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热点追踪报道 > 加快建设浙江舟山群岛新区 > 海洋文化
定海南门外的故事
( 2012年11月13日 15:56 )

  顾名思义,南门外在定海南城门之外。它北自南珍桥,南至半路亭,介于环城东路和环城西路之间,方圆约一里,旧称南郊。

  六十年前,南门外有座小山、一条清澈的河和一片绿油油的田野,少量的房屋分布在黄泥路的两边。

  壹. 舟山曾是个航船埠头

  先辈告诉我,定海城是从泥涂里长出来的,最早的碶门在王家碶,后退至状元桥、周家塘、泥城,陆地一点一点向大海伸展。

  在南门外还是一片海的时候,距城东南半里的小山曾名“舟山”。舟山是个航船埠头,小岛人购物、出外走亲访友、做生意都要到“舟山”,或乘船中转,于是舟山名扬四海,以致成为当今的市名。八百年前的地图上,陆地已与关山(东岳山)相连,“舟山”已改名为“观山”,那是因为宋人在舟山南麓建了道隆观,乡人称其为道隆山, 山上还建有塔院。是时,早已完成船埠头历史使命的观山,成为定海城的一个风景点,常有文人上山观光吟诗。明时倭寇汪直弃舟投降, 观山上建起了受降亭, 又让后人增添了思古感怀的内涵。

  观山近城, 城中死人就近埋葬, 小山渐沦为义冢地,埋葬多小棺材,世世代代的坟墓重重叠叠,如牡蛎附着在礁石上, 夜幕笼罩,时有鬼火滚地。康熙年间,道隆观变为“太保庙”。同治十三年,绅士在太保庙旁助建体仁局,暂厝仕商灵柩。大人们好讲鬼故事,吓得小孩们毛骨悚然。直至成年, 夜间, 我看电影回家, 路过太保庙弄口和道隆山路口时, 就会加快脚步, 更不敢扭头张望。解放后, 驻军削平山头,建造营房、宿舍;太保庙变成粮仓。上世纪70年代,太保庙粮仓拆建为粮食局职工宿舍楼。 80年代, 拆体仁局建部队宿舍楼。如今道隆山路更名为东海东路, 沿路商厦连片,日夜车水马龙,根本没有了山的影子, 仅留下“道隆山弄”这个地名让人追忆。

  贰. 母亲河曾经的倩影

  南门外有条河,一二十米宽,北接水门濠河,逶迤南流, 我曾称之为“母亲河”。母亲河原是条舟山本岛上最大的江浦。在1225年宋宝庆年间绘制的第一张县治全境图上,她似一柄宝剑从南端海口直插城内,涨潮时海水直达监桥(状元桥),浦内商船、渔舟往来频频(南珍菜场奠基时,曾挖出过船板、船桅)。大自然的造化使江浦越淤越浅,承担不了港口重任。宋嘉定十六年(1223)年,在关山西麓设舟山渡, 南门外大浦渐渐被废弃。历经几百年的围海造田, 大浦变成内河, 而且按照人们的意志西折入海。千百年来,这条河默默承担着交通、灌溉、饮用、洗涤、泄洪排涝的重任,母亲般哺育着两岸生灵。人们敬重她,感恩她,给予她崇高的评价,不论《康熙定海厅志》还是民国《定海县志》的县治全境图,都对她作了醒目精细的描绘。

  上世纪50年代,定海城出现客运汽车。以后的几十年里,陆上交通迅猛发展,机动车辆充斥街头,内河运输时代宣告结束。 60年代,定海建起了自来水厂,老百姓用清洁卫生的自来水煮饭洗衣,后两岸大量农田开发建设,使母亲河失去了饮用、洗涤、灌溉作用。人们将生活污水、工业废水都排到河里,母亲河严重中毒,通体发黑,最后腐烂。她似一条死去的大黑蟒,又丑又臭,影响观瞻,而终于被世人嫌弃。在1987年的南珍菜场拓建中,她变成了下水道,永远地被埋在了地下,现今的定海地图上没有了她的倩影。

  叁. 南门外大街曾经兴盛

  先人用双足沿着大浦踏出了一条从南城门至海口的路,命名为“南门外大街”。至上世纪30年代,南门外大街仍是条两块石板宽的小路,东头的晾衣竿可搁到西头,两辆黄包车不能交回,只能作走人、挑担、行轿之用。传说,1935年,定海电灯公司更换大型发电机,飞轮直径二三米,重量上吨。是时,搬运靠人力,在狭窄的道路上搬运庞然大物,扛也不是,推也不是。最后搬运工人们边撬边拉,日行咫尺,足足花了一个月时间,才把飞轮运到道隆山电灯公司。抗战时期,日军修筑军用公路,拆除了南门外大街西侧民居,拓宽为5米宽的黄泥结石路,汽车直达港口、飞机场。

  晚清始,道头港靠泊船只增加,人流物流兴旺,南来北往必经之路的南门外大街渐渐有了人气。富商名绅选址南门外建造家园,如沈家、赵家、孙家、马家, 赵家还建有二十多间门面的店面屋和街楼。小本经营者到南门外设摊叫卖,有积蓄后便建造街楼安家,如李同兴、李高兴碗店,钱桂馨、钱同元纸书店。至上世纪40年代,沿路已开有四五十家店铺、工场。

