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章

校长教师交流:一场静悄悄的改革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8日 09:13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周仲平

  ——七评近年来舟山改革经典案例

王英 制图

  2013年11月17日,本报刊登了新华社通稿《这些改革,可能改变你的生活——十八届三中全会民生改革看点》。文中所载“看点”之一,就是“校长教师轮流转岗,不设重点学校重点班”。

  当时,这是回应社会关注、民众期盼的一件大事,也是突破藩篱、攻克痼疾的一件难事。家长为什么要为孩子择校,渔农村孩子为什么要到城里上学?关键是城乡之间、校际之间义务教育师资水平存在明显差距。但要均衡城里与乡下、大岛与小岛、强校与弱校的师资配置,特别是把城里的骨干教师派到农村、小岛、弱校去,必然面对深刻的利益格局调整和纷繁复杂的权利诉求,谈何容易?

  从2014年我省启动这项命名为 “校长教师交流”的改革起,两年多过去了,我市实施得怎么样?从市教育部门得到的消息是:在省教育厅专项考核中,我市位居全省前列。

  交流到农村、小岛的教师果真是骨干教师吗?我们不妨先来看两个具体的事例:

  2014年秋季开学,沈家门第一小学数学老师邬丽俐到六横中心小学报到。当时她在沈家门一小已当了三年的教研室主任,也是普陀区小学数学的学科带头人。来到六横中心小学后,她负责小学一年级两个班级教学,并担任教研组长和备课组长。

  同年,嵊泗县语文骨干教师应双燕交流去枸杞小学,担任该校的语文教研组组长和五年级一个班的班主任。

  要看个例,更要看全局。来自教育部门的数据是:两年里,全市共有80多名有经验的校长(含副校长)和430多名优质学校中的骨干教师到渔农村和薄弱学校工作。每年参与交流的校长和骨干教师数均在符合交流条件教师数的15%以上。

  分析这项改革之所以能够成功实施,原因或许有很多,但最主要、最重要的是实行了刚性流动与柔性流动相结合,政策兜底与激励引导相结合,以政策引导为主,行政手段为辅;将交流与培养及队伍结构优化结合起来,将交流轮岗的要求贯穿于校长教师成长发展的全过程,使交流成为校长教师的内在需求。

  从根本上说,只有农村、小岛教师的成长空间扩大了,各种待遇提高了,才能真正留得住人、安得住心、稳得住队伍。

  根据我市校长教师交流工作实施方案,支教校长、教师在评职称、评先进和岗位聘任中享有优先权。为鼓励教师参与交流和交流期满后留在渔农村学校任教,我市还采取了一项特殊政策:各县区在中小学教职工岗位结构比例内,预留一定的中高级岗位,专项用于聘任支教渔农村的教师。

  去年9月,农村特岗教师津贴舟山又在全省率先兑现。这项新政规定:在现有的农村教师任教津贴、外小岛教师海岛津贴等基础上,新设农村 (海岛)特岗教师津贴,条件艰苦或偏远的渔农村(外小岛)36所中小学、幼儿园近1200名在编在岗专任教师每人每月可增加300元至600元不等的特岗津贴收入。挂职、交流和支教的教师满一学期以上且符合相关要求,同样可享受这一新政。而前不久市政府下发的《舟山市渔农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实施办法》又规定,对到渔农村学校支教1年及以上的退休或已完成交流任务的特级教师、高级职称教师,各地可给予每人每年2万元的工作经费;一些边远小岛,还可适度提高并放宽享受条件。

  事实证明,只有坚持以人为本,实行人性化管理,让参与交流的校长教师经济上得到实惠、精神上得到鼓励、地位上得到提高、事业上得到发展,才能使校长教师真正愿意流动、主动参与流动,这项带有刚性色彩的改革也才能在执行中不流于形式,取得真正的实效。

  还有,改革需要系统思维和全盘思维。实际上,单凭骨干教师交流去农村、小岛、弱校,还不能完全、彻底解决师资不均衡问题。因此,作为对这项改革的补充,我市还通过实施名师工作室分层培养、新教师先留城培养后再回渔农村学校、小学全科教师定向培养、渔农村青年教师“双指导”培养等政策,促进渔农村教师的专业成长。上述政策在实施校长教师交流制度的头一年,就使5000余人次渔农村薄弱学校教师受益,其中包括渔农村薄弱学校136名中青年教师与74名市级名师结对得到帮扶。

  两年来,我市教育界的这场改革,一直给人以 “静悄悄”的感觉,没出现过迈入深水区改革常有的阵痛,连媒体关注也很少。而从以上分析中,不难看出这种平稳性与改革设计的系统性有关。它给我们的启示是,我们不仅要勇于改革,也要善于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