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舟山网微矩阵:
  •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
  • 舟山论坛APP 舟山论坛APP
  • 舟山网微信 舟山网微信
  • 舟山网官方微博 舟山网官方微博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舟山聚焦

省运会上,傅剑波带领12个孩子夺取1金3银4铜 他用“土办法”带出“冠军队”

2022年12月09日 09:38 来源:舟山日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11月28日,第十七届省运会闭幕,在这场浙江省运史上规模最大、项目最丰富、参赛人数最多的一届省运会中,舟山表现亮眼,尤其在跳高跳远项目上,取得了历史性突破。

  翁旌怀和谢亦昕分别在男子三级跳远(15-16岁组)和女子三级跳远(17-18岁组)的比赛中斩获铜牌;谢亦昕又在女子跳高(17-18岁组)的比赛中斩获银牌;苏虹竞、谢劲豪、邵天泽包揽男子跳高(17-18岁组)冠亚季军;王彦博获男子跳高(15-16岁组)银牌;柴梓恒获男子跳高(14岁组)铜牌。

  “井喷式”夺牌的背后,都站着同一个人——东港中学跳高队主教练傅剑波。11月28日,记者采访傅剑波时,他一上来就谦虚地说:“阿拉是‘土办法’,没什么绝招。”

  “土办法”是如何带出这支耀眼的“冠军”队?这是一个跨越两代人,四十年的跳高故事。

傅剑波与弟子们的合影

傅剑波带弟子投入训练

傅剑波与弟子们合影

  43岁创建跳高队 “土办法”带出了冠军队

  11月28日上午,刚刚结束省运会征程的傅剑波准时出现在自己的东港中学办公室中,他的桌上散落着几本体育杂志,墙上贴了课程表、训练计划,他手捧一个保温杯,身上穿的是省运会舟山代表队的红色运动服,形象与每个人心中的初中体育老师完美重合。

  “我没系统研究过多么高深的跳高理论,也没什么绝招,用的都是土办法,能出成绩主要靠学校和政府的大力支持。 ”傅剑波一上来就谦虚地说。这次省运会,傅剑波带领12位弟子参赛,12人全部在各自项目进入前八,其中夺牌的就有7人。

  今年正好是傅剑波组建跳高队的第十年,而关于傅剑波想拿跳高金牌的梦想已经持续了40年。

  1981年,还在读初中的傅剑波是校篮球队的一员,某日训练结束后,他饶有兴致地在一旁田径队的跳高场地观看好友训练,却被教练一眼相中,成为舟山第一代跳高运动员。

  1984年,傅剑波参加首届浙江省青少年运动会,获得了第六名,其他地市的优秀运动员摘金夺银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很不甘心,他们都有金牌银牌,我们舟山没有。 ”傅剑波说,让舟山也能得到跳高金牌,简单的念头在他心中扎下了根。运动员时代的傅剑波,最好成绩跳过1.92米,这在训练条件只有煤渣跑道的那个年代已实属不易。之后成为跳高教练,便成了他的下一个途径。

  大学毕业后,傅剑波成为了一名体育老师,也零星带过几个学生练习跳高,后来一直在学校从事政教工作。

  这样一直到2011年,这一年傅剑波被调到东港中学任教。“那年我43岁,我觉得不能再等了,要完成这个梦想。 ”傅剑波说,在当时东港中学校长的支持下,2012年,东港中学成立了跳高队。

  这支队伍的“王者气息”很快就开始显露。

  2014年,傅剑波首次带弟子参加省运会,就拿下了2块金牌。此后,“傅家军”在国内跳高赛事上频频摘金夺银,舟山市也以“市队县办”的形式,给予东港中学跳高队更多支持。

  “我们队内有个目标,就是要达到世界冠军级的水平,这个目标如今已经实现了。 ”傅剑波说,苏虹竞在今年6月的浙江省青少年田径锦标赛越过2.2米大关,而2022年卡利世界田径青少年锦标赛,同年龄组跳高项目,冠军高度仅为2.14米。

  今年省运会,其他弟子的银牌铜牌也全面开花,这让傅剑波更为开心:“这说明我们的队伍人才济济,后继有人,孩子们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

  一条龙科学训练 半年时间让弟子多跳15厘米

  身在小城市,心怀大梦想。不断地挑战自身极限,最终在全国大赛一飞冲天,冲向世界。这样标准的热血运动漫画剧情背后,是年复一年的训练、跳跃。

  练跳高,选好苗子是第一步。 2011年起,傅剑波就开始在普陀区中小学生运动会的现场“抓”苗子。谢劲豪四年级时被傅剑波相中,苏虹竞五年级时被选中,邵天泽初一开始接受训练……

  “跳高就得从娃娃抓起,最好是小学四五年级就开始系统训练,身材高高瘦瘦,活泼好动的孩子都是潜力股。 ”傅剑波说,家长的配合也十分重要,保障好孩子的饮食、睡眠,才能长出一副适合运动的好身体。

  每天下午3节课后,傅剑波带着弟子们开始训练,一周休息一天,每年练到腊月廿八,正月初七开始复训。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青春身体中的爆发力在日积月累。

