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舟山网微矩阵:
  •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
  • 舟山论坛APP 舟山论坛APP
  • 舟山网微信 舟山网微信
  • 舟山网官方微博 舟山网官方微博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舟山聚焦

嵊山法庭建设新时代海岛“枫桥式人民法庭”纪实

2022年09月22日 09:20 来源:舟山日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以法之名,书写为民答卷

  ——嵊山法庭建设新时代海岛“枫桥式人民法庭”纪实

  带着国徽,乘小船下海岛办案、开庭 资料图

  东经122.822816°,北纬30.721262°,这组数字定位的是浩渺东海之中的嵊泗县嵊山岛。

  嵊山岛是浙江省最靠东的住人岛屿,距离公海仅24海里。岛上的嵊山法庭管辖嵊山镇和枸杞乡区域,辖区内共有9个行政村,目前常住人口近2万,而法庭干警却只有5人。

  法庭玻璃门上印着“公正严肃”4个红色大字。一楼大厅悬挂着一幅巨大的铜版雕画,雕刻着一尊法律天平。法庭党支部以“礼岛天平”为党建品牌,目标是“以法之名,接力守边”。

  从1954年3月,嵊山岛设立了第二巡回法庭(嵊山区)起,到现在的嵊山法庭,一代接着一代传承着共和国法官的职责与义务, 以党的建设为引领,以人民为主体,保护人民利益,始终守护着这片蓝海上的公平与正义。

  依海而兴,逐梦蓝海,这座海岛法庭,正以最细致入微的司法服务,打造着新时代“枫桥经验”海岛“样本”。

  立足当地经济,把法庭建在蓝海上

  从枸杞乡龙泉村的观景平台俯瞰,耕海牧渔图全景:无数贻贝养殖浮球在碧蓝的海面上漂浮着,经纬有序如偌大的围棋盘。嵊山法庭副庭长牛艳红指着岸边不远处的一幢蓝顶海上小屋:“那是我们的一座海上调解室。”

  嵊山法庭辖区内有万亩贻贝养殖基地,素有“海上牧场”之称,贻贝年产量占国内产量的70%以上。

  海上养殖环境特殊,贻贝养殖行业时常发生因船只误入桁地、桁地相互倾轧等纠纷。牛艳红告诉记者,按照法律规定,这类案件属宁波海事法院管辖,但如果当事人去宁波海事法院诉讼,来回诉讼的时间成本与交通成本都不低。

  学习枫桥经验,创新群众工作方法,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矛盾和问题,尽量化诉讼为调解,便成了嵊山法庭的长期追求。“海上牧场调解室”应运而生, 在嵊山法庭法官的努力下,不断化解矛盾纠纷,在当地老百姓心中树起了“海上牧场”的金色天平。

  “贻贝养殖很专业,我们在平时的工作里面需要不断学习。”牛艳红介绍,近几年,为加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发展绿色养殖,传统泡沫浮球需要被新型环保浮球所替代。更新迭代过程中,部分养殖户和浮球生产商产生了纠纷。

  牛艳红回忆起2019年的一起案子:枸杞岛贻贝养殖户童某购买的浮球在使用中漏气,于是将生产商告上法庭。审理中,“产品质量是否合格”成为争议焦点。作为新生事物的新型环保浮球,当时还没有统一的质量标准。嵊山法庭的法官们对此多次实地查看现场,走访养殖协会和相关企业,组织双方一起做实验、取数据,逐步取得共识,最终约定以未使用浮球原价退回的方式达成和解。

  “调解完这起案子,几个法官坐在一块聊了聊,感觉办理过程中遇到这么多困难,一个是因为行业标准还没制定,另一个还是双方的合同不够规范。”案件结束后,法官们立即开始对嵊山岛、枸杞岛的部分养殖户及生产新型浮球的企业集中走访,结合双方反映的实际情况,向生产商所在乡镇提出司法建议,逐步推动嵊泗浮球产业形成统一的行业质量标准。并对签合同时应注意的条款——如交付方式、质量问题、违约赔付等提出建议,得到了养殖户和浮球生产企业的高度认可。

  牛艳红笑着说:“妥善处理养殖户和浮球生产企业间的矛盾,是推进绿色养殖的关键环节。化解了这些矛盾,并从根源上堵塞产生矛盾的漏洞,才能有效推进泡沫浮球的替换。”

  考虑到贻贝产业的生产特点,在“耕海牧贝”的农忙时节,渔港码头、船头、村委,往往都成了法官们的办案场所。法官还会根据不同的渔区生产规律等实际情况确定开庭时间,甚至由此产生了专属渔民的“候潮开庭”。

  这个建在蓝海小岛上的法庭,秉承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默默守护着那片广阔的蓝色牧场。

  党建引领,把法庭建在人民心中

  “海岛不大,熟人多。”在嵊山法庭干警冯承志看来,海岛的这个特点很多时候也影响着他们的工作方式。

  今年上半年,嵊山法庭调解了一起邻里间因委托修建房屋而产生的纠纷。“一家委托另一家帮忙修建,后面房子出现了质量问题,两家一直相持不下,我们把两家人叫到一起调解了好几次,总算达成了一致。”冯承志觉得,如果不是两家真正达成了和解,就算有了法律层面上的处理结果,两家人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是很可能激起更大的矛盾。

