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90329143825.jpg

聚焦

您的位置:浙江自贸区挂牌两周年 > > 聚焦

自贸区两周年丨未来舟山燃料油供应量有望超新加坡

2019-04-18 10:04 记者 马可云/文 张磊/摄

  未来舟山燃料油供应量有望超新加坡——对话舟山中燃船舶燃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燕

  人物名片

  舟山中燃船舶燃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燕

中燃公司的“波洋18”号油轮为新加坡籍铁矿砂轮加注7520吨保税燃料油。 (资料照片)

  359.29万吨,较2017年度增长96.51%!

  2018年,舟山港船用燃料油供应量再创新高,占全国船用燃料油供应总量近三分之一,结算量达566万吨,占全国50%以上。

  舟山跃升为国内第一加油港,跻身全球十大船用燃料油供应港口之列。

  挂牌两周年,以打造油气全产业链为核心的浙江自贸试验区,在船用燃料油加注方面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舟山中燃船舶燃料有限公司(简称舟山中燃公司)在浙江自贸试验区保税油市场份额中占比近50%,位居全市第一,是我市船用燃料油“先行先试”探索历程的见证者。

  浙江自贸试验区成立以来带来了哪些变化?舟山为何要发展船用燃料油?舟山离打造东北亚船用燃料油供应中心这一目标还有多远?近日,舟山中燃公司总经理张燕就这些问题与《对话舟山》栏目进行了交流。

  ■ 与浙江自贸试验区同成长■

  对话舟山:舟山中燃公司由中国船舶燃料有限责任公司控股,成立于1992年,主要从事船舶燃料油、内贸柴油、润滑油等批发零售及海上供油业务,可以说见证了舟山港保税油市场的变化。

  张燕:我深刻感受到了浙江自贸试验区成立以来带来的蝶变效果。

  2013年,舟山港保税油供油总量为43.04万吨,2014年为51.95万吨,2015年为94.6万吨,2016年为106.4万吨,2017年为182.8万吨,2018年为359.29万吨。

  从数据可以看出,前几年,舟山港保税油供油量仅为几十万吨,到2016年突破100万吨,从2017年开始大幅增长,2018年较2017年增长了近1倍。

  2017年以前都是相关政策的突破期、酝酿期,2017年4月1日,浙江自贸试验区正式挂牌,船用燃料油供应市场真正风生云起。

  对话舟山:舟山中燃公司近几年供应量情况怎样?

  张燕:企业充分享受了创新政策机制带来的红利,也感受到区域性经济的良好氛围,发展步伐不断加快。

  2013年、2014年,中国船燃舟山船用燃料油供应量20多万吨,2015年、2016年为35万吨左右,到了2017年,达到70.76万吨,2018年为111万吨。

  可以说,舟山船燃与浙江自贸试验区共同成长。

  对话舟山:对比你提供的两组数据,公司2017年船用燃料油是2016年的2倍,但2018年增长幅度低于舟山港整体情况,这是为什么?

  张燕:去年竞争企业增多。目前舟山已经有12家公司获得船用燃料油经营资质。虽然竞争主体增加,公司供应量仍在稳定增长。

  ■ 浙江自贸试验区吸引油企聚集 ■

  对话舟山:不产油的舟山,为何受到这么多油企的青睐?

  张燕:舟山有良好的区位优势,地处南北、东西航道的交叉点,位于长江、甬江、钱塘江入海口,背靠杭州湾大湾区经济圈,与釜山、高雄、新加坡等构成一个近500海里等距离的扇形海运网络。燃油补给基本不需要绕航。

  有水深优势,目前舟山有VLCC码头5座。大型船舶直靠,可大幅节约物流成本。

  有仓储优势,仓储能力2020年可达4000万立方米、2025年5000万、2030年10000万。

  有金融优势,舟山是上海原油和燃料油期货主要交割库,交割库的建立将极大地活跃燃料油现货市场,有利于体现舟山现货市场价格优势。

  这都是舟山发展船用燃料油加注业务的优势。

  当然,最吸引企业的还是政策优势。

  对话舟山:作为企业,应该对浙江自贸试验区的政策突破最为敏感。你觉得浙江自贸试验区成立两年来有哪些变化?

