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热点追踪报道 > 加快建设浙江舟山群岛新区 > 海洋文化
迁徙与展复
( 2011年07月26日 17:15 )

 

  举世罕见的两次人口大迁徙,惊心动魄的展复、建城、筑塘、挖河、兴学……

  黄大来、陈世凯、周圣化、缪燧,四位循吏开创了1686年后舟山灿烂文明

康熙定海城地图

  清朝初年,舟山是最早迁民入内地的沿海地区

  海岛迁徙史还少有人研究,但舟山两次人口大迁徙为地方史上罕见却是不争的事实。

  这两次大迁徙,一次发生在明洪武十九年(1386),征南将军汤和经略海上,以悬居海岛、易生寇盗为由,奏请遣徙昌国各岛居民入内地。紫微人王国祚冒死赴京“告御状”,才准留舟山岛居民547户8805人,其余46岛居民1.3万余户、3.4万余人皆迁徙到浙东、浙西各州县及安徽凤阳县。这暂且不作细说。

  另一次在清顺治十三年(1656)八月,清廷厉行海禁,把留居舟山岛的居民和驱迁后陆续潜回各岛的居民悉数遣徙。十八年(1661),又驱迁潜回居民1118户、5220人。

  这次海禁政策比前次更加严厉,但也有着一个过程。

  顺治十三年六月颁布的禁海令,还只是规定“严禁商民船只,私自出海,有将一切粮食货物等项,与逆贼贸易者,或地方官查出,或被人告发,即将贸易之人,不论官民,俱行奏闻正法,货物入官”。这时,沿海其他地方尚未迁徙人口,一直到顺治十八年迁海令下达,福建、浙江、广东、江南、山东、北直六省才尽迁居民入内。而山东的宁海州之黄岛等二十岛及蓬莱县之海丰岛,直到康熙二年,才由山东总督祖泽溥向朝廷报告“暂移其民于内地”。

  舟山是当时全国最早迁民入内地的地区,也是政策执行最严厉的地方。

  午前徙者为民,午后徙者为军。犯禁者一律处斩

  大迁徙的成因,与当时的时政大局有关。正因如此,对于迁徙前后种种悲惨之景象,史料记载不多。但从这不多的记载中,我们还是能够窥见当时的一些情景:“令下即日,挈妻负子载道路,处于居室,放火焚烧,片石不留,民死过半,枕藉道涂。即一二能至内地者,俱无儋石之粮,饿殍已在眼前。 ”迁徙后,“断垣遗址,髑髅枯骨,隐现其间。乡村日墟,惟存瓦砾。盐场日漏,化为沮洳;水绝桥梁,深历浅揭,行者病之。其山皆丛莽黑菁,豺虎伏焉。田多膏腴,沟塍久废,一望汙莱,良可惜也……”(王澐《漫游纪略》)。

  其实,就是迁徙,如果善后措施得力,也不至于如此凄惨。为何会这样?施琅《靖海纪事》载:“朝命甫下,奉者过于严峻,勒期仅三日,远者未及知,近者知而未信。逾二日,逐骑即至,一时跄踉,富人尽弃其资,贫人夫荷釜,妻襁儿,携斗米,挟束稿,望门依栖。 ”也就是说,限期迁移的时间只有三天,距离远的人根本来不及知道消息,距离近的人就算知道了消息,也不相信。过了两天,军队骑兵就到,于是富人抛弃所有财物,贫穷的人拿着锅子带着妻子儿女,流离失所。

  执行者又为何“过于严峻”?这与严厉的政策有关。顺治十三年的禁海令就规定:“本犯家产,尽给告发之人,其该管地方文武百官,不行盘诘擒缉,皆革职,从重治罪。地方保甲,通同容隐,不行举首,皆论死。 ”待到迁海令下达,政策就更为严厉。直到康熙十一年,仍规定:“凡官员兵民私自出海贸易,及迁移海岛,盖房居住,耕种田地者,皆拿问治罪。该管州县知情同谋者,革职治罪;如不知情,革职永不叙用。该管道府各降三级调用;总督统辖文武,降二级留任;巡抚不管兵马,降一级留任。 ”(《大清会典事例》)