  跳高是一项技术活,除了坚持,科学的技术训练也至关重要。傅剑波给弟子们制定了详细的训练计划:周一力量训练、周二辅助性专项训练、周三技术专项训练、周四体能训练、周五关键性力量练习、周六休息、周日队内比赛测试。每天训练时,他会先让弟子们自行热身,然后根据每个人的特点一对一指导,纠正技术动作。

  他自己也开始广泛地跟各地的跳高界人士交流学习。“我以前习惯起跳腿发力,后来开始接触更科学的钟摆式,这两种技术动作大相径庭,训练模式也完全不一样,要不断学习优化。 ”傅剑波说。

  与弟子们朝夕相处,亦师亦父,傅剑波还格外关注孩子们的心态。

  “初中生青春期心理生理变化都比较大,特别是跳高的孩子,身材样貌个个都好,很招异性喜欢。”傅剑波笑着说。训练结束后,他经常会跟弟子谈心,做思想工作。他喜欢用比赛做比喻:“我们坐一辆车去杭州比赛,中途要停很多站,你们可不要在临城定海下车了。 ”

  “一条龙”式的从小培养,长期规律控制饮食,睡眠,科学的训练和心态塑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方能挑战地心引力,成就飞天一跃。

  今年6月,傅剑波把谢劲豪接回舟山备战省运会,彼时,他的跳高成绩只有1.94米,经过半年“土办法”的悉心调教,小伙子在省运会上跳出了2.09米的好成绩。

  跳高还是读书?从来都不是“水火不容”

  在中国家长眼中,相比按部就班读书升学,练体育的风险太大,愿意让孩子投入大量时间精力练体育的家长少之又少。跳高还是读书?对傅剑波和他的弟子们来说,从来不是“水火不容”的二选一。

  “练体育能给孩子多一种选择,天赋一般的,有机会通过体育特招进好大学,确实天赋异禀的,尽可能送到条件更好的专业队伍,可以走专业运动员的路子。 ”傅剑波告诉记者。

  根据最新的体育特招政策,体育特长生进入大学主要有4种方式:达到运动健将、国际运动健将甚至更高水平的优秀运动员,可以免试保送;体育特招即高校高水平运动队招生,需要二级及以上运动员等级证书,以及高考成绩达到二本线的65%;参加体育单招的考生,具有二级及以上运动员等级证书,通过单独命题文化课程考试即可;体育统招不要求考生有运动员等级证,主要是休闲体育等专业。一般来说,多数考生的选择集中在体育特招和体育单招,其中,通过体育特招途径进入高校可以转到非体育专业,又因此备受青睐。

  “目前国家二级运动员男子跳高标准是1.85米,只要能跳过这一标准,就有机会通过体育特招的进入较好的大学,这个成绩在我们队里基本上是垫底水平。 ”傅剑波笑着说。

  他的弟子们绝大部分都成功“跃”入大学。跳出2.20米高度的苏虹竞已经达到国家运动健将水平,如今已在华中科技大学上大一;另一位弟子翁英豪,因为跳高成绩优秀,被上海复旦大学录取;东港中学跳高队建队10年来,只有一个孩子因为其他原因未能考入大学。

  数据更能说明问题。文体部门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我市平均每年新增国家二级以上运动员40人,其中绝大部分是18岁以下的初高中生。据教育部门统计,全市每年参加体育特招的高三学生在30人左右,虽然基数不大,但事实上全市体育生中达到二级运动员门槛的比率并不低。

  “根据我们的统计,每年舟山体育生达到二级以上水平,成功考入大学的体育生比例还是比较高的,比如市少体校,每年约20人参加体育特招,90%的人能考入本科以上大学。 ”市文广旅体局训练竞赛处处长郑光说。

  还有另一种声音:通过体育特招上大学的孩子,绝大部分在大学里学习非常吃力。

  “体育生不会读书其实是一种偏见,不管练什么项目,高水平运动员都要学会精准控制身体肌肉,熟练运用各类技巧,这对智力和悟性的要求并不低,抓学习还是训练,更多的是一个精力分配的问题。 ”傅剑波说,苏虹竞的学习成绩就十分优秀,当初弟子被省队看中时,他就是担心省队训练太花精力,影响孩子的学习,才坚持将他留在身边。

  明年,傅剑波准备再发掘一批跳高苗子备战下届省运会。“我跟市里面领导汇报了,希望这次能把选拔范围扩大到全市,普陀区就能选出这么多跳高人才,阿拉舟山人是有跳高基因在的,肯定还有好苗子。 ”傅剑波说。

  “舟山人有跳高基因”也并非全然是一句玩笑话。据郑光介绍,我市竞技体育传统强项短跑、摔跤,包括处于全省中游水平的篮球、排球,都和跳高一样是极为考验爆发力的项目。

  “从历史上来看,舟山在爆发力强的项目上容易出人才,具体原因还需要进一步的科学调研。 ”郑光说,“目前我市跳高项目在全省处于领先水平,2023年夏季,我们准备召开一个暑期‘选星’训练营,面向全市孩子,发掘更多潜力苗子。 ”

  本版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原链接: 作者:陈逸麟 虞晓辉    

掌尚舟山客户端

此新闻可在《掌尚舟山》APP同步收看,扫码下载随时阅读舟山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