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90329143825.jpg

聚焦

您的位置:浙江自贸区挂牌两周年 > > 聚焦

船用燃料油总部经济“踏浪而来”

2019-04-05 10:05 虞仁珂

  两年来,浙江自贸试验区新增油品企业3198家

  去年12月19日晚,定海老塘山码头,舟山“国宏1”号为来自泰国的一艘5万吨级散货船加注了400吨船用燃料油。(资料图)

  总部经济(HeadquartersEconomy),是伴随着商务园区、中心商务区(CBD)的出现才被发现的一种经济模式。它因为某一单一产业价值的吸引力,而出现众多资源大规模聚合,形成有特定职能的经济区域。

  以油气全产业链为核心的大宗商品投资便利化贸易自由化,使浙江自贸试验区两年来成绩斐然:初步探索形成83项制度创新成果,其中全国首创34项,6项被国务院复制推广;2018年舟山船用保税燃料油供应量达359万吨,比2017年增长一倍,占全国总量30%以上,超过上海跃升为国内第一加油港,跻身全球十大船用燃料油供应港口……

  一个个全国首创,一项项全新尝试,不仅带动供油量快速上升,更吸引了供油企业总部向舟山集聚。

  “抢占”浙江自贸试验区,成众多油品企业共识

  3月19日下午,舟山港综合保税区管委会与中石化长江燃料有限公司签约,标志着该公司船供油中心在舟正式运营。这是继去年6月中石化全球船供油中心之后,第二家拥有国际航行船舶用油全国牌照的供油总部落户舟山。

  中石化长江燃料有限公司是目前全国内河最大的水上成品油销售企业。根据协议,公司燃料油供应运营总部落地舟山后,围绕打造总部经济、开拓国际市场等目标,计划第一年船用燃料油业务结算量达到30万吨,三年内达到100万吨。

  “产业基础好,政府办事效率高,这些都是吸引我们到舟山发展的原因。”公司执行董事邱先富坦言,公司把燃料油供应总部迁至舟山,既是看中舟山独特的区位优势、资源优势,更看好浙江自贸试验区独特的政策红利、产业基础,同时也是实现企业自身发展的需要。“希望走出长江、走向国际,开辟新的市场。”

  普陀东港恒尊大厦11楼,中石化全球船供油中心的总部所在地。中心副总经理程安祥说,中石化将全球总部设在舟山,看好舟山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以及当地的营商环境。他对于落地舟山后全球供应中心的未来非常看好,称未来每年至少增加100万吨。

  目前,浙江自贸试验区已经有12家企业获得船用油经营资质。2018年还引进了首家外资供油企业——信力石油(舟山)有限公司,该公司为新加坡协力石油公司在舟山新设的子公司。总经理白永超坦言,总公司在新加坡和富查伊拉港口均有布局,看好的下一个港口是舟山,故而在舟山设立子公司,布局船用燃料油市场。

  “跟新加坡比,外轮在舟山加油的费用差距已缩减至每吨6至8美元,在后续政策支持下这个差距有望越来越小,公司生意会越来越好。”谈起浙江自贸试验区在油品领域的发展对企业带来的益处,舟山中燃船舶燃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燕如是说。

  船用燃料油加注量攀升,带动的还有航运金融、海事衍生服务等相关产业,能有效地促进本地油品产业服务链的发展。与此同时,由总部经济、海事服务带动的会议展览、商务集聚等多种效益也将逐渐显现。

  两年来,浙江自贸试验区累计新增注册企业12501家,其中油品企业3198家。2018年油品贸易额达到2213.9亿元,外贸进出口突破1100亿元,油品等大宗商品占65%。

  体制机制创新,激发新一轮发展活力

  挂牌以来,浙江自贸试验区从争取审批权限下放、开放供油市场、便捷口岸服务、完善管理制度等方面着手,围绕油品领域不断创新体制机制。

  2018年8月27日,4.5万吨新品种燃料油在位于岙山岛的中化兴中(舟山)公司5号泊位混兑调和成功。相比公司原来在新加坡调和后再运抵舟山,每吨燃料油成本下降约1.5美元。

  燃料油混兑调和,是指油品调和生产企业根据市场需要及产品标准,将不同组份原料油按照测算比例,在油罐中进行搅拌产生“鸡尾油”,然后再加到船上。在我国,由于受到多方面政策因素制约,一直无法实现油品保税调和,导致我国船用燃料油成本长期高于新加坡,制约了行业的快速发展。

  “这项政策的历史性突破,不但提升了舟山船用燃料油业务竞争力,而且为未来实现大宗商品混兑奠定了良好基础。”市商务局副局长陈建设介绍,为了这一项突破,从商务部、海关总署到省、市相关部门,上上下下忙活了一年多。

  跻身全球十大供油港,仅仅是浙江自贸试验区掀起的改革浪潮中的一波。全国首创的船用燃料油供应业务操作规范,填补了国内的制度空白,目前该制度正在申请成为国家标准;全国首创“跨关区”“跨港区”供油;全国首次尝试不同税号船用油调和业务,进一步缩小了与新加坡燃油的差价;探索成立船用燃料油供应调度中心,24小时提供服务,大大提升了供油效率……

  去年开始,浙江自贸试验区在舟山口岸试运行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申报,又大幅提升了政府窗口办事效率。

  瞄准低硫船用燃料油市场,舟山要抢“头口水”

  国际海事组织规定,自2020年起强制推行全球船用燃料油硫含量低于0.5%的标准。

  目前中国船用燃料油80%来自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每万吨外贸货物吞吐量对应的船加油量,仅是新加坡的3%,市场潜力没有得到充分释放。如果能利用低硫油出口退税政策,形成价格竞争力,将有效打破国外资源垄断,保障能源安全,并能增加出口。

  面对这样的市场,舟山已在积极谋划低硫船用燃料油全产业链体系建设。

  浙江海港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一直做油品产业链经营业务,2018年7月获得船用燃料油供应资格后,半年不到时间加注量超过30万吨。公司业务经理陈燕认为,眼下最需要突破的是实施低硫油出口退税政策。她说,这是舟山船用燃料油市场崛起的一大契机。

  成立不到两年,总部设在舟山的浙江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借助自贸区政策,欲在船用燃料油低硫化进程中一展身手。公司总经理顾强说,助力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成为国际低硫燃料油主要供给地和交易中心,公司全力以赴。

  业内人士表示,充分运用浙江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的政策优势,打造全产业链体系,合理布局低硫船用燃料油生产,完善低硫船用燃料油供应链条,扩大全球市场份额,舟山完全有可能实现迎头赶上。

  根据预测,到2021年,舟山的低硫船用燃料油生产能力预计可突破700万吨。通过优化结算方式、完善制度规范、强化技术支撑及配套保障,5年内,把舟山打造成为东北亚船用燃料油供应中心胜算很大。

  事实上,浙江自贸试验区正加快实施低硫船用燃料油供应三年行动计划,争取国家政策支持,依托本地低硫燃料油生产项目,力争在2019年形成200万吨低硫船用燃料油生产能力,积极抢占全球低硫燃料油供应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