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舟山新闻

桥在呼唤:她就在这!她刚离去!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7日 10:05    来源:舟山日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编者按:大爱永存! “洗桥阿婆”殷桂兰走了,但她仿佛仍在岛城的大街小巷,仍在我们身边,从未离去。今起,舟山日报推出《“洗桥阿婆”,您在哪里》连续报道,探寻“洗桥阿婆”曾经洗过的桥、帮助过的人,触摸爱的温度、感受爱的接力、聆听爱的回响。

宋峥回忆,把“孝娘桥“三个字涂上新红漆后,殷桂兰夸道:“像新娘子一样打扮过了,真漂亮。 

  有一种深情难以言语,有一种爱意难以表达。

  多少次,曾经陪伴殷桂兰一起洗桥、刷桥。多少次,看着洗刷一新的桥,一起捶腰、微笑。

  义务洗桥10多年,94岁高龄的殷桂兰安详地走了。昨天下午,殷桂兰的洗桥徒弟、伙伴相约踏访一座座她曾洗过的桥,追思“洗桥阿婆”。

  南珍桥是她的“重点工程”

  “洗桥阿婆”有个记录本,里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定海约40座桥的方位以及每次的洗桥记录。定海的南珍桥是她的“重点工程”,因为南珍桥所在属城市“黄金地段”。

  走近南珍桥,洗桥伙伴、今年71岁的宋峥脚步慢了下来。望着桥面残留的几处淡黄涂料,宋峥用手指轻轻触着桥面说:“这是殷老师洗桥后刷的涂料。 ”仔细查看,如今桥面各处干干净净,“南珍桥”三个字非常醒目。

  十年前,宋峥和老人来洗桥,桥面有被老百姓“走十桥”点香烛熏黑的痕迹,桥上有粘着的口香糖、小广告,还有带着泥土的鞋印,“南珍桥”三个字几乎看不清。“每逢‘走十桥’结束,正月十五大清早,殷老师就冒着严寒去洗桥。 ”宋峥回忆道。

  那时,费力洗过的桥,常常隔一段时间又脏了。对此,殷桂兰从无怨言。 80多岁时,个子不高、身体瘦小的她依旧默默地挑着两只重达30公斤的涂料桶,带上毛巾、水桶、铲刀、刷子等工具,一次次前去洗桥、粉刷桥。

  90岁洗孝娘桥时发生危险

  现在同样干净、整洁的孝娘桥,承载着大家惊险的记忆。“九年前跟着殷阿婆洗过一次桥后,被她的精神感动,就成了她的徒弟,一起洗了上百次桥。 ”31岁的孙荷芳回忆,有一次洗孝娘桥时,陌生市民还送来了点心慰问。

  宋峥拍着孝娘桥扶手,演示了惊险一幕。一个冬日下午,4时许,年近90岁的殷桂兰和宋峥一起已洗桥3个半小时。孝娘桥是他们那天洗的第二座桥。在把“孝娘桥”三个字涂上红漆后,殷桂兰夸赞道:“像新娘子一样打扮过了,真漂亮。 ”

  “我腰有点酸了。 ”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的殷桂兰边捶腰边起身,患有脑梗的她突然头晕往前冲,冲过了人行道和行车道,还在往前冲。一旁的宋峥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殷桂兰后背的衣服。一声急刹车,一辆河南牌照的灰色越野车在殷桂兰前方1米处停下。“老婆子!不要命了! ”东北口音的男司机大声喝道。受惊吓的殷桂兰坐在桥旁的小凳子上,手按着胸口,半小时才缓过来。

  此后,殷桂兰选择离家近的桥洗。因腰部不适,她还想到了一个法子,在冬季用石灰粉粉刷城市景观树,保护树木过冬。

  91岁洗无名桥成“最后一次”

  定海寿星路与环城南路交叉处有一座桥,道路两旁绿树成荫,仿古建筑相得益彰。“这座桥曾被殷老师刷成了淡绿色。 ”宋峥说,“洗桥阿婆”常在晚饭后打来电话,商议桥面粉刷成哪种颜色更搭配四周景观。她选的颜色大多为淡黄、淡绿色。

  这座桥离殷桂兰后来住的翁山新村很近。桥上没有名称,却是她洗得最多的桥之一。

  “洗桥阿婆”不再洗桥,但她的徒弟和伙伴们洗桥时总会想起她。

  三年前重阳节的中午,宋峥上门看望时,殷桂兰提出了一个心愿——洗桥。 91岁的她背弯了,步履蹒跚,却仍然坚持自己提桶去洗桥。曾经装涂料用的是大桶,如今换成了旧奶粉罐,上方穿着孔,用铅丝做成把手。曾经的大刷子,换成了小刷子。这次洗桥结束后,殷桂兰望着桥,非常无奈地说了一句话:“岁月不饶人,我年纪大了,洗不动桥了。 ”这是“洗桥阿婆”最后一次洗桥。“洗桥阿婆”“退休”后,徒弟、伙伴常为她报桥面整洁、干净的喜讯。

  十多年间,城市文明持续提升。踏访“洗桥阿婆”曾用心呵护过的桥,座座安心、舒心。

原链接:  
  已推荐|889
标签:重点工程;阿婆;洗桥;殷桂;刷子;涂料;粉刷;桥面;新娘子;伙伴
关于舟山网(大海网)|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网站律师| 网站制作|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19.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舟山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E-mail:web@zhoushan.cn 电话:0580-2828236

主办单位:中共舟山市委宣传部、舟山日报社、舟山广播电视总台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80012 新出网证(浙)字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004 AVSP:111053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02020003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