拜,“头脑一热,大学志愿就报了这个专业。 ”

完成尸检、损检2400余例

  2004年7月,唐鹏程以优异成绩毕业,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了普陀公安分局工作。

  法医就是那些能够读懂尸体语言的人,是个特别专业的警种,全市的法医加起来不到20人。从警12年来,唐鹏程已完成尸体检验600余例,损伤检验1800余例。

  去年9月,唐鹏程参加全市公安机关刑侦民警现场勘查能力大比武,荣膺法医组个人第一名。

  医院里的医生偏重于“治”,而法医则重在找出致病致伤的“因”。

  2009年3月,一名四川籍中年打工男子死在六横岛一处工棚宿舍内,死者被发现时身穿女装,迹象离奇。唐鹏程细致入微地勘验现场、检验尸体及调查外围,未发现明显的他杀迹象,结合死者身穿女装的情节,推断其为自慰致死。

  2天后,死者的儿子从外地赶来,一时无法接受父亲以如此方式离世的事实,质疑唐鹏程的鉴定结果。

  经死者儿子同意,唐鹏程对尸体进行了解剖。结果很明显,死者的心脏特别大,有一个半拳头大小,可以明确的是,他死于心脏病。

  唐鹏程摘下橡胶手套的那一刻,汗水流出手套,洒了一地。在事实证据面前,死者儿子再无异议。

  “当一个案件结束之后,局外人会觉得很清晰,很有逻辑性。但现实中,法医初遇一起案件,根本不知道真相如何,一切都要依靠自己的专业技术和细致观察,去发现和解决问题。”唐鹏程说道。

怕?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面对血腥的命案现场,还有脏乱臭的环境和散发着难闻气味的尸体,普通人都会避而远之,但法医不仅要近距离面对尸体,还要对现场进行最细致的检查,这就需要法医有超强的心理素质。

  2007年8月,六横岛一位八旬独居老人被发现死在家中床上。据村民反映,死者生前已经十多天未露面了。

  时值盛夏,民警进屋后马上被熏了出来。唐鹏程戴着防毒面具进屋,仍能闻到浓烈的腐臭味。屋内黑黑的尸油流了一地,踩上去脚底都会打滑。密密麻麻的蛆虫从尸体的嘴巴、鼻孔等烂穿的部位爬进爬出。

  怕吗?“从来没害怕过。啥场面没见过?早就百毒不侵了。 ”唐鹏程说。经过尸检,死者无外伤,系病死。

  尸检要求“慢工出细活”,通常一次尸检要花三四个小时。唐鹏程每次去现场,都会带上两个箱子,一个装着解剖刀、镊子、血管钳等解剖器械,另一个装着解剖服、头套、口罩、手套和脚套等消耗品。

  唐鹏程刚参加工作那会儿,“涉世未深”,只戴一副手套进行尸检,结果取掉手套后,一闻,双手沾染了一股尸臭味。现在他学“乖”了,总要多戴一副。不过,虽然手上的臭味少了,但衣服上的臭味还是一样浓重,要残留好几天才会散去。

金睛火眼,巧断分尸案

  在错综复杂的现场,法医需要有一双火眼金睛,不能为眼前的表象所迷惑。

  2008年4月,朱家尖岛发生一起杀人分尸案。尸体躯干被埋在土里,而头部则在水潭中被找到。面对这样一具身首离异的尸体,一般人都会想当然地认为,其是颈部遭人割裂而亡。但作为一名法医,唐鹏程需要的是准确的证据:死者究竟是怎么死的?作案工具又是什么?

  然而,当时距案发已20天了,尸体高度腐烂,许多证据都已遭破坏,大大增加了尸检难度。经过仔细比对,唐鹏程将死者头部和躯干颈部创口边缘和皮瓣进行拼接复位,发现该断离面的生活反应不明显。

  “生活反应”指的是机体在生前受到刺激后发生的反应。“比方说,人活着时,挨打的部位会有淤青,但死后挨打就不会有这种反应。同样,活着时被捅一刀,伤口会有发炎、肿胀等症状,但死后则不会。 ”唐鹏程说。

  唐鹏程又对死者颅骨进行了检验,发现颅骨粉碎性骨折,终于得出死者系被钝器打击头颅致死后又被分尸的结论。

一处微小痕迹,揭开凶手身份

  类似这样的案子还有不少,有的死者被大火焚烧,有的支离破碎,有的高度腐烂。在案发现场,唐鹏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因为每个细节都有可能决定一个案子的侦查方向。

  2011年9月的一天凌晨,鲁家峙大桥西侧海域发现一具海漂女尸。唐鹏程尸检时发现,死者颈部有勒痕,体表有多处擦伤。经解剖表明,死者系他杀。

  死者身上是否会留下凶手的作案痕迹?由于尸体已被海水浸泡了很长时间,物证提取工作受到了很大干扰。唐鹏程通过细致的工作,最终在死者身上发现一处微小痕迹。

  就是这个微不足道的细小痕迹,最终让案情真相大白。通过检验,这处痕迹并不属于死者本人,而是凶手留下的。据此,警方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并迅速破获了这起性侵杀人案。

  “面对杀人、投毒等重特大案件,通过尸检拿出科学证据,让这些已经不能开口说话的死者,讲出他们最后时刻发生了什么,最终抓获凶手并将其绳之以法,这是法医的职责。”唐鹏程郑重地说,别的警察手里拿的武器是枪,而他拿的是手术刀,但同样都是为了明辨是非、惩恶扬善。

关于法医,有一些认知误区

  法医工作不仅是验伤验尸,很多时候还要做群众工作。

  “刑事命案中,尸体必须解剖,并由法医出具尸检鉴定书,这是法庭审判必须要有的一个证据材料。 ”唐鹏程说,刑事命案解剖必须是全面系统解剖,即打开尸体的颅腔、胸腔和腹腔,俗称“开三腔”,“即便已经基本清楚死者是怎么死的了,也要按程序走一遍,以免漏掉其他可能的死因。”

  “人都死了,还解剖什么?”工作中,唐鹏程经常会遭到死者家属的质疑。家属不清楚公安机关的办案程序,因亲人逝去本就悲恸不已,往往不愿看到遗体再被动刀子。

  每每遇到这种情况,唐鹏程只能苦口婆心地与死者家属讲明道理,说服死者家属在解剖通知书上签字。而这个过程,快则半小时,慢则要花去几天工夫。

  法医解剖时打开的创口,会在尸检完成后缝合,这是全国法医的共同做法。而普陀公安分局的法医出于人性化考量,还多了一道工序:在缝合处贴上医用护贴,覆盖住伤口,以让死者家属心理上更好受一些。有时候,唐鹏程还要加活,给死者清洗身体、整容后穿好寿衣。

  另外,在一些正常死亡的案件中,尸体放得久了,血液在重力作用下会聚集到身体低下部位,形成像淤青一样的“尸斑”。死者家属看到后,往往会认定死者生前被人殴打过,对法医的鉴定又会提出质疑。遇到这种情况,唐鹏程又得费劲解释一番。“这些都是老百姓对法医工作的认知误区,希望能借晚报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