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改革开放40年

亲历舟山改革开放40年丨我与普陀佛茶的40年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0日 15:49 来源:舟山晚报 作者:林文平;陈桂珍

  我的人生,因茶而行,与茶相伴。1979年底,我从浙江供销学校茶叶专业毕业,分配到桃花供销社,成为茶叶收购站的专业评茶员。从此,便与普陀佛茶结下因缘。

  评茶员生涯

  刚到桃花供销社时,我还是个20岁不到的小伙子,看到满山遍野的茶树碧绿青翠,一枝一叶的嫩芽,历经雨露阳光,日月精华,从种植、采摘、杀青制作到冲泡,十几道工序方成一盏饮,那种奇异的感觉,令人莫名心醉。

  供销社收购站当时承担着桃花地区近一千亩茶园的毛茶收购任务,我们评茶员就是审评毛茶,程序是这样的:茶农将鲜叶采摘下来,晚上进行初加工,第二天上午毛茶卖给供销社。毛茶也叫炒青,由供销社统一收购,也就是统一定收,然后调拨给当时的土产公司芦花茶厂进行精加工,然后将茶叶成品卖给当时的省茶叶公司。

  毛茶审评工作是一项政策性、技术性和专业性都很强的工作,因为茶叶评审一头连着茶农的收益,一头连着企业的盈利水平,所以对评茶员的政治素养和业务水平都有着相当高的要求。 20多岁的小后生是最喜欢睡懒觉的,但为了提高自己的业务技术水平,我每天都要在早上5点半起床,揉揉惺忪的睡眼,爬上海拔400多米高的桃花对峙山(当时的茅山林场),现场查看茶农采摘的鲜叶质量,下午和晚上又要到村里的茶叶初制厂进行现场指导,这样才能使第二天收购来的茶叶确保质量。

  评茶技艺永无止境,来不得半点马虎,是什么级别的茶就是什么级别的价,我自觉做到公平公正,绝不弄虚作假,以次充好,也不短斤缺两,坑害茶农。评茶多年,我与茶农结下了深厚友谊,现在都成了几十年的老朋友。

  碧螺春工艺

  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试制普陀佛茶。记得当时有两处地方参与佛茶的试制,一处在普陀山林场,一处在桃花茅山林场。本人有幸参与了在桃花公社茅山林场长达几年的普陀佛茶挖掘和试制工作。

  当时县农林局邀请了江苏苏州碧螺春工艺的制茶师傅,经过反复磋商研究,确定普陀佛茶参照苏州碧螺春加工工艺,条素纹为似螺非螺、似眉非眉的工艺流程。经过长达四五年的反复试制,终于在1984年得到回报,我们试制的普陀佛茶当年参加浙江省十大名茶评比,荣获第8名。1986年又荣获浙江省“新优名特产品”金鹰奖。

  当年我们试制人员一共5人,由县农林局林业股长带队,在生产期间长期住在海拔400米的茅山林场的山上,山上没有浴室,没有自来水,没有煤气灶,晚上没有电灯照明,加上山上的青草蚊子,咬得我们腿上手臂上个个都有大包。

  我们每天早上5点起床,向茶农指导佛茶鲜叶的采摘标准,中午进行鲜叶分级挑选,下午进行佛茶加工,一直忙到深夜12点左右。

  佛茶加工都是手工炒制,一人一口锅,在锅温120摄氏度的情况下,试制人员没有任何防护装备要进行鲜叶杀青、揉捻等工作。几锅下来,大多数试制人员由于操作不当,手面烫伤,形成水疱。好在条件虽然艰苦,但终于取得了丰硕的成果。1986年至1987年期间,普陀佛茶标准初制定型,普陀佛茶的区域品牌逐渐打响,为今后普陀佛茶走向商品化奠定了坚实基础。

  产业化发展

  随着普陀佛茶基地规模逐渐扩大,知名度提高,普陀佛茶产业化商品化的时机已经成熟。1987年1月,我调入普陀特产公司,专门从事普陀佛茶技术指导工作,这也是普陀佛茶成熟的发展阶段。

  1996年普陀特产公司签约六横大岙茶场,由此普陀佛茶正式走上了基地化、规模化、产品化之路。

  1999年特产公司在朱家尖租赁了庙跟村、老佃房村350亩茶园,在朱家尖建造了有机茶加工厂。这是全市第一家集茶叶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茶叶企业。本人有幸出任茶厂的第一任厂长。当时的中心工作是集中于佛茶标准化制定、标准化生产、标准化加工的三标工作。

  经过几年努力,普陀佛茶商品化初具雏形,在此期间,普陀佛茶产品多次在国内外获奖,其中1988年获中华文化名茶银奖,2001年获“中茶杯”二等奖,1999-2002年连续四届获国际名茶金奖,2001年获中国浙江国际农业博览会金奖等等。普陀佛茶的区域品牌、知名度大幅度提高。

  2004年,公司从展茅租用700亩茶园扩大产能规模,从此公司进入快速发展时期,也从这年开始,普陀佛茶出口到美国和欧盟等地。

  佛茶文化节

  1985年,普陀佛茶基地只有100亩左右,产量几百公斤,产值不到十万元;2014年到了顶峰,全区佛茶基地有4448亩,产量12余吨,产值1200余万元,茶叶注册企业数十家。

  普陀佛茶产业形成了一定的规模。

  从2006年开始举办佛茶文化节,到今年已经举办10届。普陀佛茶文化节以节庆的方式将当地传统茶产业和佛教文化进行整合开发,促进普陀佛茶品牌的形成,茶企、茶农都得到了实惠。

  近40年的茶叶职业生涯,我一路见证了普陀佛茶的成长和发展。我作为茶叶工作的中生代,一方面要把老一辈茶人的敬业精神传承给后人,把普陀佛茶作为文化遗产传承下去,另一方面,要为普陀佛茶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