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章

渔农村“三权”改革:“硬本本”变“活资产”了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5日 09:18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周仲平

  ——六评近年来舟山改革经典案例


  被誉为中国农村改革又一次重大创新的“三权”改革,浙江省是在2014年2月全面启动的。而在这以前,2012年,我市就被列入全省农村综合配套改革3个试点市之一,开始渔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因此,舟山渔农村“三权”改革,起步早于省内其他大部分市。

  所谓渔农村“三权”改革,也就是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以及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及抵押、担保、继承权。这是农民最重要的三项权利。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经营权有序流转,又称“三权分置”。从“三权分置”到“三权”改革,是农村改革的进一步深化。通过确权、登记、颁证等基础性工作将权利量化到人(户),并在此基础上探索“权随人走”“带权进城”的具体办法,在保障农民权益的基础上,推进 “人的城镇化”。而近些年来,无数拥有土地承包权的外出打工者不再经营土地,土地撂荒或者经营权转让已成为普遍现象,这表明“三权”改革已“箭在弦上”,渔农村“三权”改革的现实条件也日益成熟。

  从总体看,舟山的这项改革,依循的是省里确定的政策,即“三权到人、权随人走”;而“确权、赋权、活权”的改革流程,也是全省统一方针。这项改革尽管尚未彻底完成,但它对于广大渔农民带来的好处,已显而易见。

  最直接的好处是:“硬本本”变“活资产”了。

  去年3月,普陀区出台了《关于做好渔农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股权抵押担保融资工作的意见》。根据这份《意见》,普陀区渔农户可将渔农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股权作为抵押担保物,向普陀农商银行申请贷款,且不影响继续享受分红。这是“三权”改革后,渔农户手中的“硬本本”,成为随时可用“活资产”的鲜明例子。在普陀率先破局后,定海、岱山、嵊泗三县(区)也相继出台了渔农村股权质押贷款政策。

  但由“硬本本”变为“活资产”,不仅仅是质押,更重要的还在于流转。

  今年,我市各地全面启动户籍制度改革。户籍制度改革其实也是“三权”改革的深化。它在明确保障渔农民“三权”前提下,实际上也鼓励和引导渔农民依法自愿有偿流转“三权”,有利于加快建立“三权”流转机制。

  在“三权”改革中,依法推进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是改革取得成效的关键环节。它既是含金量最高的改革点,也是风险性最大的改革点。

  我们注意到,舟山在这方面也已破冰。不仅是四县区渔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皆已成立,土地经营权流转也纳入该平台交易,而且交易量已有10宗,说明土地经营权流转已实质性起步。但从流转数量看,离充分激活渔农村土地市场活力的改革预期仍有相当距离。

  今年3月公布的 《舟山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指出,“深化完善渔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积极推进宅基地使用管理机制创新”“加快构建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渔农民合作经济组织体系,积极引导土地向新型渔农业主体流转,完善规范渔船股份合作制”“健全渔农村产权流转交易机制,完善县乡两级渔农村产权交易服务平台”。这也表明了“三权”改革仍处攻坚阶段、仍需继续探索创新。

  对此,有关部门的态度也是明确的。他们的新举措是:进一步借助新区先行先试东风,积极谋划“三权”改革创新项目。对现行法律法规和政策没有明确规定,但符合中央有关文件精神的;与省市地方现行政策不一致,但符合新区建设需要的;与现行体制、法律法规和政策不一致,但符合“三个有利于”的,均可报经上级党委政府批准后展开“先行先试”。

  “三权”改革,本身就是先行先试的产物;在改革进程中,同样需要先行先试。

相关链接:“三权”改革,切实赋予渔农民“最重要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