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警察故事

代价沉重的“黄昏恋”

2017年09月06日 09:11 定海公安
  天命之年寻到钟情伴侣,55岁的陈大姐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却没想到人财两空。黄昏恋在如今很多人看来是一桩好事,但是打着再婚的名义实施诈骗真是令人唏嘘。
  这是真实警察故事系列的第4个故事
  讲述者:城东派出所刑侦中队 吴翰敏
  作为一名刑警,平常经手的多是些侵财案件,因为感情问题而引发的纠纷诈骗自是不少,上个月,我就遇到了这样一起案件,不同的是,案件的主人公是两位年过半百的老人。
  一
  7月26日,我正在所里处理手头的案子。刚过中午,一位头发斑白的大姐哭哭啼啼地来所报案,作为值班的刑事民警,我接待了她。大姐激动的情绪影响了她的说话思路,“警察同志帮帮我,我的钱都被骗走了”,她一直重复着这句话,我只好先稳定住她的情绪。在我的耐心引导下,她总算停止了啜泣,断断续续地讲述着被骗钱这事的来龙去脉。
  二
  她姓陈,今年55岁,因多年前离异,2月份的时候在一个QQ交友群的聚会上认识了比她小3岁的王姓男子。仅仅2个月,王某就向她表白,她想有个老伴也不错,所以答应交往看看。相处半年,两人感情渐增,快要谈婚论嫁了,王某跟陈大姐说他决定卖掉自住的新桥路的房子,让住弘生世纪城的女儿搬出去,然后他们婚后搬进去住。陈大姐觉得不大好,于是俩人商量后决定再买一套。
  看完房子后王某提出向她暂借10万元,陈大姐就去银行取了辛苦积攒的积蓄给了王某。没想到,之后王某就对她越来越冷淡,甚至不再见面。她去新桥路王某家找寻,竟人去楼空,邻居告诉她那房子是王某租的,她又找那套新房的销售人员,对方说王某早就回复不买了。
  三
  听完陈大姐的描述,我不禁提出了疑问:王某借这笔房款时,你本人有没有经过核实?陈大姐叹了口气告诉我,当初王某说自己手头有30万元,本想再去找父亲借20万元把首付交了,却被父亲告知手上只有10万元,另10万元刚被弟弟借走做生意去了。自己也没怎么核实,就相信他的话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让陈大姐故意给王某发短信说可以再借点钱给他,然后约在一家面店碰头。王某如约而至,就在俩人攀谈之时将其抓获。
  本以为王某会老实交代这笔钱款的去向,没想到他镇定自若,坚持认为这钱是借的。
  四
  我左思右想,发现王某讯问时所作答的内容并非毫无破绽,仅仅交往半年就急着结婚买新房,再加上10万元不是一笔小数目,对于这笔钱的用途,他却支吾吾说不出来。我一边试着解释这些疑点,一边查询王某相关的身份资料。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就有了新的线索,王某曾因诈骗被判过刑。
  随后我立即对王某做了进一步调查,发现他名下有辆车,同时还配有驾驶员,而车辆的购买时间刚好是在他得到房款后,找来驾驶员询问后得知,王某平时好吃懒做,得到那笔10万元的房款后就天天泡在ktv和酒吧消费。为了印证王某讯问中提到的自己在定海干石览和西码头各有一座冷库的真假,我赶往他所说的与他有合作关系的白泉一冷库,冷库相关负责人说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五
  事到如今,我心中的疑惑一个个被解开。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充分掌握证据,我找到了王某父亲,其父一开始不愿见我,直说早就跟儿子断了关系,我费尽口舌,终于打动了其父,他告诉我其儿子所谓的“父亲说可以借自己20万,但后又借给弟弟10万,所以才向陈大姐借钱”的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一连串的走访取证都证实了王某的话都是编造的,那么既然王某并未买下新房,陈大姐的钱到底去了何处?我又马不停蹄地前往王某位于新桥路的暂住处,通过搜查房间发现了陈大姐送钱时用的塑料袋,打开一看里面还剩下两万元现金,另外8万去向不明。
  事到如今案件终于水落石出。2017年7月28日,王某因涉嫌诈骗罪被定海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六
  案子的侦查工作终于结束了,陈大姐最后一次来所里感谢我时她说,年纪大了,好不容易遇个对得上眼的老伴,本想好好过完下半辈子,没想到对方竟是个骗子,这下丢了钱,又伤了心,还是一个人过日子算了。我安慰她这世上总归是有好男人的,要相信,要有希望。她楞了一下,缓缓地点点头……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