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90329143825.jpg

聚焦

您的位置:浙江自贸区挂牌两周年 > > 聚焦

打好五大会战 建设四个舟山丨“浙江自贸试验区营商环境居全国前列”

2019-04-04 10:28 记者 马可云 王晓敏

  自贸区两周年

  “浙江自贸试验区营商环境居全国前列”——对话毕马威政府与公共事务咨询合伙人喻莺

  4月1日,浙江自贸试验区挂牌两周年。

  继去年之后,世界著名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毕马威对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两周年运行总体成效、制度创新、营商环境进行第三方评估。

  毕马威政府与公共事务咨询合伙人喻莺代表毕马威第三方评估组表示,根据初步评估结果,挂牌两周年以来,浙江自贸试验区打造了改革创新驱动型队伍,建立了良好的统筹机制,试验任务有效实施率达九成,“首创性”案例成果相对丰富,营商环境磁力效应不断凸显。

  在浙江自贸试验区挂牌两周年之际,喻莺就浙江自贸试验区两周年建设成效、评估过程、发展建议等方面与《对话舟山》栏目进行了交流。

摄影记者 姚凯乐

  人物名片

  喻莺:毕马威中国政府及公共事务咨询服务合伙人

  长期专注于中国自贸试验区改革开放发展研究,为多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提供包括制度创新评估、营商环境优化、产业发展规划、投融资战略等咨询服务,在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打造、制度创新与市场主体用户体验等领域颇有建树。

  现任职湖北、四川、辽宁等多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对话

  ■浙江自贸试验区基础牢固,起点高

  对话舟山:我们知道在浙江自贸试验区挂牌运行一周年的时候,毕马威也对浙江自贸试验区进行了第三方评估。

  喻莺:是的。当时形成评估意见认为,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开局良好,围绕国家赋予的战略定位和试验任务,形成完善的改革任务统筹落实和制度创新机制,可以说是第三批自贸试验区中基础打得最牢固、最扎实的。

  对话舟山:那应该说起点很高,连续两年来参与浙江自贸试验区第三方评估,多年参与世界各地以及中国各地自贸试验区评估,你对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有什么感受?

  喻莺:通过两年的评估,我们评估组的直观感受是,舟山区位条件得天独厚,发展水平持续提高,从国际经济地理格局变迁、国家经贸战略升级等方面衡量,舟山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乃至国际自由港,都是正确的选择。

  对话舟山:那么今年毕马威再来浙江自贸试验区,又有什么体会呢?

  喻莺:今年2月,受浙江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委托,毕马威继续对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二周年进行第三方评估。

  今年我们着重对自贸试验区在总体成效、制度创新、营商环境上进行评估。

  对话舟山:评估内容上似乎有了变化,去年是对运行成效、制度创新等进行第三方评估,今年是对总体成效、制度创新、营商环境进行第三方评估。

  喻莺:是的。毕马威结合国内外新形势、新背景,在评估重点和方法体系上进行了升级。

  ■围绕“五力”评判“改革开放新高地”

  对话舟山:你能具体展开一下这些评估方法上的变化吗?

  喻莺:比如更加注重体系建模、量化分析。

  我们以数据支撑观点,通过量化的指标来分析和建模,评判评估成效。

  总体成效评估方面,我们注意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8年10月对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建设成为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新高地”。

  毕马威进行概念解析和能力建模,认为自贸试验区兼备良好的改革胜任力、改革统筹力、改革执行力、改革创造力和改革生产力才能够成为“改革开放新高地”。因此在对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成效评估过程中,围绕“五力”进行了调查研判与总结分析。

  制度创新评估方面,自贸试验区建设核心任务是制度创新,需求最迫切的是全国首创性、系统集成性制度创新,因此我们在对浙江自贸试验区二周年制度创新成果“创新性”指标进行评估的时候,细分了“全国首创”“集成创新”“优化创新”等二级指标。

  营商环境评估方面,我们引入世界银行营商环境便利度评估体系和国家发改委中国营商环境评估体系等静态定量分析模型。

  我们更加注重“发展”成果的梳理。

  第一年我们重在建机制、打基础,推开各项改革创新举措。而第二年改革创新举措落地效果应有凸显,关联性发展指标应有显著增长,市场主体制度性交易成本应有进一步降低。

  因此本次评估着重解析浙江自贸试验区两周年发展数据背后的制度创新促进逻辑,尤其对船用燃料油专题模块进行深入梳理。

  ■浙江自贸试验区“五力”协同发展

  对话舟山:你刚才提到了“五力”,那么,浙江自贸试验区在“五力”方面的评估结果怎样?

  喻莺:我们认为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二周年表现在,改革胜任力强:打造了改革创新驱动型队伍;改革统筹力强:多方重视,良好统筹机制继续发挥效力;改革执行力强:重点攻坚,试验任务有效实施率达九成;改革创造力强:创新制度,“首创性”案例成果相对丰富;改革生产力强:市场导向,营商环境磁力效应不断凸显。

  对话舟山:浙江自贸试验区在哪个力上表现最好,哪个力的上升空间又最大呢?

