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警察故事

“黑面”民警夏栋杰——办事就是这么较真

2017年10月13日 18:02 新城公安
  2010年8月的一天,李大领了一个高大壮实的小伙来到我的办公室,“这是警校刚毕业来的新警小夏,以后就跟你坐一间办公室了,你多带带他。”李大说完就走了。这是我初次见到夏栋杰,与他打招呼,他显得很腼腆。栋杰平日里话不多,从我书柜里拿了几本关于社区警务工作的书籍后,便埋头专研起来。通过几天观察,我感觉他是一个木讷的人,不善言辞,更不善交际,挺担心他怎么和群众打好交道,开展好社区工作。那便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
  那时的我既要管好吴榭、翁洲、桃湾和田螺峙四个社区,又要当好队里的内勤,整天忙里忙外地见不着人影。“小郭哥,这个重点人员在实际工作中怎么管控?怎么才可以掌握到他的动态?”“邻里纠纷调解要注意些什么?遇到不讲理的人该怎么办?”“下社区时,怎么跟老百姓交流?聊些什么话题他们感兴趣?”栋杰一见到我回办公室,就常会见缝插针地问我许多关于社区警务工作的问题。他认真好学的态度,让我对他的印象有了转变。
  不久后,栋杰便接手了绿岛、合兴社区,独自承担起了社区警务工作,经常看到他骑着摩托车,带着笔记本穿梭在乡间小路。慢慢地,他跟社区群众熟络起来,工作起来也显得得心应手。“老李啊,这事你也有不对的地方,不应该动手的。”他调解起纠纷来也有了自己的一套:“我说你们两个都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李跟人道个歉,大家握个手,这事就这么了了。”在办公室里看着他为了调解纠纷,不遗余力地做着双方思想工作,着实老道了不少。
  和他一起下社区时,来到社区书记办公室,各个领导对他的评价也很高,认为他为人实诚,办事认真,社区里有什么事也总会第一时间打给他。凭借着对工作的热爱和细心,他赢得了群众的信赖。
  在流动人口管理上,他也是出了名的较真,每礼拜的汇总统计,他的处罚单总是最厚。有次我问他,怎么处罚起来这么不讲情面,村干部打电话都不管用。他告诉我,一旦有人求情松了口,以后我再去处罚别人,那就谁都不服了。
  一年后,我调出了社区,来到分局综合保障室工作,大队内勤的活儿便移交给了他。报表怎么填?数据统计怎么弄?工作信息如何写……还没等我移交,栋杰就“盯”着我问起了一大堆关于内勤的工作要求,白天忙工作,晚上还要拖着我加班,让我当场演示给他做一遍。正式调出大队后,我还时不时地接到电话,问有关情况。
  接手分局宣传工作的缘故,我跟报社的编辑交流就多了起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听编辑说起栋杰是她的同班同学,而且还当了多年的班长。在管理班级事务中,也是有名的较真和严肃,为此还得罪了不少同学。由此可见,他一直没有改变这样的性格。
  前年,栋杰来到治安大队,负责辖区行业场所的日常管理。在此期间,我接到了不少宾馆老板的求情电话,意思让我去跟栋杰打声招呼,处罚时手下留点情面。而我搪塞着让他们自己做好登记管理,却始终没有将这声“招呼”打出去。去年,我同学来到舟山游玩,便想着让他给我订间有协议价的酒店。“这个……要不…….你去网上找找?”电话里听出了他的为难:“最近对宾馆的处罚力度大,我去麻烦人家订房要协议价好像占了人家便宜一样,以后工作就不好开展了。”了解他的个性的我就帮着他圆了场。
  今年5月的夜深,我接到了栋杰的电话,“我手可能摔骨折了,有没有认识好点医生介绍下?最好不要手术。”电话那头传来他急促的声音,当时我还纳闷,一大小伙儿还怕痛,不想做手术啊。我在追问下他才道出了实情:“G20峰会安保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大队里缺人手,我住院做手术太影响工作了。”当晚检查结果就出来了,左手掌骨基底部骨折,必须立即进行手术。还不死心的他,再次打来电话,跟我确认这手术是非动不可后,这才老老实实地躺到了手术台上。动完手术后,他竟然没有再在病床上多待一天,第二天就打着绷带,来单位上了班。在接下去的两个月酷暑中,他打着钢钉缠着绷带穿梭于检查第一线,好几次没有按照医嘱按时到医院换药清洗伤口,导致严重的发炎症状。
  从最初的木讷到现在的“黑面”较真,他给我的两种印象貌似都不怎么讨人喜爱,但我确实被他的这股认真劲所打动。一个好民警,或许不需要超好的人缘,秉公执法、认真负责,也能让他受到尊重和赞扬。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