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舟山网微矩阵:
  •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
  • 舟山论坛APP 舟山论坛APP
  • 舟山网微信 舟山网微信
  • 舟山网官方微博 舟山网官方微博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舟山聚焦

设计捕捞船只,积蓄技术力量 舟山磷虾产业期待市场时机

2022年05月26日 09:56 来源:舟山日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2020年11月,南极磷虾捕捞加工船“龙腾”轮顺利靠泊舟山的国家远洋渔业基地远洋渔业专用码头,进行卸货作业,扩展了基地产业链鱼种。

  我市在全国远洋渔业中占有重要地位,舟山远洋水产品知名度也颇高,但磷虾却鲜为人知。

  2009年,我国将南极磷虾列为“国家经济战略资源”。 2010年,“南极磷虾生物资源开发利用”列入国家863项目。积极参与南极磷虾资源开发,对发展我国远洋渔业、促进我国极地渔业发展以及培育海洋生物新兴产业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磷虾既然已经列入我市远洋水产品名录,那是否意味着我市已具备南极磷虾资源开发利用的基础?未来能否在这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记者对此进行采访。

  舟山本土企业曾走在磷虾产业前列

  在遥远冰寒的南极周边海域,迄今为止仍隐藏着一座人类的“粮仓”——储量极其丰富的磷虾资源。储量在6.5亿~10亿吨的南极磷虾,是全球海洋中最大的单种可捕生物资源,这座“人类重要蛋白质储库”开发与利用正日益受到国际关注。

  去年,浙江海洋大学研究生刘文博作为观察员,随“龙腾”轮远赴南极海域48海区实施磷虾捕捞作业。他告诉记者,在这一海域,实施磷虾捕捞的各国船只并不少,经常可见的就有挪威、韩国的渔船。属于我国的磷虾捕捞加工船“龙腾”“龙发”“福荣海”等,也都经常在这一区域作业,经常碰面。

  开发南极磷虾资源,我国走的是国企带路,相关科研机构给技术支持的常规路线,特别是被列入国家863计划后,我国的南极磷虾资源开发高歌猛进。

  从2010年到2016年,可以说是我国磷虾产业发展最快的几年,在国家各项政策的扶持下,各路企业都开足马力狂奔。我国的磷虾捕捞量也在这段时期实现了飙涨,从2010年的1956吨,暴涨至2016年的65018吨,我国也成功取代韩国,成为全球磷虾捕捞第二大国,仅次于挪威。

  舟山本土企业加入磷虾产业的步伐并不慢。 2016年前后,我市的制药、食品加工龙头企业浙江海力生集团便涉足这一领域,积极研制开发以磷虾为原料的食品和以磷虾油为原料的保健品。

  海力生集团副董事长王加斌回忆了当时开发磷虾产品的历程。“大概在2013年到2015年,国内多家大型远洋渔业企业在南极磷虾捕捞加工上有了长足发展,每年的捕捞量迅速上升。我们海力生集团作为海洋生物制药企业,也逐步涉足南极磷虾的食品加工和磷虾油提取等方面的产品开发科研项目。 ”王加斌说,虽然之前国外不少企业在磷虾的商业开发上已经有了一定基础,产品也相对成熟,但当时国内还不具备相应的技术。“磷虾产业是比较有前景的。像挪威,开发磷虾产品多年,盈利可观。我们国家的捕捞量虽然位居第二,但是也只及得上挪威每年捕捞量的一小部分。”王加斌介绍,“2010年以来,国内的磷虾相关产业链发展从无到有,迅速形成一定的规模。当时业内的领头羊辽渔集团,在南极磷虾项目上历时6年,累计投资10亿多元,形成了捕捞、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完整的产业链条。 ”

  舟山依托远洋渔业基地,前些年也曾致力于发展磷虾产业链。“如果按照原来的计划顺利实施,现在应该有属于舟山的磷虾捕捞加工船在南极海域生产。但现实是,舟山的磷虾产业做了一些准备,但蛰伏至今。 ”王加斌说。

  磷虾背后的故事,一言难尽

  蛰伏,有时是种无奈的选择,也是基于现实中遇到的难题。这还要从磷虾究竟是什么说起。

  舟山渔业兴盛,海产丰富,但大多数人对于磷虾这种生物并不了解。磷虾其实与我们餐桌上大部分的虾类并不相同,它是一种“非虾似虾”的异类生物。南极磷虾长得的确像虾,但是它属于磷虾科、磷虾属虾类,是介于浮游动物和游泳动物之间的一种甲壳类生物。磷虾的个头不大,类似于舟山人常吃的“红丝头”虾,但熟制品、干制品的口味远没有普通虾那么好。尝过的人评价其“腥气重、味道发涩,让人喉咙不舒服”。