  喻莺:“五力”并不是哪个力好,哪个力弱,这“五力”其实像一个金字塔结构,一个力好了,另外一个力才能立起来。

  比如说改革胜任力,中国自贸试验区建设相关工作是改革创新的工作,我们认为这需要一批具有开阔眼界、改革理念、创新思维,像企业家一样了解行业发展的专家型官员才能胜任,才能更好地推动实施。两年来的评估调研,我们接触自贸试验区管委会、省市各部门自贸试验区建设负责人等,明显感受到这些人都是精兵强将,都是“一专多能”的复合型人才。

  改革统筹力方面,浙江自贸试验区是改革合力的汇聚地,国家部委、省市各级领导、各个部门都非常重视。挂牌两年来,国家部委和省级部门出台支持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各类政策文件31项共340条具体措施,浙江自贸试验区自身层面也早早确立了高效有序的管理模式和运转机制,是第三批自贸试验区中率先发布《管理条例》《权责清单》等重要基础保障性政策的,为之后各项工作推开奠定了基础。

  有了一批有改革魄力的人、有了一套健全的机制,然后各个部门分工去做这个事情,改革执行力、创造力、生产力都比较好。

  ■聚焦油气全产业链,试制度谋发展

  对话舟山:根据你们的评估,浙江自贸试验区挂牌有让你印象深刻的创新成绩吗?

  喻莺:那是很多的,比如浙江自贸试验区创造出24项含金量较高的制度创新成果,其中有11项是具有重大突破价值、具有重要战意义的“全国首创”制度,占比46%;有5项是按照系统集成的改革导向探索出的对接市场主体实际需求、对接现代化政府治理手段升级的“集成创新”,占比21%;有8项是因地制宜进行流程优化和技术升级的“优化创新”,占比33%。

  创新领域涵盖了油气全产业链投资便利化、贸易监管模式创新、事中事后监管和综合执法体系构建、优化营商环境等方面。尤其不同税号保税燃油混兑、船用燃料油“一船多地多供”供应模式、两仓库容“总量核准、动态管理”制度、区块链“仓单通”融资与交易平台建设等制度创新质量较高。

  对话舟山:中国各个自贸试验区应该都在做制度性的创新,你们在评估的时候,应该也是在遴选高质量创新成果。你如何评价浙江自贸试验区的这些“首创性”制度?

  喻莺:对的。我们在评估的时候,都会关注各个试验区的创新,但浙江自贸试验区在良好的战略顶层设计指引下,亮点聚焦油气全产业链发展,聚焦大宗商品国际资源配置,设计综合配套的模块化改革方案,切实改善具体行业层面的营商环境,完善开放发展的功能平台和制度保障,让企业切实感受到改革的红利,确实起到“为国家试制度、为区域谋发展”的双重效果。

  这是我们在评估过程中深刻感受到的诚意和决心。

  ■营商环境在全国自贸试验区中居于前列

  对话舟山:那么我们回过头来看今年评估报告中新增的营商环境评估这个部分,浙江自贸试验区营商环境又有哪些亮眼表现?

  喻莺:浙江的“最多跑一次”在全国应该是走在前面的,浙江自贸试验区的表现也毫不逊色,各项改革创新成果最后反映到营商环境的建设水平中、经济发展数据中。

  截至2019年3月,浙江自贸试验区营商环境前沿距离分数74.66,模拟排名全球第43名,在全国自贸试验区中居于前列。

  对话舟山:营商环境就是生产力,良好的营商环境是否能让浙江自贸试验区成为投资洼地?

  喻莺:从我们的评估来看,优越的营商环境为浙江自贸试验区吸引创新要素、国内外企业形成了优势,浙江自贸试验区挂牌以来累计新增注册企业11580 家,其中油品企业2810家,成为全国油品企业密度最高的地区,也成为油气行业企业投资首选地之一。

  对话舟山:从毕马威服务国内外城市的经验来看,浙江自贸试验区对标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方面还有哪些短板?

  喻莺:世界银行关于营商环境的评价方法,是将企业全生命周期按不同时间段选取10个评价指标,每个指标重点关注手续、时间、成本等。

  以“开办企业”这一分指标为例。“开办企业”是指本国企业家开办一家私营有限责任公司,从提出申请到具备从事一般经营业务的资格和条件,需要手续、时间、成本、实缴资本等数据。

  在这项指标上排名全球第一的新西兰,全部流程在线办理,仅需一道手续,用时仅0.5天,成本仅0.3%,实缴资本可以为0。

  当然我们也不能好高骛远,在改进营商环境上,应该先确定适宜学习的标杆对象,寻找与标杆对象的差距,采取有效措施追赶标杆,最后争取成为新的标杆典范。

  浙江自贸试验区在获得电力、保护少数投资者等指标有待进一步提升,国家发改委指标体系考量的城市开放度、交通基础设境等方面也是短板,需要重点完善。

  ■彰显“浙江自贸试验区特色”辐射全国大宗商品价值链

  对话舟山:作为全球权威的咨询评估机构,你对浙江自贸试验区下一步的发展有哪些建议?

  喻莺:浙江自贸试验区两年建设最大的亮点,一是围绕“产业链”部署“制度创新链”,形成贯穿具体产业全生命周期的制度保障,对油品行业,从原油进口、油品储备与运输、成品油加工与流通、船用燃料油加注等全链条进行了制度突破和探索,系统集成性解决制约产业发展的痛点、堵点。

  二是复杂度高的领域改革小步快跑、快速迭代,切实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赋予的战略定位和任务都是突破非常难、监管风险较大的领域,但浙江自贸试验区做得很聪明、很灵活,小步快跑,持续突破。比如船用燃料油加注,从一船多供、一库多供、跨关区直供等分步骤探索,在确定可操作、能监管之后,形成船用燃料油“一船多地多供”供应这样的集成创新模式。

  这两点值得全国其他自贸试验区学习借鉴。

  当然我们发现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也存在一些难题瓶颈,包括由于国家部委层面授权不够充分,部分领域创新试验受限;受制于市场主体因素,部分试点任务落地成效不佳;省市联动仍显不足,对全省的辐射带动作用还需进一步提升等。

  下一步,浙江自贸试验区要以更高站位,对标世界、锚定一流,通过更大力度的开放改革创新举措,全力打造全球大宗商品供应链的亚太地区重要枢纽,立足长三角、辐射全国的大宗商品价值链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