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警察故事

陈伟芳:监管老兵的三组数字

2017年11月10日 11:21 普陀公安
  看守所,一个高墙铁网戒备森严的场所。在这里,有一群普通民警,他们常年坚守“日复一日的平凡就是不平凡,年复一年的简单就是不简单”的信念,以真心换取真情、以温暖驱散阴影,对在押人员教育帮扶矫正,使其重拾新生的希望。刚刚获得全国监管系统先进个人荣誉称号的陈伟芳就是监管民警其中的一员。
  59和2000
  陈伟芳今年已经59岁,自2005年1月份调到普陀看守所,12年来一直从事管教岗位。所领导曾多次找他谈话想减轻他担子,但每次都被这个‘倔老头’一口回绝,他还拍着胸脯保证有他在,所管的监室安全就在。
  去年7月的一个晚上,陈伟芳单位值班时,发现在押人员张某皮肤过敏,原本皮肤过敏只是普通小病,但张某却痒不可耐。陈伟芳感到不正常,将张某带至看守所医务室进行检查。就在检查过程中,张某开始全身发冷、皮肤发红,并伴有大量皮疹出现,血压也不断下降。面对突发情况,陈伟芳和监所医生一边对张某进行急救,一边赶紧联系120赶到现场。
  经医院检查,张某患有罕见的过敏性休克症,这个病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经医院3个多小时抢救,张某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是陈警官将我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事后,张某对陈伟芳充满了感激之情。
  从看守所工作到现在,陈伟芳管过的在押人员已经有2000多名。
  18和90%
  普陀区看守所担负着舟山市18岁以下未成年在押人员的监管任务。陈伟芳作为一名资深监管民警,被所领导委以重任,希望他能担起未成年在押人员监管工作的担子,陈伟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请放心,我会管好这些孩子的。”
  未成年在押人员正处于青春期,年轻气盛、情绪波动大,为了做好这帮孩子的教育改造工作,陈伟芳可谓是动足了脑筋。他根据未成年在押人员数量少,不能单独成一监室的实际,创新思路,构建了未成年与成年在押人员“一带一,对对红”的工作举措。在酒驾等较轻过错的在押人员中,找寻稳重、守规、文化素质较高的在押人员,与未成年在押人员结对帮教,通过年长人员的时时提醒,劝导、教育未成年在押人员遵守监规,展望未来。这项工作举措落实以后,不仅未成年在押人员的违规数大幅度减少了,就连同监室的氛围也变得更加井然有序。
  近日,一名未成年在押人员小李因琐事与同监室人员发生纠纷。陈伟芳并没简单处分小李,而是将他带进了谈话室,继续语重心长地和他交谈。看着陈伟芳慈祥的面容,听着依旧充满关怀的语调,小李终于被深深感动,从此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再也没有犯过任何错误。
  在他的关心教育下,普陀区看守所未成年在押人员的教育改造矫正率达90%以上。
  0和100%
  “作为一名看守所管教民警,不仅要耐得住高墙内的寂寞,受得了默默无闻,还要抵得住来自外界的诱惑,做到零违纪。”在工作上、生活中,陈伟芳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
  看守所是羁押、管教违法犯罪人员的地方,同时也是廉政风险高危之地。在这里工作,难免会有形形色色的在押人员家属,通过各种途径找上门,希望管教民警对在押人员给予“照顾”。
  “这种事情我也碰到过多次。”陈伟芳说,曾经有羁押在看守所的犯人家属提着万元现金找到他,希望他能帮忙减刑,也曾有人提着好烟、好酒、好茶找上门,让他“关照”一下管教对象。面对这些诱惑,无论找他“帮忙”的人是谁,陈伟芳始终都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一概回绝,做到百分百过硬。“为此,我还在亲戚朋友圈中落下了一个‘不通人情、不讲面子’的‘恶名'。”聊起这些,陈伟芳笑着说。
  “做事先做人”,陈伟芳说,看守所管教民警必须在原则面前不让步,不含糊,是非分明,做真诚的人,做正直的人。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