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防资讯

您的位置:专题首页 > > 正文

鲜为人知的红军防空作战

2021.06.30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苏区军民大多孤陋寡闻,不知道飞机是何物,苏区红军既没有防空作战经验,也没有远程高射武器,更没有自己的飞机,以至于敌机来袭时不仅不躲避,反而奔走相告,竞相争睹,吃了不少亏。

  面对这种情况,红军总部建立和制定了一套空袭预警机制和应急预案,规定部队行军一般选择在夜间、拂晓或阴雨大雾天气。白天必须披戴防空伪装,统一防空信号,一旦发现敌机,或吹号放炮、或敲锣鸣钟、或烟火报警,引导军民就地疏散、隐蔽。红一方面军还利用战斗间歇, 在兴国等地抢挖了一批俗称“飞机洞”的简易防空设施。第三次反“围剿”结束后,红军及时总结经验教训,首次拟定、颁布了行军作战防空战术命令。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旧址

  在第四次反“围剿”胜利结束后,红军缴获了一 批火炮和新式机枪,经军工部门改造成对空射击武器,配备到各军团。红军大学增设了重机枪防空连,重点传授高射机枪的性能、防空阵地构筑和敌机机型的识别等 防空知识。不久,中央军委颁布《严密防空防毒,粉碎敌人五次“围剿”》训令,制定出台了一系列人防工作政策和组织法规,苏维埃各级政府纷纷设立防空防毒委 员会,村村设号炮所,家家挖“飞机洞”,掀起了群众性人防战备热潮。中央军委还成立了防空科,自编教材,自制高射架、瞄准器和活动飞机靶等教具,对 12 个排400 多名学员进行为期 3 个月的防空强化训练。结业后,其中 9 个排分配回各师部, 3 个排留在军委,担负首要机关的防空警卫任务。

  1930 年 2 月, 一架国民党军用飞机因迷失航向,油料耗尽,意外落入鄂豫皖苏区军民手中。飞行员龙文光经劝降,弃暗投明,飞机取名为“列宁号”。

  在此基础上,1931 年 5 月, 鄂豫皖特区苏维埃政府航空局成立,龙文光担任局长。9 月 8 日,龙文光在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的指挥下,驾驶“列宁号”飞临武汉上空侦察、散发传单,迫使武汉当局实行灯火管制,震动一时。12 月 22 日,“列宁号”再次带弹升空,轰炸了黄安县城国民党六十九师指挥所,敌军不战弃城而逃。

  1932 年 4 月 20 日,红一军团攻占福建漳州城,缴获了国民党闽南航空处的一架教练轰炸机,经修复后,取名为“马克思”号,并奉命轰炸了赣州军事目标。

  粤军随即对瑞金施行报复,3 架敌机轰炸、扫射了红军学校演兵场。该校师生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对空射击,其中一架敌机被红军学校三期步兵科学员王文礼准确击中油箱后坠毁,另外两架也受了轻伤,仓皇逃遁。王文礼由此创下了红军用步枪击落敌机的先例。

  1934 年 9 月,红六军团十七师先头部队挺进到广西全县时, 被 1 架桂系空军的轻型侦察巡逻机发现。敌机按下机头就是一阵俯冲扫射。前卫连立即集中火力将其击落,两名飞行员也被当场击毙。11 月 24 日,红一军团二师突破 3 道封锁线,兵临湖南道州城下。国民党空军三中队8 架战机从郴州机场赶来增援。师长陈光一面指挥部队疏散隐蔽,一面组织神枪手对空射击。一架敌机被击中油箱,坠落于白芒铺乡小甲圩境内,飞行员被活捉。

  1935 年 3 月,中央红军 3 渡赤水,攻占黔北名镇茅台。国民党空军 3 架飞机寻踪而至,轮番攻击、骚扰红军中央纵队驻地。军委警卫营防空连连长叶荫庭用 3 根木头做了个活动支架,配上简易瞄准镜和测远器,用汉阳造重机枪改造成的高射机枪,成功击落了一架德国造“非尔卡”侦察机,吓得另两架敌机慌忙逃回了清镇机场。

  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军威大振,对空斗争越战越勇。接连在四川黑水、松潘和天全境内击落 3 架敌机,击毙国民党空军五中队队长王伯岳、三中队副队长朱嘉鸿等。国民党空军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10 月 7 日,红军三大主力在解除了空中威胁的有利条件下,轻装上路,全速向北挺进,安然抵达甘肃会宁,历时两年的长征胜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