  张燕:浙江自贸试验区成立以来,舟山在东北亚船用燃料油加注中心建设上有着“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气势,不断创新突破,塑造了“有口皆碑”的政府形象。

  舟山相关职能部门高效务实,“最多跑一次”理念得到深入体现,“一口受理无纸化”、“单一窗口”申报大大提升了政府办事效率。浙江自贸试验区成立以后,综保区成立供油调度中心,成为船用燃料油协调中心。正在着力开发的船舶智能调度系统,通过先进的信息管理系统全方位提升燃油加注效率和服务质量,使外锚地供油井然有序。

  在政策创新方面,推出“一船多供”“一库多供”“跨关区直供”“先供后报”以及突破不同税号保税油混兑等一系列举措,有效降低了企业运营成本,提升了船用燃料油经营的效率。

  舟山注重规划前瞻,相继推出的保税油计质量管理制度,驳船整合,安装质量流量计,使得供油流程更加规范。推进成立的船用燃料油协会,维护企业有序竞争,确保市场健康发展。

  良好的营商环境正在吸引国外供需企业聚焦舟山,越来越多的油品及相关企业逐步落户舟山。

  作为中国船燃在舟山的前沿企业,我体会深刻。 2018年公司接待壳牌、WFS、马士基、奥登道夫、中远海运等企业的来访。

  ■ 舟山油价接近新加坡 ■

  对话舟山:这些政策的突破,对企业参与国际竞争发挥着什么作用?

  张燕:政策的突破,提升了舟山船用燃料油业务竞争力,促使船用燃料油加注量节节攀升。

  船用燃料油并非出自舟山本地,而是先从新加坡进口然后再进行调和,这其中包含了从新加坡到舟山的运费,还包括新加坡的贸易商买卖的利润。在浙江自贸试验区挂牌成立之初,舟山与新加坡船用燃料油的价差约在每吨20美元。

  船用燃料油政策的突破,使当前外轮在舟山加油的费用与新加坡的差距已缩减至每吨6至8美元。

  现在舟山船用燃油价格比韩国釜山的油价明显要低,对于经常在釜山加油的船公司来说,舟山加油会是更好的选择。

  与新加坡价格差价缩小,外轮也会在舟山与新加坡之间进行选择。去新加坡加油,船不能靠码头供给,而是路过供给,有时要多停靠几天,中间会产生物流成本、时间成本、绕航费用等。考虑这些成本,如果舟山与新加坡差价在10美元以内,船会考虑在舟山加油。

  对话舟山:浙江自贸试验区政策的突破是如何促使价差缩小的?

  张燕:舟山推出的燃料油混兑调和业务,可以使舟山地区每吨船用燃料油价格下降10余元人民币。

  燃料油混兑调和,是指油品调和生产企业根据市场需要及产品标准,将不同组份原料油按照测算比例,在油罐中进行搅拌产生“鸡尾油”,然后再加到船上。

  在我国,由于受到多方面政策因素制约,一直无法实现油品保税调和,船用燃料油成本长期高于新加坡,制约了行业的快速发展。

  混兑业务实施后,舟山与新加坡的船用燃料油价格差距将进一步缩小。

  还有开放供油市场、便捷口岸服务等一系列措施,让舟山在东北亚乃至整个亚太区域都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

  ■ 六个首次见证“先行先试”■

  对话舟山:中国船燃具备全球供油服务的能力,在全球240余个港口均能提供燃油供应。去年,中国船燃全年供油量1980万吨,位列全球第三位,实体供应第一位。舟山中燃公司在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中发挥着什么作用?

