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世界互联网大会落幕综述:先行者的初心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8日 15:26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史春波

  浙江在线12月6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史春波)12月5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闭幕。

  这夜的乌镇恢复了往常。西栅大街的青石板上,一位喝了酒的老兄忽然感叹,这个时候,要是下点雪多好啊。

  这四年,初冬的乌镇没有下过雪。

  互联网这么厉害,那能不能让老天爷下点雪呢?不知道这位老兄是不是喝多了,说出这样的胡话。

  或许不该嘲笑他的异想天开,或许若干年后真的实现了呢?科技,已经让很多曾经认为不可能的奇思妙想变成了现实。比如,这一天,深圳的无人驾驶公交车上路了,刷爆朋友圈。

  人与自然,互联网与万物,人与互联网,正面临着一场新的变革,正在融为一个命运的共同体。

  先行者

  这是风云际会的三天,互联网江湖一年一度的华山论剑,依然冷风嗖嗖,有谈笑言欢,也藏“刀光剑影”。

  这几天,乌镇的水好像也是活的,在互联网上跳跃成一个个音符。四年前,这个木心老人念着“从前慢”的江南小镇,以一种怀着意外和懵懂忐忑的心绪开启了一扇奇妙的大门。从此,浩瀚星辰,宇宙洪荒,天光云影,万千气象,交织穿梭在虚拟和真实,现实和未来之间。

  如果说,十几年来,一个叫陈向宏的人(乌镇景区设计师)用传统制造业般的工匠之手完成了乌镇的第一次涅槃。那么,在多年后的2014年,互联网之光又给千年古镇打开了另一扇无限可能的窗。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蹲守在酒店、会场,奔跑在青石板上,捕捉他们身上的每一个细节,哪怕是一件衣服,一个手势。

  马云,马化腾,张朝阳……在中国的互联网史上,他们是先行者,也是先行者中的成功者。失败的各有各的不同,但成功者大多相似。

  首先,他们必定是思考者,像科学家一样的思考。

  他们也是勇敢者,勇于尝试,不惧失败,才让思考的灵光变成普惠大众的现实。

  每年的这个时候,当我们听着他们分享传奇的时候,总会不约而同地鼓掌。现在,大会闭幕了,我们也应该把掌声献给场外。每年,更多的先行者,他们在成长,也在经历挫折和失败。

  每次来开会,我都会碰到一个朋友,他来自农村,几年来扎根做一个乡村振兴的互联网项目。虽然微小,但他坚定地相信自己能够成功。我们也应该向那些失败者致敬,依然要感谢他们为了实现人类某个奇思妙想而做出的贡献。他们的失败,让更多在茫茫互联网上的探索者,更准地找到自己的方向,更快地走出迷宫。

  颠扑不灭的是梦想,互联网的风口依然处处都在。

  饭局和格局

  互联网大会举办了四年,虽然弥漫着严谨的科技之光,却也不全是死板生硬的,也常有花絮爆出。

  比如每年,乌镇的西栅大街52号那场饭局,总会刷屏。不过,今年似乎更“过”了。

  组局的“丁三石”,像是《射雕英雄传》里的老顽童,他很少西装革履,穿着运动鞋在路上蹦跳,他不经常提及赚钱的主业,反而用养猪种菜卖杂货赚足眼球。年复一年,他越来越懂得在饭局里推销自家的东西了。

  其实,每年人们关注他们吃顿饭,吃了什么,有谁来了,只是一种简单娱乐八卦的好奇心。他们喝酒、吃肉,“喝喝喝”的声音惊起河水的涟漪,一群自称是油腻的中年男人从谈手机到谈风月。

  虽然在互联网上叱诧风云,他们是令人摩拜的大神,但在那一刻,大家也才觉得他们也是日常中的“人”。

  但是,在很多人眼里,中国人的饭局太有讲究了。谁组局,谁参加,都是道道。于是,今年,人们开始猜测,这么多年,马云为什么不参加,是不是落单了?

  一场饭局引起的揣测其实挺无聊的,这时有人贴出第二场饭局,好事者起名“东兴局”。当传言变成网络热帖时,马云也不回避,谈了自己对饭局的看法。他说,乌镇要留下的不是饭局,而是思想。

  除了吃饭,每年也总会有几次“怼”。比如说引起网络口水的刘强东怼马云。

  躺枪的除了马云,还有王健林。王健林事后并没有回应,大约还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付之一笑。倒是新闻下面的评论颇有见地。

  少一些个人的怼,多一些思想的交锋;少点个人的情绪,多些智慧的分享;少点八卦,多点正事。才是“举全国之力、集世界智慧”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意义所在。

  道义

  抛开那些八卦和花絮,我们也不能不谈谈道义。

  互联网是把双刃剑,我记得,四年前,在乌镇,也有过一场唇枪舌剑的讨论。四年后的今天,人工智能已经成了大家谈论的最大话题。5G时代触手可及,随着技术越来越发达,随之而来的,也会有越来越多的问题。比如伦理,机器和人如何相处,如何避免伤害等等。

  我觉得,今年最有意义的,也是最具亮点的,是一场关于“孩子的网络保护”的论坛。怎么样让孩子不再沉迷网络,怎么样减少各种色情信息对孩子的伤害,这些话题切中民生。让人看到,大会除了聚焦技术,也在关怀社会和人的命运。

  互联网时代,如何保护孩子,同样是个国际性问题。这个时代就是一个越来越国际化的时代,因此,这个讨论更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这次论坛上,我也看到了互联网企业的身影,这让人鼓舞。

  儿童的网络保护,互联网企业的责任不可推卸。他们应该扮演更加重要的作用,不仅要给孩子提供健康的上网环境和产品,还要及时对儿童在网上受到伤害的各种投诉做出及时反应。

  腾讯副总裁陈菊红说,他们在6月份成立了“保障未成年人健康安全上网联合项目组”,公司的业务运维、产品设计,都会把未成年人的权益放到优先考虑的位置。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遗憾。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告诉我,有一个关于保护未成年人网络安全的项目,但还不够成熟,没能评选上这次的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

  “这也是我们关注的一个方向。”他说。

  乌镇的初心

  “姑娘,你几岁了?”

  “19岁。”

  “可以找对象了,找个大三岁的比较好。”

  “我喜欢老一点的,25岁吧。”

  “那不是老,那叫成熟……”

  西栅大街上,听到照相馆里的姑娘和隔壁卖粥大妈的对话,我和她们一样,不禁笑了。

  乌镇,还是当年的乌镇,一个仍然弥漫人情味和烟火味的乌镇。即使这里是世界互联网的风向标,即使它的街上,走着各种肤色的政要、专家、大佬。

  不管是轰轰烈烈的开会,唇枪舌剑的辩论,乌镇的人还是有他们淡定踏实的生活。

  你去穆穆的民宿吃饭,不管你是丁磊还是丁石,没啥分别,她还是会热情接待,推荐你吃啥菜。在一家民宿里,一家人喝着酒,出门是热闹的人流,帘子一拉就是自己的世界。卖粥的大妈依然用心卖粥,纳鞋底的阿婆依然用心纳鞋底,炸油鼓的大叔依然用心炸油鼓。

  众生喧哗里的踏实,这种特质,同样是互联网世界里的成功法则,更是人类值得坚守的初心。

  再见,乌镇,来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