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章

建立“五水共治”体制机制:坚持问题导向 不断创造亮点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9日 09:26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周仲平

  ——八评近年来舟山改革经典案例


  与“校长教师交流”静悄悄改革不同,“五水共治”注定是一路走来始终受到大众检验的工作。又是电视问政,又是市民巡视,所有问题都被置于放大镜下审视。也正因如此,我们多少有点忽略了,或者说是在社会视听中遮蔽了另一面。

  事实上,自浙江省委十三届四次全会提出要以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为突破口倒逼转型升级以来,我市“五水共治”成效是十分明显的:全市累计实施治水项目1773项,完成投资65.4亿元;完成82条100公里垃圾河达标治理、60条102公里黑臭河治理;关闭畜禽养殖场339家,整治提升52家;完成296个村7.6万渔农户的污水收集和治理;关停整治提升污染企业51家;完成18座水库除险加固工程,海塘河堤加固69.7公里,河道综合整治97.28公里;完成改造城区积水点4处,建设雨水管网82公里、清淤排水管网800公里。我市成为全省首个渔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三年任务两年完成”的市。我市顺利通过国家水利部节水型社会建设试点验收。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成绩。

  就连因为 “何家岙猪场排污”被浙江卫视曝光而被闹得沸沸扬扬的岱山县,从“五水共治”全局性工作看,成绩也是出色的,该县连续两年获评省“五水共治”优秀县(市、区)“大禹鼎”。一座大禹鼎分量有多重? 《浙江日报》今年3月1日载文说:古有大禹治水,为天下万民,三过家门而不入;今有大禹鼎,唤起干群千百万,同心干,成为我省“五水共治”工作的最高奖。

  “五水共治”的成效,群众是有感的,而且,这种获得感随着这场治水大行动的深入而逐步增强。本报今日专稿中的“微镜头”,尽管只是抓取了百姓生活中的一些小场景,但从细微处看变化,也足以看到“五水共治”对于人民生活改善、对于倒逼转型升级所发挥的作用。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不断聚焦问题呢?

  这是因为,根据省委部署,“五水共治”分三年、五年、七年三步。其中,2014~2016年要解决突出问题,明显见效;2014~2018年要基本解决问题,全面改观;2014~2020年要基本不出问题,实现质变。这种部署与以往按时间进度来切分工作内容的惯例有很大不同。它表明整个“五水共治”,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根治问题的过程,问题导向将贯穿这场治水大行动的全过程。也因如此,不断曝光治水问题的电视问政和市民巡访,正是我市“全民治水”极其有效的机制之一。

  我们决不放过前行中的每一个问题,当然也决不忽视前行中的每一次进步。

  我市“五水共治”所取得的成绩,主要依赖于我们建立起了一整套体制机制,包括建立完善了“河长制”、渔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长效运维机制、城区集镇区河道水环境综合治理第三方运维机制,以及全面推进水利工程标准化管理、全面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等等。

  其中,民间监理员制度、PKA技术获副省长熊建平批示肯定,节水型社会创建工作获副省长黄旭明批示肯定。

  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2014年,定海在全省率先引入“民间监理员”参与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当时全区5个镇(街道)35个治理村共有102名村级“民间监理员”。他们采取“定期、定点、旁站和随机抽查”等灵活多样的监理方式,对工程进度、材料质量、施工质量、安全生产等进行全程动态监管。经省领导批示后,此机制逐渐在全省推广。

  PKA技术即 “PKA生态湿地技术”,由我市领军人才陆效军博士创建。该技术通过人造活性植被床,处理居民生活污水和化粪池内的污水,具有投资和运行费用低廉、操作管理简便等特点。它最早在我市各地应用,后推广到全省,从而逐渐形成了“五水共治”运用新技术、新工艺的机制。

  节水型社会创建包括“工程节水、科技节水”等机制。从2014年至今,我市新建雨水收集系统554处及大型雨水收集设施1处,建设农业高效节水灌区1360亩,完成节水器具改造42388件,一户一表改造4000户。

  我市这些机制建设的创举,在全省“五水共治”中也是亮点。“五水共治”不仅需要不断聚焦问题,也需要不断创造亮点,以亮点的光芒照亮这场大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