  磷虾既然不是一种“好吃”的东西,为什么会引来全世界的觊觎?那是因为磷虾本身具备丰富的营养价值而且资源储量极其巨大。

  相关资料显示,磷虾确实是非常理想优质的海产品,除了富含的各类不饱和脂肪酸,比如著名的EPA(二十碳五烯酸)和DHA(二十二碳六烯酸),磷虾的虾油还含有丰富的磷脂,可以促进这些不饱和脂肪酸的吸收,还有抗氧化的虾青素以及人体必需的8种氨基酸都能在磷虾身上找到。

  归结起来就是,磷虾这种生物,虽然不大好吃,但能吃,而且对人体有益。并且,磷虾以其庞大的储量,被誉为人类的“海上粮食”“海上金矿”。根据统计数据显示,南极的磷虾储量在6.5亿~10亿吨。而《南大洋生物资源储备调查》则认为,磷虾并非仅限于南极,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只是集中分布在南极海域,数量已经发展到50亿吨,并且还在逐年增加。

  在近海渔业资源逐渐衰退的当下,如此巨大储量的海洋生物资源,足以成为远洋渔业的重要支撑。

  上述这些,都是磷虾有利的一面,不过王加斌说,磷虾也有“奇葩”的一面,也是制约产业发展的某种特性——传统的渔获物保鲜技术对磷虾行不通。

  普通鱼虾在被捕获后,可以低温保鲜,通过渔运船带回港口。可磷虾绝不肯对人类如此配合,它喜欢玩“自溶”。

  在捕捞上来两个小时内,磷虾开始变硬,成为不透明的石红色。 2~3小时,磷虾开始软化,虾体呈现弓形,内部油脂开始酸化和腐败。 4小时以后,在自身的消化酶作用下,磷虾开始严重自溶,随后水解。虾体中的优质脂类物质消失,非蛋白质物质和有害的挥发性氮碱物质增加。5个小时后,磷虾发生微生物腐败。因为这种特性,捕捞上来的磷虾必须在短时间内加工保存。

  王加斌介绍,按照国内目前的工艺,磷虾的加工保存基本有三种:熟制品、冻品以及虾粉。“挪威的磷虾捕捞加工船,已经拥有在海上提取磷虾油的技术,但我们的技术,现在还达不到这个层面。 ”

  目前尚存瓶颈,等待市场时机

  海力生集团对磷虾资源利用主要的研究方向是磷虾油提取以及虾粉饲料加工。“大概在2016年,国内的南极磷虾捕捞量达到顶点。我们的科研团队也能够成功从虾粉中提取磷虾油。 ”王加斌说,这种技术,是对虾粉的双重利用。被提取过磷虾油的虾粉,还能做成饲料出售,营养物质并没有多少损失。

  按照当时的市场行情估算,从虾粉中提取1吨磷虾油的成本,大概是35万元人民币,而当时挪威磷虾油的市场售价每吨达到100万元人民币。我市提取的虾油,品质略差些,但市价估算也有每吨60万~80万元人民币,利润空间依然不错。

  然而,时至今日,国内保健品市场上仍然只能见到进口的磷虾油产品,却没有国产磷虾油的踪迹。这又是什么原因?“因为目前,国产磷虾产品开发销售上存在一定瓶颈。 ”王加斌说,当下能通过国家标准检验上市的,还只局限于虾粉饲料,食品和保健品则尚未通过国家标准。

  例如磷虾油,在国际市场上销售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但关于磷虾油的砷含量,国家标准和欧美标准存在一定的差异。在欧美检测是有毒的无机砷含量(标准0.1ppm),国内则是检测总砷含量。因磷虾油里含有有机砷和无机砷,虽然绝大多数都是无毒的有机砷,但一旦按照中国标准测量总砷,那不管国内国外产品磷虾油里的砷含量都超过1ppm。但按照欧美标准测无机砷,国内和国外产品都能合格(均小于0.1ppm)。因此,国内的磷虾油可以通过美国和欧洲的检测获准出口,在国内反而拿不到保健品的批文。“前些年,海力生集团也曾出口磷虾油到东南亚一些国家销售。但因为原料、制作工艺等原因,并不占据市场优势,这也是我们暂停相关项目的原因。 ”王加斌认为,磷虾产业链的建设,目前只是因为暂时的瓶颈而发展趋缓,但大趋势是必然向前发展的。

  舟山依托国家远洋渔业基地,在今后发展磷虾产业中具备一定的优势。“磷虾捕捞加工船的设计都已经完成,相关加工技术的储备也有,目前所缺乏的是一个时机。 ”王加斌表示,只要相关国家标准作出改动,有着政策支持的磷虾产业必然蓬勃兴起,而舟山有望在这一产业中走到前列。

原链接: 作者:记者 俞浙前    

掌尚舟山客户端

此新闻可在《掌尚舟山》APP同步收看,扫码下载随时阅读舟山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