  这种情形下,谁又敢掉以轻心呢?那只能是愈严峻愈保险?于是,顺治十三年的那次迁徙,舟山人是“午前徙者为民,午后徙者为军。犯禁者一律处斩,犯人家产全部赏给告发者,犯人所在地文武官员一律革职,地方保甲不先告发的一律处死”。白泉镇《蒋氏宗谱》留下一段难得的记载:“定邑遣民,蒋氏族众各人逃难。顺治十三年十二月,元贵母子相号泣,清军见元贵童年伶俐,遂带至旗下撤走。其母傅氏呼天抢地哭泣,追赶至定邑南门码头,见元贵已下船,招之不得,百计莫施,当即投海身亡。”

  回迁者多数已贫穷潦倒,约八成人以垦荒为生

  不难想像,在中国这样一个自古以来就安土重迁的农业国度,让人们放弃祖祖辈辈的生存之地,久客他乡,“一旦物化,而滞魄无依,历年即远,子孙莫知其所,良可悼叹。”况且,舟山春秋时就种植水稻,唐代就成为重要海盐产区,宋代渔业已形成鱼汛,若不是迁徙,居民原是可以安居乐业的。因此,这种强制性迁徙,与心甘所愿、出于改变自身境况的迁移不同,其精神上的流离失所、无依无靠,是极其痛苦的。

  因而,尽管严禁,仍有人违禁潜回。《金塘镇志》载,康熙二十年(1681),镇海籍人士陆文韬违禁迁居大浦老碶头。这时离朝廷颁“展复令”尚有两年,离复置金塘乡尚有七年。陆文韬不会是违禁第一人,违禁者更不会是陆文韬一人。距此更早,定海有“康熙四年七月初五,飓风拔树,淫雨淹禾”的记载,如无偷渡而来之人,又怎么会有稻禾?

  清政府平定台湾并设置台湾府后,展复的时机成熟了,于是有了一系列的变故:康熙二十二年(1683)十月颁“展复令”,次年展复富都乡,召民开垦,并建舟山镇。二十五年(1686)五月,舟山镇总兵黄大来与巡抚张鹏翮联名奏请设县。康熙批曰:“从大臣请,开复舟山”,尽管答应了,但还是不放心,特别嘱咐“设县治与营员内外抚绥弹压” 。次年又以“山名为舟,则动而不静”为名,诏改“舟山”为“定海山”。

  对于那个奏请设县的黄大来,回乡的百姓感恩戴德。黄行伍出身,不识字,却颇为胆识,他是在原定海县知县郝良桐曾奏请复舟山为县治但不见皇帝答复的情况下再次上书的。二十九年(1690)黄病逝,在他死的前一天夜里,“有大星陨海,声若雷轰。死之日,兵民无不痛惜。 ”未几,朝廷追认黄大来为太保,百姓便在城南门大街建太保庙祀奠,清朝一代一直香火未断。

  回迁者多数已贫穷潦倒,约八成人以垦荒为生,其余为捕鱼、煮盐、做手艺和小商贩,但这些人有些却是原先的定海英贤。如回迁后居西乡紫微岙的韩氏世应、世增、世伦、世茂,实属前朝名宦之后,迁徙前“始居于城中花园底”。

在缪燧年代,照像术尚未发明,我们无法重现当年筑塘的情景,但其艰难困苦,肯定超过乔治·厄尼斯特·莫理循 (George Ernest Morrison 1862-1920)所摄下的晚清治水工地场面。

  陈世凯抱病疾行千里奏请筑城,叩阙觐见次日就撒手而去,此事感动了康熙

  此时展复大业的首要之事是筑城。明万历十三年(1585)参将张可大所筑的舟山城,经百年风雨至舟山展复时已破坏无遗。由于没有城堡建筑,回迁者散居各处,难以安居。

  筑定海城的奏折是浙江提督陈世凯抱病疾行千里,上京呈报朝廷的。他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十二月初三叩阙觐见康熙,康熙见他气喘甚急,就跟近侍诸臣言说,这个人病势甚危,但近侍诸臣都说无妨。想不到陈世凯第二天就病故了,康熙叹道,此归果殁矣,甚可伤悼!多少有点埋怨近侍诸臣的意思。十六日辰时,康熙帝驾御乾清门听政,大学士伊桑阿等内阁官员以折本请旨,说陈世凯请求采取募捐集资的办法建造定海城,工部商议后觉得不可行。可康熙不但批准了陈世凯所奏,还传旨拨皇银建造。

