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百年路.jpg

建党百年百篇·答

您的位置: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 > 建党百年百篇·答 返回首页

红色印记丨打通便民服务“最后一公里”

2021-06-18 15:31:00 舟山晚报

  探索指尖服务,微信群架起村民连心桥 打通便民服务“最后一公里”

  6月8日下午,蚂蚁岛管委会蚂蚁岛村工作人员李翠芬听到手机上传来熟悉的微信提示音,点开发现是“穿山岙村民群”的消息,她熟练地回复完村民们的疑问。这样的微信群是蚂蚁岛管委会为便民服务做“加法”的缩影。

  目前,蚂蚁岛共有户籍在册人口3985名,常住人口大约2300名,其中老年人约有1400名。随着越来越多居民搬迁出岛,这部分居民的办事就成了一个难题。往返岛上只为办理相关业务,对居民来说显然有些繁琐,为此,蚂蚁岛管委会探索指尖服务,设置“跑小二”,让微信成为“掌上办事厅”,让“跑小二”成为线下代跑员,为便民服务做“加法”,为群众跑腿做“减法”。

  微信群成了村民的“线上办事大厅”

  “蚂蚁岛有营业执照的个体户请于明天来蚂蚁岛便民服务中心进行年报,请务必携带手机、营业执照,执照遗失可携带身份证……”5月27日下午,李翠芬在“穿山岙村民群”发布了以上信息。

  再往上翻,还能看到不少类似的信息,这样的微信群是蚂蚁岛特意推出的指尖服务。

  2018年,蚂蚁岛管委会在当时的5个自然村建立了微信群,村里大部分人家都至少有一人在群里。管委会及村里发布的所有信息就通过微信群传达到每家每户,这个群就是线上信息告知栏,也成了搬迁出岛的居民和家乡联系的窗口。遇到有些老年人不太会使用手机,李翠芬也在每一次发布信息时注明,请转告家里老年人。

  除了起到信息传达的作用外,这个微信群也是村民们的“线上办事大厅”。“医保等业务办理经常需要居民返回户籍所在地办理。”蚂蚁岛管委会便民服务中心主任沃跃静说,“但不少居民已经搬迁出岛,两地往返不易,微信就成了办事大厅。”

  上次,便民服务中心需要对困难家庭进行市民卡采集工作。有些采集对象住在登步、桃花、本岛,甚至是宁波。这些居民就直接通过微信将信息传给李翠芬,免去了来回奔波。

  “涉及到隐私方面的内容,工作人员都会私聊。”沃跃静说,不少居民都和工作人员加了微信,直接把身份证、户口本等信息拍照传过来,工作人员可以查看材料是否齐全,如果齐全的话,直接可以办理相关业务。

  “跑小二”来跑腿,申请人全程不用到现场

  6月7日,沃跃静在系统里完成了一位低保户的临时救助申报信息。从提出申请到上传申报信息,这位住在沈家门的申请人全程不需到现场。

  “这位低保户每年花费的医疗费大概要十万元,父母留在蚂蚁岛,本人在沈家门工作。”沃跃静说,以前,申请人需要自己打印好所有材料,请家里的亲属或父母从码头把资料拿到管委会,盖章审核。

  “现在,申请人直接拍照给我就行了,所有的申请表我都熟。”沃跃静帮忙填完申请表后,又帮忙跑去村里盖章,最后在征得申请人同意的情况下,上门找申请人父母代为签名。整个过程,申请人一趟也没来蚂蚁岛,全程由沃跃静帮忙跑腿。

  这样的“跑小二”代跑腿是蚂蚁岛为便民推出的新举措,所有工作人员都是替民跑腿的“跑小二”,省去了居民往返岛上的折腾。

  有了“跑小二”后,居民申请材料,可以直接向管委会发起申请。“跑小二”审核发现没什么问题,再拿着材料跑到村里帮忙盖章,不需要村民像以往那样先去村里盖章再跑到管委会申请。

  “有些材料我们比较熟悉,传给我们,我们知道该去哪里盖章。”沃跃静说,“各个片区离管委会也比较近,没必要让老百姓多跑两趟,我们自己跑一下就可以了。”

  哪些居民符合救助政策,工作人员都帮忙记着

  去年,我市民政部门推出了一个低保低边政策,这部分人群的门诊医疗费超出一定额度后,还可以申请额外的救助。当接到这一通知时,沃跃静就在脑海里大概排查了一下岛上符合条件的居民。

  之所以进行这样的脑内排查,沃跃静是生怕申请人因为自身不了解政策而漏下了相关的补助。

  这样的担忧不是毫无理由的。目前岛上有37户低保家庭,大概只有五六户人家会使用智能手机。“有些低保户家庭,要么是年纪大的,要么有些智力残疾,对这种和他们息息相关的政策也不太了解。”沃跃静说,这类人群就需要工作人员帮忙留心。

  平时工作人员上门走访时,总会多问几句家里的情况。“再加上我们岛上地方小,消息都会传开来,谁家有人生病了之类的消息,大家聊天时都会讲起来。”

  走得多了,工作人员对岛上这些人家的基本情况也就了解了。这个人平时吃的药比较多,那个人今年住过院,这些事情都记在了脑海里。等到有相关补助政策下来时,申请人自己还不清楚,工作人员就先替他想到了,告诉他有相关政策,可以去拉一下医疗清单。“这类信息还是靠工作人员主动发现得比较多。”沃跃静说。

  生活琐事,老年人都愿意“麻烦”工作人员

  包括沃跃静在内,蚂蚁岛便民服务中心窗口有三个工作人员本身就是蚂蚁岛人。作为土生土长的蚂蚁岛人,对本地情况的了如指掌让她们开展工作方便了很多。

  凭着这个身份,岛上的居民对她们也有了一层天然的信任,不管有什么事,居民们都愿意找工作人员。

  今年过年时,有位申请人的低保证办下来了,并送到了蚂蚁岛管委会。工作人员就和对方约定好时间,等到去本岛办事的时候顺便送上门。上门时,工作人员也不忘“多嘴”几句,向申请人宣传相关政策,告诉他低保户的水电煤都是可以优惠的,还叮嘱他把每次就医的发票都保存下来,到时候,工作人员会帮忙审核哪些可以报销。

  还有一次,有位申请人可以申请一笔额外的救助款项,但申请工作需要在浙里办APP上完成。得知申请人无法完成操作,工作人员特意跑到沈家门,上门服务,帮助申请人完成了相关操作。

  “搬迁出岛的居民主要是政务服务方面的需求,居住在蚂蚁岛的老年人需求就更多样了。”沃跃静说。便民服务中心就成了生活琐事解决的驿站,闭路电视不会出画面了,手机哪里有问题了,老年人都会找上门。

  下班了,在便民服务中心没找到人,老人们也会打电话,甚至是找上门。“蚂蚁岛就这么大,大家都知道住在哪里。”沃跃静笑着说。

  前阵子,舟惠保上线,居民们在微信群得知消息后,上门找工作人员帮忙办理。在他们看来,通过电话找子女反而不便,宁愿来“麻烦”这些工作人员。这样的“麻烦”在沃跃静看来是种好事,是对自己和同事们工作的最好认可。

作者:记者 张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