  张燕:舟山中燃在舟山有六个首次。

  2014年4月8日,舟山中燃“易达5”在衢山东锚地为“REN DA”轮供油1200吨船用燃料油,开辟了首单舟山外锚地保税油供应业务,市政府领导及各口岸部门参与了现场观摩。

  2016年9月26日4时05分,舟山中燃在鼠浪湖中转码头给40万吨级矿砂船“远见海”轮供应7520吨IF-380燃料油,刷新了全国保税油单船供油量新纪录。

  2017年6月5日下午4时,舟山中燃“海之润69”号在秀山东锚地为“SCYIHIA GRAEC”轮供油作业,是浙江自贸试验区海域锚地首单船用燃料油加注业务。

  2017年7月4日,舟山中燃在虾峙门锚地供应“STAR ZULU”轮船用燃料油,完成了“一船多供”新模式的首单供应。

  2017年11月19日,舟山中燃的“舟燃油7”在马峙锚地给“海丰638”供应船用燃料油,实现从虾峙门锚地免引航费引入马峙门锚地首单供应。

  2018年6月13日,舟山中燃在虾峙门外锚地给新加坡籍国际航行船舶加注润滑油,打破了外锚地润滑油供应零的历史。

  大船对润滑油要求非常高,100吨燃油就要加1吨润滑油,如果舟山锚地不加润滑油,大船加好燃油,还要到其它补给站加注润滑油,燃油加注配套提升了,下单意愿才会高起来。

  ■ 积极推动供油锚地建设 ■

  对话舟山:你刚才多次提到锚地,能不能介绍一下舟山供油锚地情况?

  张燕:2013年,舟山中燃向市政府提出建设舟山外锚地船用燃料油加注的建议。其间,公司不断加强与市政府互动,持续推进锚地选择、现场调研、供油流程优化等重要工作,并与舟山海关、海事等口岸部门积极沟通,提出了可行性建议,为政府职能部门制定一系列创新政策打下基础。前期确认的外锚地为:马迹山、黄泽山、衢山和虾峙门。

  虾峙门外锚地地理位置优越,比较适合海上供油作业,目前已经成为主要供油锚地。

  对话舟山:舟山海上风浪比较大,台风天也多,供油锚地在供油的时候受天气影响大吗?

  张燕:虾峙门外锚地西北方向有朱家尖、登步岛等岛屿,但东南方向没有岛屿遮挡,当海上风力达到五六级时,船就不能动。如果我们有10个订单,最终只能完成5个。由于气象的原因,在国际保税油加注市场上给人一种印象——在舟山下单成功率很低,舟山港不适合全天候加油。

  通过政府部门等各方努力,多方推进协调,目前舟山在马峙门锚地开了5个锚位。马峙门锚地周围岛屿环绕,抗风等级高,是华东地区避台风最好的锚地。

  市港航和口岸管理局还提供免费引航服务,将船引渡到马峙门锚地,加油后,再引渡出去,让舟山实现加注的全天候、高完成率,为提升订单量打下基础。

  ■ 舟山船用燃料油或迎新机遇 ■

  对话舟山:根据国际海事组织规定,自2020年起强制推行全球船用燃料油硫含量低于0.5%的标准,这对船用燃料油市场将带来什么变化?

  张燕:这意味着全球范围内航行的船舶将使用符合规定的低硫燃料油或液化天然气(LNG)等燃料。

  全球船供油市场由单一燃料进入多元化燃料时代。

  对话舟山:对企业来说,全球“限硫令”会带来什么影响?

  张燕:低硫油有利于减少环境污染,新加坡低硫燃料油炼化能力有限。

  国内炼化企业产能过剩,如果国内的炼化企业能够生产低硫油,有助于产能释放。

  但现在国内炼化企业对生产低硫油的意愿不强烈,主要原因在于企业生产低硫油不能享受出口退税政策,而出口的相关税费占到价格的近一半,高昂的税费让油品企业对生产低硫油止步不前。

  对话舟山:但中国船燃在中国国内已率先实现了低硫油的常态化供应。

  张燕:这仅仅是满足个别客户需求的状态。因为中国已经提前布局,当前的低硫油主要满足一些国际航线到了中国沿海范围内的补给。

  对话舟山:如何抓住“限硫令”这个机遇?

  张燕:呼吁尽快打通低硫油内贸转保税的一般贸易出口通道,利用“限硫令”的机遇期提升舟山在船用船用燃料油业务上的份额、拓展后期海事服务市场。

  如果相关政策能如预期,那么未来舟山的燃料油供应量超过新加坡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