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报道

王赛珠:只要有能力,我会坚持下去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11日 15:31 来源:舟山晚报 作者:记者 何菁

  3年多来,在医院当护工的她,细心照顾非亲非故的“弟弟”

  舟山好人王赛珠:只要有能力,我会坚持下去

  2018年,王赛珠在医院遇到了一位“特殊”的护理对象——阿平。面对病重又无人照顾的阿平,她自告奋勇分文不取照顾他,还认他为“干弟弟”。

  3年多来,在王赛珠的照顾下,阿平的身体越来越稳定,性格也阳光了很多。“只要自己有能力一定会坚持下去,因为他是我弟弟。”王赛珠说。

  遇到王赛珠是最幸运的事

  今年39岁的阿平是不幸的。他是家中独子。 6年前,父亲因渐冻症离世,只剩下年迈的母亲在老家务农。2014年,阿平在工作时突然感到走路不稳,说话口齿不清,开始出现了渐冻症的病症。

  2018年,阿平病情加重,送到医院,被诊断为“脊髓小脑性共济失调”,基本丧失了生活能力。他病情发展很快,从最初的行走困难、言语含糊,到呼吸困难,吃喝拉撒都需要他人照顾。

  “人根本站不稳,不是朝前倒,就是向后倒。身边也没人照顾。”广华医院康复科陪护人员王赛珠回忆第一次见到阿平时候的场景。

  可能是天生的热心肠,王赛珠好奇地向主管医生了解阿平的情况。知道境况后,王赛珠觉得自己的护理对象就在阿平隔壁床,平时贴点力气帮帮忙应该没什么问题,便主动把照顾他的责任承担了下来。

  从那时开始,阿平的吃喝拉撒都成了王赛珠的事。到康复大厅做康复练习,是王赛珠背着阿平去的;上厕所,是她把阿平背到马桶边的;天热,也是她帮着阿平擦身、换洗衣服。

  为了帮阿平尽量恢复语言能力,更是她一有空就在阿平身边陪聊。此时的阿平又是幸运的。

  借钱也要帮“干弟弟”治病

  在王赛珠日复一日的照顾下,阿平的身体越来越稳定,性格也阳光了很多。

  就目前的医学来说,脊髓小脑性共济失调尚无办法根治,要保持现状,阿平的后续治疗得持续跟上。但阿平每月只有800多元的低保费,而治疗费每个月最低也需要2000多元。思来想去,王赛珠有了筹钱为阿平治病的想法。

  王赛珠家境不宽裕,丈夫靠打零工赚钱,儿子每月收入也不高。当她的亲朋好友得知,王赛珠借钱是给非亲非故的人治病时,都觉得不可思议。

  “照顾了这么久,就感觉他就像亲弟弟一样。弟弟有难,我怎么可以放手不管,不帮他一把呢?”王赛珠认准了一定要帮阿平一把。当王赛珠把治疗费交到主治大夫手上时,对方也很吃惊。

  后来,院方了解阿平的经济情况后,同时也被王赛珠的善举所感动,向阿平捐助了5000元。同时,相关媒体对王赛珠的事迹进行报道后,在社会上也引起了关注,阿平也获得了一些社会捐助。

  希望有更多人来关心阿平

  不管王赛珠被安排照顾哪个病人,她都会带着“弟弟”阿平,陪他治疗、开导他、鼓励他,毫无怨言。

  “别人能同时照顾两三个病人,一月有1万多元的收入。”王赛珠说,自己因带着阿平,只能再照顾一个病人,虽然收入少了,但她觉得值。

  为了给阿平补充营养,王赛珠自掏腰包为阿平买鱼、肉、水果、牛奶等,但自己每天却吃着最简单的饭菜。担心阿平吃多了一样的菜会厌,王赛珠偶尔会带自己烧好的菜给他换口味。

  长期操劳过度让王赛珠落下一身的毛病,肩周炎、颈椎病,最严重的是腰椎病。有一次,王赛珠背着阿平去做功能锻炼,一不小心滑倒摔了一跤,把腰椎给摔伤了。她只休息了一个礼拜,又急忙回医院继续照顾阿平。阿平看到也很心疼。

  两人虽不是亲姐弟,却胜似亲姐弟。至今,王赛珠照顾阿平已有3年多,还陪在他身边。王赛珠说,自己也是50多岁的人了,有时候也会觉得力不从心。“但只要我在医院做一天,就管他一天,只要自己有能力一定会坚持下去,也希望能有更多人一起来关心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