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舟山网微矩阵:
  •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
  • 舟山论坛APP 舟山论坛APP
  • 舟山网微信 舟山网微信
  • 舟山网官方微博 舟山网官方微博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舟山聚焦

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丨余东臻的器官捐献获取手术顺利完成 6人将因小东东获得新生

2020年08月10日 10:37 来源:舟山日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昨天上午,舟山年纪最小的器官捐献者余东臻的器官捐献获取手术在杭州顺利完成。从萌发捐献器官念头到最终实施,对于小东东父母来说,这是一次锥心之痛的抉择

  6人将因小东东获得新生

  “宝贝,这是妈妈最后一次亲你了……”翁露露紧握着儿子余东臻的小手,轻揉着他柔嫩的脸庞,低声啜泣,不停地亲唤着。再看一眼,她就要与心爱的孩子永别了。

  “儿子,你一直很勇敢坚强,从小就喜欢帮助别人。下一站,你要去更美丽的地方,去要帮助其他小朋友了,爸爸为你加油! ”余舟江抹着眼泪,轻抚着儿子的脚丫,看了一遍又一遍,仿佛要把孩子的模样刻在心里。

  昨天上午7时多,浙江大学附属儿童妇女保健医院重症监护室,7岁的小东东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就像睡熟了。5天前的那次车祸让他再也醒不过来了。

  当天上午9时16分,小东东走了,但是他的生命,将用另一种方式延续。据浙江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协调员谢莉莎介绍,小东东捐献的眼角膜、心脏、肝脏、肾脏将帮6个人获得新生和光明。

  余东臻是舟山年纪最小的器官捐献者,也是我市第11例、全省第1456例人体器官捐献者。

  “妈妈来晚了,妈妈对不起你!”

  8月5日上午11时,冲进舟山医院急诊室,看到儿子一动不动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翁露露的天瞬间塌了。

  “东东,东东……妈妈来晚了,妈妈对不起你!你醒过来,再看看妈妈好吗?”翁露露握着儿子略有微热的手,连续三个多小时哭唤着。她希望儿子能醒过来,再叫她一声“妈妈”。

  8月5日上午8时45分,小东东突遇车祸。一接到孩子出事的电话,从杭州火速赶回的路上,翁露露和余舟江做着各种最坏的打算。

  当见到孩子躺在医院急诊室的那一幕时,翁露露依然坚信儿子肯定能挺过这一关。

  翁露露和余舟江出差培训,把孩子托付给了朋友接送上培训班。几天前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如今却一动不动,怎么唤也唤不醒了。

  “真的没希望了吗?多少钱都可以,用直升机送大医院也行,只要能救回来!”心有不甘的翁露露一遍遍地哀求医生全力救治孩子。

  他们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孩子不久就能醒来。

  8月7月下午1时许,医生告知,孩子情况不好,生命已无法挽回。翁露露怔住了,犹如遭受了晴天霹雳,她意识到:儿子已经救不回来了。

  当妻子说出想法的那一刻,丈夫放声痛哭

  “那该怎么办?我不能在这里干等着,我还能为东东做点什么?怎么还能多陪他一会儿?”翁露露总觉得手心还握着儿子的小手,感觉到来自儿子鲜活的脉动。她知道,这是儿子给她的回应。

  最悲痛、最无助之时,每一分钟,对翁露露来说都是煎熬。此时,翁露露的脑海中蹦出新闻里报道过心脏移植,延续了两个人的生命的画面。把东东器官捐献的想法,在她心里不断萌发。但这样的决定又太残忍,她不知如何向丈夫开口。

  8月7日晚,考虑再三后的翁露露向丈夫道出了自己的想法,那一霎间,余舟江一把握住翁露露的手,紧紧的,放声痛哭:“老婆,你知道吗?我第一天进医院时,就看到了墙上的器官捐献宣传画,但是我不敢说,怕你接受不了! ”

  女人遇事常会情绪化,担心妻子只是一时头脑发热,余舟江又试探道:“儿子现在已经很惨了,身体还要打开,真心真肺要掏出来,你真的忍心?舍得吗?”