  努力通过调解手段把纠纷化解在诉前,乡贤、村支书和各村的调解员队伍,成了处理纠纷的“中坚力量”。冯承志笑着说,工作还是要多多依靠群众,平时多跑跑社区、村子,也努力让自己成为“熟人”中的一员。

  小岛上,身穿制服的干部不多,法官们与百姓熟络后,更需要讲党性、讲法律。党建,始终引领着嵊山法庭的各项工作。今年4月,嵊山法庭成立了党支部,党建工作更是上了一层楼,这个只有三名党员的新支部,理想信念教育、党史学习等一丝不苟,同时通过与其它支部联盟的形式,开展丰富多彩的党员活动,并与泗洲塘村党支部结成了共建对子,从中学习旅游、渔业专业知识,与村民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

  今年3月,一场“家事纠纷化解心得”讲座在嵊山法庭开讲,各村、社区调解员们围坐在一起,聊起了自己平时“调解工作”中的心得。像这样的线上或线下宣讲、培训交流,嵊山法庭每月总会举办几次,每年更是会为调解案件提供法律意见上百次。

  不久前,嵊山法庭在枸杞乡奇观村开展了一场禁渔期普法宣传,由法官作为人民调解员们的“培训讲师”。目前,奇观村不仅设有专门的调解委员会,还建立起4支调解志愿者队伍,总人数已经接近50人。

  “我们嵊山法庭现在已经和辖区内的9个村形成了每月固定联系机制,并通过禁渔期普法、调解员技能培训等方式不断提升调解质量,及时地将大量纠纷化解在诉前。”牛艳红介绍。

  这些年,嵊山枸杞成了旅游热地,民宿越来越多,游客越来越多,业态益发丰富,人流物流资金流迅速攀升,游客、民宿老板、投资者,开始在这座小岛上聚集。

  岛上越来越热闹,每年法庭立案的数量却不升反降。从2015年之前的80多件,到2016年的68件,2017年的49件,再到近两年稳定在40件以下,与之相对的,是越来越多的案子在诉前便得以成功调解。牛艳红列出这样一组数据:去年以来,嵊山法庭所辖范围内各类主体共计诉前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28件,是法庭立案数的5倍多。

  “嵊山法庭的法官来帮阿拉调解,阿拉老百姓信得过。他们真的是把法庭建在了我们心中。”

  在嵊山法庭,记者看到了一面面百姓送来的锦旗。锦旗表心迹,口碑传众人。

  数字化建设,“共享法庭”方便海岛群众

  从嵊山法庭出发,驱车穿越连接嵊山和枸杞两岛的三礁江大桥,二十分钟后,牛艳红来到枸杞岛上的里西村,去找村民叶明通做新一轮回访。

  “多亏了你们帮忙,现在第一笔赡养费已经到账了。”一见到牛艳红,叶明通赶忙上前握住她的手,连连道谢。三个多月前,因病失去劳动能力的叶明通就赡养费问题起诉女儿,在嵊山法庭的指导与帮助下,叶明通几乎在家门口就通过“共享法庭”将纠纷成功化解。

  “去嵊山法庭,要先在村口坐上2块钱的公交车,到站后再换乘3块钱的公交车,算上等车的时间,一趟要好几个小时。”叶明通告诉记者,十几公里的路,坐公交车去又慢又累,打的固然能节省不少时间,但50多元的打的费却是自己承受不起的。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牛艳红主动来到里西村,帮助叶明通通过“共享法庭”完成跨域立案。就连远在定海法院岑港法庭开展的线上调解,叶明通也在里西村共享法庭庭务主任的帮助下通过远程视频形式参与,双方矛盾在线上便得以化解。

  早年间,海岛交通不便,为了方便群众,法官们经常主动下乡,到群众家门口、渔船上开庭。而近年来,随着“移动微法院”“E讼服务”“共享法庭”等数字技术运用和功能集成不断上线,交通不便、耗时长、费用高等海岛上打官司常见的难点、痛点正纷纷得以化解。

  目前,通过分布在三个岛上的12个服务点位,嵊山法庭已经为岛民提供了就近跨域立案、参加庭审、进行调解等一系列在线技术支持,帮助岛民实现“诉讼不离岛”。去年以来,嵊山法庭已累计提供跨域网上立案、在线调解、远程开庭等服务300余次。

  “辖区老人多,里面会用智能手机的少,我们每隔一阵子都会到各个社区和村子实地走访,问问最近有什么情况,再顺便教教村民怎么用‘E讼服务’。” 嵊山法庭法官助理张荣拿出一张记录单,里面详细记录了法庭每次实地走访和电话回访情况:为没有智能手机的村民办理跨域立案;向当地干部了解群众诉求,提供司法服务;为村社调解员们提供法律支撑……去年以来,法庭已经走访社区78次,指导或推动调解纠纷150余件。

  在嵊山法庭的墙上,印着这样一句话:东崖有涛,法以平之;潮头解纷,守护正义。如今,这座偏远海岛法庭,正在用最智慧便利的办案方式和细致入微的司法服务,守护着正义,以及每一位岛民的幸福。

  嵊山法庭,用自己的行动与追求,以法律之名,在属地的老百姓心目中,为共和国的法治建设,树起一块丰碑,把党的为民服务宗旨,传导到了每一位百姓的心中。

原链接: 作者:记者 葛高蓉 驻嵊泗记者 赵晓峰 通讯员 刘悦    

掌尚舟山客户端

此新闻可在《掌尚舟山》APP同步收看,扫码下载随时阅读舟山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