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舟山网微矩阵:
  •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
  • 舟山论坛APP 舟山论坛APP
  • 舟山网微信 舟山网微信
  • 舟山网官方微博 舟山网官方微博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舟山聚焦

舟山新能源车维保“空白页”如何填补?

2021年10月25日 09:47 来源:舟山日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新能源车正逐步进入普通家庭,但维保难现象令用户担忧

  舟山新能源车维保“空白页”如何填补?


舟山技师学院用于新能源车维修的专用绝缘场地

  核心提示

  国内新能源车市场经过多年发展,已日渐壮大。在我市,新能源车作为一种新型代步工具,正逐渐被消费者认可,特别是在城市公交、网约车、快递业等领域增长明显。很多家庭用户也开始关注、购买新能源车。

  但是,新能源车在逐步进入市场的几年内,质量隐患也显现出来。尤其是被业内称为“第一代”的中低端新能源车,正陷入维保难的漩涡。

  近日,我市商务、交通、发改、人社、经信等部门及相关企业开展专题座谈,针对我市新能源汽车未来发展,从拓宽汽修服务、培养修理人才、开设维保业务、降低普及门槛等方面分析研究,填补新能源车维保的“空白页”。


技师学院教师王林东讲解新能源车结构


新能源车专业维修工具

  当前新能源车维保难题不少

  “我们之前也确实接到过一些针对‘第一代’中低档次新能源车的维修咨询。说实话,我们很多时候只能表示无能为力。”座谈会上,舟山中兴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在谈到新能源车维保问题时,深有感触。

  他所在企业销售的主要是广汽新能源车,此类新能源车,厂家的售后服务还是相对比较到位的。“我们有与销售配套的维保服务,是因为技术和零配件的支持都来源于原厂,目前看来维保难度并不大。”这位负责人说,“在外人看来,我们有新能源车的维保业务,那么就应该能修广汽之外的其他品牌新能源车。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因为新能源车与传统燃油车相比,在维修方面有天然的差异。传统燃油车的结构大同小异,不发动状态,燃油性能稳定,危险性较低。而各品牌新能源车的电路设置大相径庭,如果没有电路图纸,一旦线路弄错就十分危险,所以维修技师一般不会去随便检修其他品牌的新能源车。这既是对客户负责,也是为了保护自身安全。”

  舟山德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也是某新能源车品牌的4S店,经营的是中低价格新能源车。该企业一位负责人认为,目前舟山新能源车维保的最大问题是缺乏相应技术人才。因为新能源车毕竟还属于新生事物,而且更新换代速度很快,这就导致维修技师能力跟不上。“我们的4S店技师虽然能从工作中积累经验,但针对的也是主力销售车型,对于其他品牌新能源车的维修经验不足。 ”该负责人坦言,“如果是其他品牌的新能源车来维修,我们的技师可以作初步检查,但也仅限于此,不能保证看得出故障原因,也不一定能修得好。”

  在记者采访中,我市多家新能源车销售企业的负责人,都有过类似的表述,归结起来一句话,就是“不好修”。据调查,我市在售新能源车品牌不多,拥有维保能力的4S店更少。这一情况与传统燃油车维保厂家“遍地开花”的情形截然不同。一些低价格新能源车,在售时商家还有维保服务的承诺,但数年后车商杳无音信、维保定点撤销的情况屡见不鲜。

  选择“数量先行”还是“维保铺路”?

  “只管卖,不管修,这是前些年一些低价新能源车销售中的常见现象。”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几年前,由于政府对新能源车的销售补贴力度较大,一些车商和租赁企业以“租赁集资”等形式进入舟山市场。这些车辆,被业内称为“第一代”新能源车,包括北汽、江铃、知豆的部分初代新能源车型。

  “按正常的销售渠道,车商或厂家应提供售后维保服务,当时也确实设有维修点。但在三四年后,车商和租赁企业均不知所踪,维修点也相继撤销,部分‘第一代’新能源车陷于‘无人收管,只等报废’的境地。”该知情人士表示,很多‘第一代’新能源车在使用三四年后,因为缺乏维保,已走到使用寿命终点。而这个终点,远未达到车商宣扬的“八年维保”界限。

  对此说法,一些品牌新能源车销售维修企业的人士给予印证。他们认为,这些车不是不能修,但由于更新换代速度快,其中一些车型已停产,零配件不好找。而且若主要部件损坏,目前的维修价格甚至接近当初整车购买价格。“所以,这批新能源车已经没有维修价值。”一位业内人士称,近年报废的“第一代”新能源车数量不少。

  应对“第一代”新能源的维保空白问题,现已很难解决,但有此前车之鉴,新能源车在舟山的维保空白亟须填补。有业内人士认为,填补空白的途径,应该是“数量先行”,也就是等待新能源车保有量达到一定程度,市场需求和经济利益达到相对平衡,届时生产厂家、车商和其他维修企业自然参与其中。

  但也有人认为,当下的维保空白或将从一个侧面损害新能源车的整体声誉,抑制其消费市场的扩大,从而导致恶性循环。因此,引导一些有资质的维修企业主动扩大业务范围,沟通相关生产厂商,提供相应技术支持,甚至增设维保点,为新能源车今后的推广夯实基础。

