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舟山网微矩阵:
  •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
  • 舟山论坛APP 舟山论坛APP
  • 舟山网微信 舟山网微信
  • 舟山网官方微博 舟山网官方微博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舟山聚焦

推进精神文明创建丨晚报“为老爸老妈送年味”公益活动第一站

2021年01月13日 15:56 来源:舟山晚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晚报“为老爸老妈送年味”公益活动第一站

  联合“美之声”助老示范站,为海岛老人理发、洗头、量血压

  一天跑三岛,年味在理发中传递

  编者按

  盼望着,盼望着,春节的脚步近了。然而近日,疫情防控形势再度趋紧,多地提倡“就地过年”。老爸老妈们头抬抬盼了一年,但在外地工作、生活的子女很可能因响应“非必要不返乡”,无法回来团聚。

  为此,晚报发起“为老爸老妈送年味”公益活动,邀请爱心单位、义工组织一起把需要的服务、物品送到海岛老人的家里。如果您是海岛老人,有什么样的需求可以联系我们。如果您会书法、理发、家电维修等技艺,或者有“宅家神器”送给海岛老人,让他们足不出户也能乐度新春,欢迎加入到这次公益活动中来,联系电话13857215888。

  不扎堆、不聚集,让我们一起将实实在在的年味送上门。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曹杏娣是“美之声”东海渔嫂助老员负责人。1月6日清晨,她查看天气预报,次日的大风警报让她一下子紧张起来——原本7日和晚报合作的“为老爸老妈送年味”公益活动第一站就要出发,为海岛老人送去理发、洗头、量血压等生活服务。她决定当天就走。

  最近疫情防控形势再度趋紧,志愿者宜少不宜多,她马上通知丁丽青、邹骏,一位量血压,一位剪头发。

  出发,只为老人的期待

  定海民间码头,寒潮影响犹在,曹杏娣穿上了长到脚踝的棉袄,丁丽青准备好了防风的头套。原本几个人打算乘坐班船前往西山巨岛,但考虑到大风影响,便决定包小船前往,一天跑三个小岛:西山巨岛、摘箬山岛、刺山岛。

  虽然多次坐这种小船,但曹杏娣在攀爬时还是心有余悸。她也是65岁的人了。她带领的团队有100多人,平均年龄50岁以上,当天一同前往的丁丽青、邹骏也都当了奶奶、爷爷。曹杏娣说,现在的他们是“小老服务大老”。

  这是曹杏娣服务海岛老人的第八年,从帮扶一个岛上的两个老人,到政府购买服务,开展偏远海岛“守护夕阳”活动,服务定海七个偏远小岛的老人,民政部门的支持让团队助老服务得以持久下去。“以前每个月只能跑3个岛,现在能跑7个岛,每三个月还为老人们送一台演出。”曹杏娣说。

  小船四面来风,寒潮天的海风吹在脸上生疼,甲板上的小板凳没坐一会儿,大家就撑不住了,躲到了船舱里。曹杏娣坚持留在甲板上,果不其然,她发现船头方向不对,连忙对船老大说:“去西山巨,不是东山巨。”两岛隔海相望,船老大好几次靠错了码头。对服务的海岛,曹杏娣更有经验。

  理发是海岛老人最需要的服务之一

  船靠西山巨,助老服务的第一家就住码头边上。“罪过罪过,那么冷的天你们也来!”90岁的老人连忙握住曹杏娣的手。“小曹!小曹!”许是听到了这边的响动,一墙之隔的邻居、77岁的黄抱娣从围墙那端探出头来,“你不是说坐班船来吗?怎么那么早就来了?”黄抱娣是曹杏娣在西山巨岛的“联络人”。

  西山巨岛现居20多名老人,黄抱娣已经将曹杏娣上岛的消息传开了,在邹骏理发时,有老人陆续赶来。“他们不来,我们就得去定海剃头,但是早上9点多的船班要回来,那时候定海剃头店都才刚开门没多久,来不及的。”一位老人说,“以前去定海理个发要一天。”而邹骏是开了几十年理发店的老师傅,手艺自然没话说。