  上世纪50年代初,城内各大街商铺林立,无插针之地,地广人稀的南门外成为城镇扩建的首选地段。 1955年建南珍集贸市场。1956年,拆太平路口南侧九如提庄至王家院民居,建造了糖果糕点公司。接着拆道隆山路口北侧民房建舟山旅馆,拆李家弄、李高兴碗店一带民居建造邮电局,开发赵家菜园、街楼,建造展览馆、财政局……1968年,南门外大街改结石路为混凝土路,宽10米。1984年,拓宽人民南路粉末冶金厂至解放路段,两侧旧街楼皆被拆毁,拓宽路面至30米,沿路陆续建起了邮电、医院、金融、宾馆等高层大厦。

  肆. 南门外变迁历史

  南门外在围城之外,远离港口,不被生意人看好,只有庄稼人乐于安家落户。展复后,南门外最早的先民是邱家种田郎,其次是李家、王家先人。那时母亲河边还是一片沙涂,不宜种植。康熙帝祈求神明恩赐国泰民安,调蓝理任定海总兵修复普陀山寺庙,蓝理将沙涂拨助给普陀山法雨寺作为庙产。法雨寺低价招租开荒,先民们承租搭厂(草屋)。他们堆土垒石,积久而成平壤,始造屋居住。至上世纪30年代初,普陀山法雨寺在南门外还有三处计七亩多庙产地,现邮电局就建在普陀山法雨寺的庙产地上。

  民国时期, 南门外市面以工厂、手工作坊为主。民国5年(1916年),大校场里建起了浙江省立制造水产品模范工厂(民国19年改为浙江省立水产品制选厂)。民国9年,道隆山北麓建起了舟山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发电机的轰鸣声打破了寂静的田野。还有钱同元印刷厂、浙东印刷厂、大纶袜厂、华盛铁工厂。手工作坊有李厚兴、傅祥兴等铁店和刘万兴糖果店、东南糖果店、顺记鞋店、周奎记元号爆竹店、於顺兴面店等小作坊。手工业店有余荣发秤店、李祥兴裁缝店、徐良坤铅皮铜匠店、李氏雕花店、包氏车木店、袁世根翻砂店、沈富贵铜店、赵大年糕店、棕棚店等,还有郑惠龄、大雨伞、朱学春三家牙科店和曹师娘膏药店、明明照相店。真正意义的商店只有李高兴、李同兴碗店和太保庙弄口的邱保定米店。南门外仿佛是定海的工业、手工业区。但是南门外还是很冷清,街上行人寥落,而且有点荒野的味儿,除道隆山义冢地外,在母亲河以西的田野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坟茔。解放前夕,电灯厂前的一块草地上,还枪毙过三个人。

  1956年定海人民政府成立建设科,对城关镇的建设进行了规划,把风景优美、环境幽静、交通方便的南门外列为文化区和宿舍区,并规划濠河沿岸建绿化带供群众休憩。于是舟山剧院建在了南珍桥下,县委宿舍建在了西解放桥下。上世纪80年代,延续前期城镇建设规划,将公园、体育场、灯光球场建在南门外的田野上。

  南门外自建造南珍菜场和舟山剧院后,人气大旺。后剧院边又相继建造了工人大礼堂(后拆建为人民电影院)、红太阳展览馆等文化娱乐设施,形成了一个大广场,可容纳万余人,被称为剧院广场。 2002年, 重建文化广场,先后拆除剧院四周房屋1.7万平方米,赵家、王家弄、钱同元老宅都在视线中消失。新建的文化广场2004年竣工,面积1.59万平方米,为城区中最热闹之处。有谁能想到六十年前的这里曾是荒郊野外呢?!

  南门外六十年的建设超过了历朝建筑总量的几百倍,我们在为自己所取得的丰功伟绩感到骄傲时,不免也心存愧对——我们的子子孙孙永远看不到南门外的一座青青小山、一条清清的河和那如画的田园风光了。


  舟山日报 上一篇 | 下一篇
行进新区
更多>>>
· 省人大来我市督查调研有关工作 厉志海孙景淼出席座谈会
· 孙景淼调研朱家尖水系规划治理 综合利用水资源
· “中华泰山号”邮轮满载886名游客赴台游
· 世界海岛旅游大会怎么办?你来出出主意
· 孙景淼率团到广东海南考察学习旅游、城建工作和航空产业发展
· 我市3项成果获2014年度省科学技术奖
· 围绕“一带一路”国家战略 引领远洋渔业转型升级
· 舟山“水上飞机”正式开启营运 民航华东局准了
第三只眼
更多>>>
· 新理念 新目标 新征程
· 当他跪在地上时,我们被什么所打动
· 民意代表给部门打分值得提倡
· 真正的友情提醒,是开车不喝酒
· 方言的传承需要多种载体
· 医保定点药店靠谱吗
· 警示效应也要最大化
· 让招工新常态为经济新常态注入正能量


关于舟山网(大海网)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网站制作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 2011.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