  陈世凯,字赞伯,湖广恩施人,是一勇敢善战的武将,军中呼为陈铁头,康熙二十三年任浙江提督。从二十三年到二十八年,不知他来过定海几趟,致使他与定海结下如此之深的感情,抱病亲递折子。如今能从史书上看到的只有一个记载,康熙二十六年四月,他及同乡屠粹忠为法雨寺请来了一个住持,这一年法雨寺建起了藏经阁、东禅堂、三圣堂、官厅、三生堂、印寮,翌年又建起智食楼、教诫楼。那时普陀山百废待兴,倘没有浙江总督的支持,是很难如此大兴土木的。这一趟进京奏请建定海城,更不是一件易事。康熙平定三藩之乱和台湾之后,由于国库财力紧张,动支皇银建城的只下过一次谕旨,那就是康熙二十五年批准福建总督王国安奏请在台湾建城,连修河南开封府城、直隶通州城都是靠捐纳,颁旨动支正项钱粮建定海城是第二次。而且新城规模循旧址建筑,计周长一千二百十六丈,高一丈,址广一丈五尺。罗月城四座,城身四十八丈许。雉堞一千二百八十,高四尺。设东南西北四门,门上各建飞楼一座,又建窠铺三十八座,分布四门。城南设水门一座,门外围绕城濠。这些都与明万历十三年的舟山城规制基本相同,共动支正项钱粮三万一千二百八十两。康熙还将宁波府知府张星耀、同知钱为青,定海县知县周圣化,镇海、慈溪、象山诸县县丞、典史、巡检等,分别授为建城的总裁、监造、承造、管工各官,真可谓是重视到了极点。

  康熙感到“定海地方关系紧要,捐纳非善事”,但同时也被陈世凯感动了。这叩阙觐见次日就撒手而去的一幕令他难以忘怀。陈世凯抵京后,向康熙派来探病的大臣说,病剧矣!圣恩深厚,无能仰报。他叫人从床上扶起,行三跪九叩头之礼向皇帝谢恩。甚至觐见康熙那一天,那些大臣说他的病无妨的话都有可能是他暗中托付的。他把所有的戏都做足了,为的是这一趟抱病赴京之行没有白来。

  一段舟山展复史,留下了一个个坚韧不拔的身影

  定海城是康熙二十九年(1690)四月十六日动工的,十六个月后,城竣工了,从此定海居民就能安居乐业了。

  筑城后,知县周圣化捐资修筑小碶里岙海塘77丈,发动百姓修筑东港、大柯梅、小柯梅、大支、竹桥里、北蝉等海塘6条,还开垦农田。此后周圣化在定海又当了三年知县。康熙三十四年,他升为陕西秦州知州。离任时,定海百姓遮道攀辕挽留。周圣化是康熙二十八年底来定海上任知县的,初到时,城池残破,没有县署,百姓住的皆是草屋,常罹火灾,他就捐俸建起县署,又劝同僚捐钱帮百姓换茅草为瓦爿。他也是一位好官。

  继任者叫缪燧。缪燧字雯曜,号蓉浦,清康熙十七年以贡生先任山东沂水县令。定海知县一职,他当了22年,这在地方官三年一调任成为吏制的清朝,是非常罕见的。

  和陈世凯、周圣化一样,缪燧对定海的展复也立下功劳。他的功绩主要是修水利和兴学校。当时定海乡设4乡、13图、154岙,重大灾害大都来自海上,一旦遇到大风潮天气,海水溢陆地数十里,毁船,毁田,毁屋,溺死人无数。缪燧很有眼光地将治县方略的首要定为筑塘,发动民众修筑海塘23条,长13173丈。

  至今仍有不少故事在民间流传,如说缪燧经常穿土布衣、草鞋,到工地劳动;修筑大展海塘时,与民众同吃、同住、同劳动达十余天,后来人们把这条海塘称为“缪公塘”;修筑榭浦海塘时,他不知干了多少天,后来他的腿扭伤,人们才知道他是县老爷,故又称他为“筑塘老爷”。