  这么多年海岛服务做下来,曹杏娣了解到,洗头、理发是海岛老人最需要的服务之一。老人年纪大了,洗头理发对他们而言,都不是易事。曾有一位88岁的老人,腰弯不下去,手抬不上来,洗头就等着曹杏娣。第一次帮他洗头时,洗下来的水就像水沟的水一样,脏得不行。“没有真实感受过的人,无法体会老人的需求是多么迫切。”曹杏娣说。

  卧床老人的床边洗头

  摘箬山岛上还住着12位老人,五天一班的船班,让老人们的生活更加受限。

  但是老人们习惯了这种生活,88岁傅小娘家里的冰柜被子女装得满满当当,各种鱼、肉,他们不愿意去定海和子女同住,说去了城里也就是去公园散步遛弯,自己在岛上种菜更能锻炼身体。

  一对住在岛上的夫妻听说这是美之声与晚报合作的“为老爸老妈送年味”公益活动第一站,便说:“我们定海的房子就买在你们老报社旁边。”他们说,摘箬山岛人少,都是乡里乡亲,老两口住得安心,女儿也放心,所以又搬了回来。“再说,这儿是老家,房子不住都要倒的。”女主人说。过年她打算烫头,邹骏特意为她留了头发,只是适当地修剪。

  对于85岁的李阿岳来说,这次活动显得尤为重要。头几年曹杏娣去的时候,李阿岳还能坐在院子里,现在已经完全卧床了。洗头对他来说,是件难事。

  扶老人起床,为他披上衣服、理发、支起小桌板、洗头……一系列流程,曹杏娣做起来驾轻就熟。“上次我给你买的洗发膏快用完了,下次再给你带来啊。”离开的时候,曹杏娣对李阿岳说。

  在岛上,丁丽青刚要拿出血压器,老人忙说:“你休息一会儿好了,社区医生刚给我们来量过。”寒潮天气,很多不同的机构都牵挂着海岛老人。

  恋岛,让三个老人守着刺山岛

  最后一站,是刺山岛,现在岛上居住着3位九旬老人。这天,黄杏娣一行要服务的是98岁的王阿狗和93岁的胡阿彩夫妻俩。对这座出生岛屿的眷恋,让二老不愿意离开。

  曹杏娣说,这对夫妻十分善良,几个孩子也都十分孝顺,理解父母不想离开老家的心情,便轮流上岛照顾父母起居。

  这天在岛上照顾的是69岁的二儿子王裕台。他说兄弟几人以五天一班的船班为照顾时间,每人轮流照顾五天。这些年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他们也舍弃了打工机会,但对于他们而言,这些收入远远没有父母的安全来得重要。他帮父亲热好了火熜,盖上一块布,让父亲捧着取暖,又出门洗碗去了,院子里晾着他刚为父母洗好的衣服。

  “你们每次来,真的是太好了。还给我们送棉毛衫、羊毛衫、帽子。”胡阿彩每次见到曹杏娣,都要说一番感谢的话。

  理发的时候,相比丈夫的寡言少语,胡阿彩很能聊,她讲年轻时候岛上的故事。王裕台说:“哎呀,阿拉妈妈又在说了。”虽然这些故事,曹杏娣都能背出来了,但是她依旧听得认真。

  虽说刺山岛只住着3位老人,但是还有一户住在山的另一边。曹杏娣一行需要翻过一座山,到山脚下才能到另外一户人家。记得一个雨天,山上传来“嗦嗦”“咕咕”的声音,把她吓到汗毛都竖了起来。

  出发前,曹杏娣特意打电话给山那头的老人,老人说:“我头发还没长,这次你们不用来了。”“那我们下个月给你来剪过年头。”曹杏娣和老人约好。

  这也是曹杏娣和岛上老人们的约定,将年味在理发中传递。

原链接: 作者:记者 黄燕玲 通讯员 马迢迢    

掌尚舟山客户端

此新闻可在《掌尚舟山》APP同步收看,扫码下载随时阅读舟山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