  一句句话如同利剑直戳一位母亲最柔软的心,翁露露泪如堤溃,泣不成声。

  “但是孩子已经走了,要是火化的话,也只剩下一把灰,什么都没有,什么也带不走。如果器官捐献,儿子的心还会继续跳动,生命将换一种方式再延续,就如同儿子还在。”听了妻子的话,两人抱头痛哭。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多么虐心啊!家住定海北蝉的爷爷今年69岁。爷爷三年前痛失老伴,今年才露出些许笑容,如今,又痛失孙子,接连遭受巨大打击,老人家连日来茶饭不进,日夜不眠。

  总以为爷爷会出来反对。可当他得知后,却说:“这是好事。我就当孙子去国外读书了,本来也是一年半载才回来一趟,难得见一次。这样,他还是在这个世上。”

  亲戚中,有人反对,也有人劝慰,认为当爹娘的脑子发昏了:“孩子已经出车祸,受了一次苦了,怎么忍心再让他受一次苦。”“孩子去帮助别人,那谁来帮助他啊? ”……

  “以前孩子总和我们说,长大了要当医生,我们也一直鼓励支持他。”翁露露说,虽然孩子即将远离他们,但是通过捐献器官的方式,也间接实现了他“治病救人”的愿望。

  当晚,当舟山医院医生宣布孩子临床脑死亡。在浙江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协调员的见证下,余舟江和翁露露签署了儿子身故后器官捐献意愿书,决定捐献出孩子的心脏、肾脏、肝脏和角膜。随后,小东东在父母的陪护下连夜由救护车送往浙江大学附属儿童妇女保健医院。

  人见人爱的小暖男

  在翁露露的抖音中,小东东生前的视频还在“跳动”着。

  划过一个个视频,这张稚嫩脸上,时而出现认真学习时专注的眼神,时而又是活泼俏皮搞怪的模样。

  8日晚上8时多,在儿子即将实施器官捐献的前一天,在余舟江、翁露露入住的宾馆里,夫妻俩都向记者递来手机,满屏都是对儿子的思念和爱。“拉小提琴的视频,是儿子为督促自己学习录的。”翁露露抹了一把眼泪,又唉了口气,哽咽着说,他学小提琴,从来不用我们管,自己一遍一遍地练,自己打卡。

  “儿子长得帅,还一直很爱美。”余舟江凑过来说,以前儿子连一缕头发没有打理好,都要捋清爽。

  “儿子在宁波一家寄宿制学校上小学,他比同龄人懂事,还是班长。学架子鼓、画画、舞蹈样样有模有样。字写得不好会主动擦掉重写。小朋友来家里玩,他会帮他们洗澡,同学、老师都很喜欢他。”说起儿子的点点滴滴,翁露露眼里闪着泪光,舒展笑容。讲完之后,右手按着胸口,默默流泪。

  翁露露说,小东东一直盼着妈妈再生一个小妹妹。她就故意逗儿子,如果有了小妹妹,那很多好东西你就没有了哦。小东东却说,愿意和妹妹一起分享。

  下一站使命,帮助更多人

  短短5天,鲜活的生命戛然而止,承受着突如其来的巨大悲痛,濒临崩溃的家庭,选择把哀伤留给自己,让孩子在离开这个世界后去帮助更多的人。

  8月9日上午,在浙江大学附属儿童妇女保健医院,翁露露和余舟江签署了一系列身故后器官捐献文件。

  专程从舟山赶来的新城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修军一边耐心指导他们在文件上签字,一边宽慰说:“孩子器官捐献,不会影响交通事故后续处理,你们放心好了。”

  “越是好事,手续越复杂,程序要符合法律规范,所以签字环节会比较繁琐些。”器官捐献评估专家耐心地向翁露露和余舟江做着解释。

  “我们已经失去了孩子,不想看到其他人也承受跟我们一样的痛苦。这是东东能为这个世界做的最后一件事,虽然对我们来说是忍痛割爱,但能帮助到别人,对东东、对我们也是一种安慰。”翁露露说。

  9时16分,怀着对东东的恋恋不舍,爸爸妈妈把他们最心爱的宝贝送走了……

  “宝贝,以前你最害怕小飞虫,到了那里,你就再也不用怕了,以后蝴蝶、蜻蜓都会围着你转,因为你是小天使啊。”

  “宝贝,你要帮助其他小朋友去了,你要坚强!你是小英雄,妈妈知道,你会在另一个地方陪伴着我们……”

  舟山首例人体器官捐献于2012年5月13日实施,至今8年多,余东臻是我市年龄最小的一位。

  “爸爸妈妈的这个决定,相信你肯定会支持的……将来,你在某一个地方,依然看着我们这个美丽的世界……你的心还在跳动,还想着爸爸妈妈……”

原链接: 作者:记者 曹玲 陈妤    

掌尚舟山客户端

此新闻可在《掌尚舟山》APP同步收看,扫码下载随时阅读舟山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