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舟山新闻

岱山小浦门村主任兼“娘舅” 大小矛盾都有着落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20日 09:10    来源:岱山新闻网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5月12日一大早,刘永丰再一次赶往位于定海区的广华医院,看望事故中受伤的村民刘某,一面是去慰问,一面是为了这起事件的进一步调解进行实地了解……

  2014年1月,一直从商的刘永丰因为有良好的群众基础,被村民们选为小浦门村村委会主任。除了村务,他还兼任了小铺门村人民调解员的工作。“只能边做边学,因为只有自己做过的事情才能印在脑子里。”刘永丰很清楚,自己从事基层工作仅三年多时间,并没有像“老村长”有那么高的威望。而且,矛盾调解本就是得罪人的活,干不干得好,十分考验能力。刘永丰不自诩是个有才能的人,只是坚持凡事都亲力亲为。

  因为一棵树,他花了20多天来调解

  “调解的事情不能看大小,我只看结果。”

  2015年,村里有屋前屋后两户村民邻居为了一棵树闹得不可开交。后屋的村民在自己的道地里种了一棵桂花树,树长大后,树枝伸过了1.5米宽的小路,直接遮住了前屋70多岁的老阿婆家卫生间的窗户。灯光下,树影斑驳让老阿婆觉得有些吓人,遂在某日将这棵桂花树连根砍了。后屋的大伯发现后,立刻报了警。

  因为事情影响面不大,为将事情最小化处理,刘永丰说通了社区民警,将此事交由他调解处理。刘永丰得知来龙去脉后,首先跟老阿婆分析主体责任、利弊,让老阿婆认识到自己犯了错。同时,他也想办法去了解后屋村民的赔偿诉求。

  在刘永丰的详细分析下,老阿婆渐渐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但仍拒绝赔偿。刘永丰知道,如果不能调解成功,这么一件小事就将走司法程序。随后,刘永丰找到了老阿婆的子女,一番沟通后,子女对刘永丰为自己母亲周全考虑极其感谢,并将赔偿事宜全权委托给刘永丰。

  在得到老阿婆子女同意后,刘永丰来到花鸟市场、种植园等,最后在石马岙购买到了桂花树,并亲自将桂花树在后屋村民家里种下。谁知道,老阿婆得知桂花树还种在老位置时,仍然不满。最后,刘永丰又一次与后屋村民沟通,买了一株不容易“越墙”生长的树替代。

  这件事情不算大,但刘永丰整整为这事情忙活了20多天才成功解决,给当事人双方都有了一个满意的结果。基层工作中,这件事情让刘永丰学到颇多,印象深刻。

  “背靠背”是他调解渔业纠纷的首选

  小浦门本是一个渔业村,村口的码头是村集体经济的主要来源。全村28艘渔船,村民500余人。虽说村子不大,矛盾也少,但一旦发生矛盾纠纷未妥善处理,村里的和谐将难以持续。

  刘永丰介绍说,海上交通事故、伤残及相关医疗赔偿、劳资纠纷是目前村里最主要的纠纷类型。对于这类案件,“背靠背”是刘永丰调解的首选方法。

  2014年6月,休渔期刚刚开始,初任村委主任不久,刘永丰就遇上了村里一件严重的安全事故。一名雇佣在测量船上的村民在抢修故障船舶中,不幸身亡。

  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刘永丰懵了。农村死亡赔偿是怎样的?死者家属抚养问题如何解决?理性告诉他,这些问题都亟待他提前掌握。

  一天一夜,刘永丰一边配合打捞队将死者打捞上岸,一边开始从网上、相关部门、老一辈村干部等地方了解情况。因为船东是个体老板,没有保险,巨额的赔款对双方的家庭都是一个重大问题。

  安抚好死者家属、帮着处理完后事,刘永丰开始着手调解,他将事实与当事人双方确认,并通过“背靠背”形式,将双方诉求充分了解。死者家属提出赔偿90万,船东提出赔偿60万。“调解不同于司法,讲究情、理、法的结合。”刘永丰知道,调解工作的公平是要兼顾权衡双方利益。当事人双方也是远亲,调解中还有很多亲属参与。刘永丰分两个办公室告诉当事人,调解需要大家协商,不是“一口价”。在刘永丰的倾力调和下,最后事情以赔偿75万告一段落。“中间人不好做。”小浦门村小,村民人情化明显,很多事情处理得公不公平显而易见,而更难的是,就算公平也会有人因为不满足而闲言碎语不断,刘永丰能做的只有对工作尽心尽力。他坦言,从个人而言,调解工作得罪人;从全村利益来说,调解工作促和谐安定。

原链接:  
  已推荐|889
标签:调解;阿婆;村民;桂花树;赔偿;调解工作;死者家属;当事人;永丰;渔业纠纷
关于舟山网(大海网)|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网站律师| 网站制作|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16.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 任何建议和意见E-mail:web@zhoushan.cn 电话:0580-2828236

主办单位:中共舟山市委宣传部、舟山日报社、舟山广播电视总台 | 浙新办20070071号 浙ICP备05076352 新出网证(浙)字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004 AVSP:111053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02020003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