  这些传说应该说是真实的,并非是后人美化。不过,缪燧以知县之身,去干普通劳力之事,其用意不仅仅是体察民苦,更不是为了增加一名劳动力。因为在他任内,不仅修筑了23条海塘,还造了不少碶闸,挖了几十条河,掘了几百眼水井,造了万余亩良田,如此浩大工程,在没有任何机械工具的清朝,要全凭人工劳作而成,其艰辛困苦不难想像。因此这二十二年间,劳役一定很繁重,史说他“役虽繁而民不受扰”不全是实话,但缪燧的聪明是除了废除苛捐杂税休养生息外,还能以自己的身体力行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

  筑塘对定海的展复大业可谓举足轻重。仅白泉一地,康熙二十七年至四十七年所筑的海塘就有竹桥里塘、柯梅塘、字金塘、大支塘、小支塘、唐家岙塘等七八条,今日白泉北半部港湾的海积平原,大部分是那时候围涂造田的功绩。

  缪燧的另一大功绩是兴学。缪燧初来定海时曾感叹:“子弟十三四以上皆樵牧,不知诵读为何事。”为振兴文教,缪燧率先捐俸重修学宫,设立义学,并延请鄞、慈等邑名士来定海教导。当时定海人由于久不习教,多安于庸陋,不思进取,对于缪燧的劝学号召,竟无一人响应。针对这一情形,缪燧“乃私籍里中子弟姓名无论秀朴,掖之读书。若勾摄然至,则如获珍奇,虽质驽钝不敢厌薄鄙弃。”自此,学风渐兴,“岁科两试,每试得六七人。十余年来,朴者秀、漓者淳,与他邑占籍之士并驾齐驱,而就学者益多。”

  缪燧任知县的二十二年,正是定海百废待举之期。除筑塘兴学之外,史料还记载:“三十六年时疫流行,设药局请良医施诊,孤独者派人送药,贫者不收药费。时境内多海盗,结巢荒岛,劫掠民船。燧巡视海上,探明巢穴,亲率水军搜捕,惩其首恶,不罚胁从……燧任内体恤黎民,奖善罚恶,诸如代民赎身,助人成婚,诲人子改过等,百姓皆尊而亲之,称为外公。 ”

  康熙五十一年,已是缪燧在定海知县任上的第18个年头。这一年,生员黄灏等以缪燧治县利民的功德,在义学后河的南明相国张肯堂府邸雪交亭旧址建缪公生祠,但缪燧坚辞不受,令将功德祠改建书院。士民遵令以缪燧之号命名为“蓉浦书院”。

  缪燧死时,仍惦记着定海展复大业。史载,“五十四年……(缪燧)升宁波海防总捕同知,兼定海、勤、慈溪、镇海四知县,不久升杭州同知,末就职。五十五年初,康熙帝召见,燧卧病未行,是年三月初三逝于镇海任所,临终不谈私事,只交代定海县事及义学田亩。”

  定海百姓闻燧逝世,坚请留葬,礼部批示:“遗骸归葬故里,定海建衣冠冢。”五十六年十一月,衣冠冢成,巡抚余元梦书“其人如在”墓碑。

  黄大来、陈世凯、周圣化、缪燧,四位循吏开创了1686年后舟山灿烂文明。一段舟山展复史,留下了他们坚韧不拔的身影。


  舟山日报 上一篇 | 下一篇
行进新区
更多>>>
· 省人大来我市督查调研有关工作 厉志海孙景淼出席座谈会
· 孙景淼调研朱家尖水系规划治理 综合利用水资源
· “中华泰山号”邮轮满载886名游客赴台游
· 世界海岛旅游大会怎么办?你来出出主意
· 孙景淼率团到广东海南考察学习旅游、城建工作和航空产业发展
· 我市3项成果获2014年度省科学技术奖
· 围绕“一带一路”国家战略 引领远洋渔业转型升级
· 舟山“水上飞机”正式开启营运 民航华东局准了
第三只眼
更多>>>
· 新理念 新目标 新征程
· 当他跪在地上时,我们被什么所打动
· 民意代表给部门打分值得提倡
· 真正的友情提醒,是开车不喝酒
· 方言的传承需要多种载体
· 医保定点药店靠谱吗
· 警示效应也要最大化
· 让招工新常态为经济新常态注入正能量


关于舟山网(大海网)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网站制作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 2011.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