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舟山网微矩阵:
  •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
  • 舟山论坛APP 舟山论坛APP
  • 舟山网微信 舟山网微信
  • 舟山网官方微博 舟山网官方微博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舟山聚焦

骑上心爱的摩托 她们就是这座城最飒的囡

2021年09月19日 09:53 来源:舟山日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舟山首支女子铁骑队

  近几年,我市女性摩托车手迅速增加,今年以来,2793名摩托车考驾人员中,20%为女性。

  “风一般女子”数量蹿升背后,是一座城市女性个性的张扬。

  穿上连衣裙、高跟鞋,她们是温柔可人的小姐姐;穿上骑行服,她们便是英姿飒爽的风景。甚至,她们中有的还将爱好融入到职业,成为了舟山首批女骑警。

立志成为车手的马晨瑜

  儿时作文里全是“马德车” 长大立志成为女车手

  “小时候写过一篇关于摩托车的作文,因为不会写‘摩托车’三个字,我就写了方言音译的‘马德车’,然后整篇都是老师的红圈圈,还被同学们嘲笑了很久,印象非常深刻。”提到儿时的糗事,马晨瑜笑出了声,“我从小就喜欢摩托车。以前父亲有一辆‘大绵羊’,一启动,排气管的轰鸣声超大,但我特别喜欢听。”

  今年31岁的马晨瑜是一位室内设计师,戴着贝雷帽,一身衬衫小短裙,说话轻声细语。“很多人都觉得我文文静静,看到我骑摩托车就很惊讶,说原来你也有狂野的一面。”她笑着说。有人说一个人的最好状态,就是动静结合。工作生活中,马晨瑜会静下心来伏案画稿,相夫教子,而骑上摩托车,她就是最飒的女子。

  早年,女孩骑摩托车会被认为不稳重,舟山女骑手凤毛麟角,而这两年,舟山女摩托车骑手越来越多,马晨瑜也因此结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还建了微信群相约跑山。“在山路上,可以感觉到风从耳边迅速飞过,摩托车的轰鸣声在山间回响,这是一种享受。但是一般我很少开这么快的,也不敢做一些酷炫的动作,在街道上开得更慢,因为要遵守交通法规,以安全为主。”

  马晨瑜有个梦想,那就是成为女车手。“现在很多优秀的车手都不是全职,有医生,也有演员,我觉得我努力一下也可以?”她说,“人活一辈子,也就这么几十年。等我老了,就可以给子孙们看我年轻时奖杯奖牌,聊以前的光辉事迹,我觉得是一件很骄傲的事。”

  成为车手,谈何容易。首先要采购专业赛道标准的防护装备:骑行服、头盔、靴子、护肘、护膝、手套一件不能少,“下了赛道,摔车是必然的,所以防护装备就特别重要,质量好还要贴身。”她说。然而目前网上现成的女性摩托车防护装备很难买,不是没货,就是只有标准码。马晨瑜买过正规品牌的标准码骑行服,试穿后发现太大,也咨询过国外的一些网站,但订货周期要3个月,并且还不一定有货。最终,她定制了一件价值7000多元的骑行服,“好的防护装备都很贵,一整套的价格可以抵上一辆摩托车。”

  舟山没有标准的赛道,作为一名室内设计师马晨瑜经常要加班,但一有空,她就到宁波、上海的赛道学习专业的赛车技术,一节课近1000元。磨膝、磨肘是最基础的赛车动作,就是摩托车快速经过转弯处时,车手要把车尽可能压低,让膝盖或手肘磨到地面,在这个过程中,车手一不小心就会摔车。每次练完,马晨瑜手上、腿上都有不少淤青,即便如此她还是很兴奋,“第一次练磨膝,其他学员胆子小,但我一次就成功了,教练夸我厉害,有天赋。”

  除了技术还要有速度,至少要站上领奖台,才有加入专业车队的资格,不然就永远是业余选手,而不是车手。“等风来,不如追风去。”近日,她又前往宁波国际赛道,继续着她的追梦之旅。

尤优骑行至214国道边的红拉山

  享受和摩托车一起旅行 想看没看过的风景

  女孩看似柔弱,骨子里却透着独立和坚强,一如朝着梦想不断努力的马晨瑜,亦如独自骑摩托车不断追寻理想胜地的尤优。

  尤优,30岁,江苏人,因为对大海的向往,5年前来到舟山创业,开了一家装修设计公司。“喜欢摩托车是源于刘德华演的《烈火战车》,里面酷炫的车技一下子就把我迷住了,大学一毕业就考了摩托车驾照。”尤优参加过宁波一个大型摩托车车友会,2000多名骑手,女性不到1%,她就是其中之一。

  “两轮车,总是有些风险的。”尤优身上有很多旧伤疤,都是摔车造成的,“也不是因为玩速度。以前路面石子多,摩托车没有ABS之类的制动防抱死系统,所以容易摔,现在路面平整了,车子性能好了,相对安全多了。”

