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百年路.jpg

建党百年百篇·访

您的位置: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 > 建党百年百篇·访 返回首页

追光·沿着红色足迹出发丨探访“海上狼牙山之战”发生地

2021-04-21 10:23:00 舟山日报

  从一口传奇木柜到大鱼山新传奇——探访“海上狼牙山之战”发生地


芦月仙家中曾躲藏过战士的木柜

  在大鱼山战斗纪念馆陈列着一幅老照片。照片中,一位渔村妇女掀开一口大木柜的盖子,似乎在介绍着什么。她是谁?这口大木柜有何来历?

  本月初,记者在岱山板井潭渔山新村见到了那幅照片上的主人公,现年85岁的老婆婆芦月仙。

  老人还记得这幅照片,那是多年前有人在大鱼山采访战斗遗迹时在她家老房子里拍摄的,它竟然与77年前那场著名的“海上狼牙山之战”大鱼山血战有关。

  “很可惜,搬家的时候没把这口柜子一起带来。”对此,她不无遗憾。

  一口木柜会有怎样的故事?“追光·沿着红色足迹出发”大型融媒体新闻行动采访组来到大鱼山岛,探访大鱼山血战发生地,寻找革命前辈的红色印记。

  一口柜子救了两位新四军战士

  1944年8月21日,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海防大队一中队76人奉命进驻大鱼山岛开展抗日活动。因土匪告密,8月25日(农历七月初七)早晨,敌人出动100余日寇和400名伪军,两架飞机、多艘木船、登陆艇和一艘大型战舰,对大鱼山岛实施包围。防守的新四军战士在岛上制高点大岙岗以及附近两座山头大旗岗、湖庄头布设防御阵地,打了一场7小时的惨烈血战。

  “三五支队(海防大队)在大鱼山打仗的时候,我才8岁。只记得那天一家老小躲在家里一张桌子底下,全身发抖,不敢出声。”芦月仙老人对当年的战斗记忆并不清晰。她的娘家在湖庄头,旁边的山头上就是阵地。“大半天,我只听见天上飞机嗡嗡响,子弹咻咻飞,吓得哭都不敢哭。”

  成年后,芦月仙嫁给了岛上小西洋(岙)的徐阿宰,在婆家,她第一次见到了这口颇具传奇色彩的柜子。

  “听我婆婆夏杏花说,就是这口柜子,救了两个抗日战士的命。”芦月仙回忆着婆婆说的那桩事:当时,海防大队布置在大岙岗上的主阵地失陷,几个幸存的战士弹尽援绝,被日军俘虏后驱赶着往山下走。山路难行,队伍拉得挺长。前面有两个被俘的战士路过夏杏花家门前,便说要讨口水喝。

  “我婆婆过去在乡里当接生婆,胆子大,为人也爽直。这两个战士战前在她家住过几晚,面熟。她发现日本鬼子还离得远,就冒险把这两人拉进屋里,指着藏粮食的大木柜让他们赶紧躲进去。”芦月仙说,“我婆婆后来说起这事,一直感叹这些战士的好。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候,他们还是推辞,怕被鬼子发现后连累了老百姓。”

  后来,这一批30来个被俘的战士被押上敌人战舰,除了李金根跳海逃生外,均被日寇血腥屠杀。夏杏花救下的这两人,最终逃出生天。

大鱼山战斗战场遗址——大岙岗

  “那些士兵盛了饭给我们吃”

  在历时7小时的大鱼山血战中,76名新四军战士面对突袭而来、八倍于己的敌人,奋勇拼杀,毙伤敌80余人。最终有43名战士牺牲,30来个被俘,余下的战士在岛民掩护下重新归队。

  大鱼山孤悬海外,岛民困苦,为何有如此多的民众会在危急时刻,甘冒生命危险掩护抗日战士?