  消费者选车也面临两难

  舟山本地的新能源车保有量不高,是否代表维修企业在新能源车维保领域无利可图?事实上,一些业内人士对此并不认可。种种迹象表明,今年以来,新能源车销售在周边城市呈现升温趋势,如上海,因为限牌政策,新能源车市场火热。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国庆车市行情太火热了,热到连有些门店的展车都卖空了。10月1日,中国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理想一起公布了9月销量,均持续上升。从中国历年纯电动车销量规模来看,自2012年以来,中国纯电动汽车销量规模不断扩大,2018年达98.4万辆;2019年销量有所下降,为84.7万辆;而2020年恢复上升趋势,销量规模达111.5万辆。

  舟山作为旅游城市,常年承接周边城市大量自驾游客,其中不乏新能源车。而这些车辆也必然存在维保需求,其中的商机不言而喻。但从目前我市新能源车的维修能力来看,除了少数几款品牌新能源车设有4S店或维保点,其余品牌维修能力近乎于零。

  “我朋友买了一辆特斯拉纯电动汽车,前段时间出了问题,在舟山根本没法修,只能拖车去宁波维修。费用和精力的付出,都远比普通燃油车要多。这也是当下普通消费者不敢选择纯电动车的原因之一。”市民张先生道出了很多消费者的忧虑。

  从相关媒体的报道来看,近年舟山新能源车销售在低位徘徊是无奈的现实。交警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市新能源小型车共上牌1035辆;2019年,受政策退坡影响,上牌量锐减,仅有258辆;去年略有增加,为631辆。相比去年全市机动车总上牌量1.5万辆,新能源车仅占到其中5%。

  “现在,消费者的抉择也面临两难。有不少选购新能源车的消费者是基于这种车辆使用中‘省钱’的特点。而想节省油费的用户,往往也不会选择高价车辆,基本把目光集中在10万元以下的区域。但这一区域也是‘杂牌’新能源车扎堆的区域,车辆本身的质量问题和后续的维保难问题都比较突出。”一位车商告诉记者,“可能新购车在前两三年问题还不大,但随着时间推移,矛盾焦点或将集中在维保上。这也是很多消费者担心的问题。”

  充分利用现有资源或是解决之道

  普通汽修企业为何不愿投入新能源车维保业务?记者为此采访岛城部分汽修厂家,得出的结论是,新能源车维修需要特殊的绝缘场地和相应的技术人才。场地改造需要投入资金和技术指导,维修技术人才更是严重缺乏,因此很难拓展这方面业务。

  “对于舟山本地缺乏新能源车维修技术人才的状况,我们前两年已经有所预见。因此,从2018年开始,舟山技师学院首次开设新能源汽修班,实施有针对性的技术人才培养。连续两年,共招收80名学员。目前,2018届学员正在准备考《低压电工证》,2022年,他们将走上实习岗位,有效填补舟山的新能源汽修人才空缺。”市人社局职业能力建设处处长张展辉说。

  在舟山市技师学院汽训楼,一台试验用的比亚迪新能源车停放在绝缘维修场地上,旁边有整套专用维修工具。

  “这台新能源车的输出电压达到600伏,没有防护措施千万不能碰。”记者采访中,新能源汽修班的王林东老师反复告诫。在这位业内资深技师看来,新能源车维修的危险系数远比普通燃油车大得多,经过绝缘改装的场地是必备条件。

  “我们的教学采用理论和实践结合的方式,因此学生能更广泛适应新能源车维保行业。现在,2018届学生对一般中低档新能源车的普通维修保养都能上手。”技师学院负责汽修教学工作的徐文权老师说,为了培养新能源汽修技师,学校专门配置了绝缘场地,购置试验车和专用工具,同时培训和引进师资力量,联系对口实习企业,让学生能以最快速度投入工作岗位。“2020届之后虽然没有专开新能源汽修班,但我们在传统汽修班中都增加了新能源车维修的课程。从目前实习的情况看,我们的新能源汽修班学员颇受企业欢迎,今后他们的工作岗位大概率在4S店或汽车生产厂家。”

  徐文权提到,对于舟山新能源车维保空白问题,技师学院和我市汽车维修行业协会之前均有所关注。“在我们看来,由一两家车辆维修企业去填补众多新能源车的维保空缺,从投资收益、技术和人才储备等方面来看,确实比较为难。”徐文权说,对于这个问题,我市汽修行业也经过一些讨论。就算是一些新能源车4S店,维保能力也是主要针对自有品牌车型,很难兼顾其他品牌。而舟山新能源车消费市场对一个综合性维保机构的需求,正日趋旺盛,因此,借助舟山市技师学院这样的职业教学机构,利用这里的师资力量和场地,开设综合性新能源车维保机构,一方面让学生得到锻炼,另一方面也能让人才储备得到充分利用,同时解决了市场需求。

原链接: 作者:记者 俞浙前    

掌尚舟山客户端

此新闻可在《掌尚舟山》APP同步收看,扫码下载随时阅读舟山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