  很多玩摩托车的人都有一个共同梦想:此生必驾318。318是指318国道,即上海-聂拉木公路,全程5476公里,其中成都至拉萨这段2142公里的路程,被誉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今年6月,尤优完成了这个梦想,租了一辆摩托车,从成都出发历时近半个月到达拉萨。

  摩旅的意义从不在于目的地,而是沿途的心情和风景。“那边的生态环境完全没有被破坏,把我美哭了。”尤优描述,在纳木错的圣象天门,他们把湖叫“错”,天很蓝、水也很蓝,可以看到成群的牦牛和羊,草原上还有可爱的土拨鼠。土拨鼠很亲人,叫唤一下就过来了,尤优拿出提前准备的饼干,它自己伸爪就拿走了。在海拔4000多米的折多山,尤优运气不错,看到了绵延万里的雪景,威严而壮阔。“每一处风景都别具特色,这是坐飞机看不到的。”尤优感慨道。

  在出发前,她查了很多资料,做了旅行攻略,还准备了很多零食、铅笔和作文本。“川藏的一些村子经济确实特别落后,因为海拔高,什么都不方便。很多人说路上会有小朋友,我也的确遇到了,就把糖果和文具分给他们。”看见的风景、遇见的人,对尤优来说都是一场心灵的洗礼。

  不过,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需要代价的。“因为海拔高,昼夜温差近40摄氏度,最低气温达零下10摄氏度,我要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摩托车经常一开就是十几个小时,有些路段特别颠簸,开得我都快崩溃了。一路上还遇到过好几次暴风雪天气,发过几次烧,不过我都坚持下来了。”尤优说,途中会遇到很多车友,有六七十岁的老人,也有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虽然目的地各不相同,但或许因为都是为梦想出发,彼此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乐于相互帮助。

  最美的风景往往出现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明年我想骑着自己的车跑219国道,从拉萨到新疆,3600多公里,然后走无人区。”为此,尤优早早就已经开始查阅资料、规划路线,并打算把车从哈雷换宝马,以适应无人区的道路。不过,她也提醒正在计划摩旅的车友,摩旅存在一定的危险性,特别是没经验的人最好结伴而行,要学会摩托车基本的修理技术,做好详细攻略,还要带全各类证件,以及急救包等用品。

  把爱好变职业 舟山首支女子铁骑队成立

  巡逻中,普陀公安特警女子铁骑队队长方雅和队友们,身着黑色紧身骑行服,头戴黑色警用头盔,腰系警用腰带,骑着重达250多公斤的警用重型摩托,飒爽英姿,总能吸引众多市民的目光。

  普陀公安特警女子铁骑队于今年3月组建,9月正式亮相,共有7名队员,分别是方雅、虞婉秋、虞斯淇、相奕同、戴玉莹、张爱欣和黄梅,平均年龄仅23岁。在此之前,她们曾是银行职员、记者……因为对警营的热爱,以及对摩托车的喜爱,她们相聚到一起。“可以把爱好变成职业,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方雅笑着说道。只不过,谁也没想到,训练会这么辛苦。

  每天上午,队员们都要到训练场培训,戴着又厚又重的头盔,穿着长袖黑色骑行服和皮靴,一遍遍练习起步停车、急刹转弯、高速绕桩、极限压弯……下午则在烈日下跑3000米和爬山,训练体能。“身上的衣服,干了湿、湿了干,每天脱下骑行服就像洗过澡一样。”队员虞婉秋说。

  队员们各个身材苗条,体重最轻的仅40多公斤,而摩托车却有250多公斤,经常在训练极限压弯时,转弯速度不够快就摔了,下车没扶稳又摔了,上下车时的磕磕碰碰更是不计其数,手上、腿上全是淤青。摩托车倒地后,还必须由队员单独扶起,非常考验体能。“以前还会化化妆,穿裙子、高跟鞋什么的,现在连妆都不化了。”现在,队员张爱欣更关注的是如何能更熟练地驾驭摩托车,“巡逻时,我们代表着舟山特警的形象,要是没练好摔车了,那怎么行!”

  摊开手掌,很多队员的指关节处已经磨出了茧子。训练中,很多动作都要靠手捏着离合器配合才能完成,几天下来,指关节处就长出了水泡,但她们总是挑破水泡,包个创口贴,第二天继续练。方雅说:“我们对她们的要求非常严格,但是她们从没在我面前流过眼泪,甚至手上出水泡,也是我后来才发现的。”“真的辛苦,但很值得。”戴玉英说,有次在校门口执勤,几个孩子老远跑到她们面前敬了个少先队队礼,说警察姐姐辛苦了,她们立即回了一个警礼。在那一刻她感受到了无比自豪和欣慰。

  现在,每一位队员都已经能熟练驾驭重型摩托车,几个月的训练让她们黑了脸,却更加英姿飒爽。“希望在日后工作中能发挥出我们女特警最大的力量,守护舟山平安。”这是她们的一致的心愿。

  文中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原链接: 作者:傅明燕    

掌尚舟山客户端

此新闻可在《掌尚舟山》APP同步收看,扫码下载随时阅读舟山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