  “因为这些战士是好人。”芦月仙用最朴素的认知解答了这个问题。“我老伴徐阿宰在世的时候,常常说起三五支队的人和事,因为有几个战士战前在他家住过3天。”

  住在徐阿宰家的,是海防大队一中队指导员严洪珠和5名战士。“我老伴说起,他们就在堂屋里打地铺。战士们一来,就给他家水缸挑满水,还有人去山上砍柴送来。我婆婆见他们吃饭没菜,就端出泥螺、海蜇和咸鱼给他们下饭。他们吃了之后非要照价付钱,真是从没见过有这么好的军队。”芦月仙说起这些,颇为感慨。

  “他们是真的好人,确实是人民的军队。”现年88岁的周良红在那场血战爆发时已经记事,“阿拉大鱼山人,之前确实没怎么见过军队,长期都是受岛上土匪欺压。我家在老厂基,三五支队就是从那里上岛的,之后也集中在那边训练。”让周大爷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些士兵不但没有像旧时代兵匪一般抢夺欺压民众,甚至还给岛上穷苦百姓送粮食。“我们那些小孩子,一年饿到头,只有番薯干充饥。见那些当兵的有饭吃,就去远远偷看。那些士兵没有赶我们走,反而盛了饭给我们吃。”

  虽然双方只是接触了短短几天,但大鱼山的老百姓把这支队伍记了一辈子,还一代代往下传。每年清明节和七夕节(血战爆发的日子),当地很多百姓就会自发去烈士墓前祭奠。

当年战斗地大岙岗原址上,浙石化4000万吨炼化一体化二期正加紧建设中。 摄影 记者 沈磊

  战斗发生地崛起“超级工厂”

  2005年,是抗战胜利60周年。记者曾经踏访大鱼山寻找那场血战的印记。从岱山高亭码头乘坐小小的“渔山渡”驶过灰鳖洋,整整两个小时的海程,即使无风浪也颇为颠簸。

  大鱼山其实不大,由一列东西走向的山峰构成,状如大鱼背鳍。山头不高,没有嶙峋怪石,连树木都很矮小。当时的大鱼山,在渔业资源衰退后已颇为萧条,岛上居民大量迁往外地,常住人口不到1000,人均年收入仅4000来元。由于远离大陆和本岛,基础设施差,时常面临缺水缺电的困境。

  16年后,记者再次造访大鱼山。采访车驶过岱西的鱼山大桥,十几分钟就跨过了灰鳖洋。眼前的景象让人惊奇,状如鱼鳍的那列山峰已然消失,化为一片广阔平地,昔日满眼的灌木丛被钢铁森林取代。宽阔的新时代大道上,车流汹涌。数万工人在这片土地上热火朝天地忙碌:一座座大型石油炼化设施拔地而起;原油、石化产品运输码头一字排开,大型货轮往来不息……“超级工厂”令人震撼。发生过战斗的大岙岗、打旗岗和湖庄头都不见了,原址上,浙石化二期项目建设正在紧锣密鼓推进中,计划年内投产。

  近五年来,大鱼山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国内炼化装置中单体规模最大,国内一次性投资建设规模最大的石化产业单体项目,2020年全年累计加工原油2306万吨、实现产值747.85亿元。它的出现,改变了多种关键石化产品的话语权为国外厂商掌握的状况。

  不变的,是那座大鱼山革命烈士纪念碑。2017年,它被迁移至岛上新世纪大道旁的山坡上,这里能够俯瞰岛上大部分区域。旁边新建了纪念馆,展示大鱼山血战的史迹。时近清明节,纪念碑旁堆着簇簇菊花,那是岛上的建设者们献的。

  2015年,大鱼山917户居民整体外迁。有一部分安居高亭渔山新村,这个占地4.2万平方米的居民小区,28幢居民楼错落有致,环境整洁。

  芦月仙婆婆年纪大了,但精神矍铄。虽独自生活,房子却打理得井井有条。“儿女都在高亭,离得不算远,照顾我其实也方便,只是我一个人住习惯了。现在我生活有保障,一个月2000多元的养老金足够用了。”老婆婆一路走着、说着,不时和相熟的大鱼山乡邻们打着招呼。

  当年,在大鱼山,共产党人为了“再造新天地”的信念不惜流血牺牲;77年后的大鱼山,正再造新天地,续写新传奇。

作者:记者 钟传宏 刘浩 俞浙前 通讯员 王俊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