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共同富裕示范区先行市建设

共同富裕看乡村|IP引流,在庙桥触摸美丽乡愁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28日 09:41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王菲 周杭琪 范宇林 摄影:张磊

  秋风吹过,躺在三山臂弯里的小沙,激起千层稻浪。

  沿着七彩步道路过四季花海,只见三毛铜像在夕阳下熠熠生辉,不远处的儿童公园里老人声声唤孙归;读完《乡愁》,走出三毛书屋,又与转角的咖啡馆不期而遇,目之所及,还有民宿外墙上的巨幅墙画,诉说着三毛和荷西的爱情故事……

  这里是定海小沙庙桥村。上世纪90年代初,背靠“金鹰”,这里曾是定海西向片区乃至全舟山乡村经济腾飞的一个窗口。几经创业,近年来,庙桥村带着憧憬,摽着劲,站上了美丽乡村建设的风口——

  重新铺排山水,收拾完屋子来迎客;又做强三毛IP,让美丽乡愁在这里触手可及。

  渐渐地,游客来了,投资客来了,眼红“别人村”的村民也为美丽乡村建设出谋划策、添砖加瓦。

  一场关于乡村振兴的擂台戏,庙桥,正走向C位。

庙桥四季花海美如画。

  盆景串成风景 年轻人回村度假

  从新城驱车一路向西,约莫半小时后,市民阿培在小沙庙桥村口撞上了一片被晚霞染红的天空。

  “一脚油门,在老家遇见醉美周末!”掏出手机一顿拍,他立马在微信朋友圈发文,并配上了平时难得用的“九宫格”,村里的四季花海、小沙公园、民宿墙画等一连串美景,赢得了上百个“赞”。

  “以前回老家就是在家里猫着,一般不会留下来过夜。现在好了,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不会和老人抱怨说在农村没意思了。”说起近几年村里翻天覆地的变化,常回村里度假的阿培看在眼里,喜在心里,“阿拉村越来越好了,别人村有的,跟上了,别人村没有的,也有了。”

  顺着他PO在朋友圈的照片,只见一座簇新的儿童乐园里,老人们拿着扇子围坐在一起话家常,孩子们在滑梯、秋千上玩得欢脱。但谁能想到,这个带来欢笑的乐园,原本是块闲置的田地,上面还有村民搭的鸡圈、鸭棚,且不论脏乱,难闻的气味逼着村民绕道走。

  好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全市渔农村环境综合整治、生活垃圾分类、千村示范万村整治等一股股东风吹进了庙桥。村里大动作,一茬接一茬——

  文化礼堂门口的土地“黄变绿”,昔日的露天粪缸变花缸,十余个公园沿着村舍串联成线,近500个停车位春笋般长到了房前屋后……

  “美丽乡村建设的成果属于每一个村民。但除了他们和匆匆的参观者,我们更想留住深度游玩的游客。”关于庙桥村里的发展蓝图,村党委书记乐科龙已在心里描绘了一遍又一遍,“散装景点已经串起来了,接下来就是引入市场资本,整体开发。”

  对于未来,乐科龙心里已有了方向:盘活闲置土地,打造一个集聚餐饮、购物、住宿、办公等功能的旅游综合体,为整村旅游注入新动能。

  山水依旧,收拾完屋子再迎客的庙桥人,感到天地是如此宽广。

  三毛IP引流量 留住乡愁富了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一曲由三毛撰词的《橄榄树》,曾勾起了无数人的乡愁。而他们可知,这首歌同样寄托了三毛对故乡——庙桥陈家的一片深情?

  落叶归根,芳馨永留。这个怜惜三毛的地方,除了纪念她,想得更长远:

  借势独特的文化IP(网络),巧妙地转化为发展要素,使三毛一步一步地走近庙桥,在美丽乡村续写《乡愁》。

  “2020年以来,村里先后建成了三毛散文奖作家林、小沙公园等景观,三毛元素已出现在村里的角角落落。”在乐科龙看来,庙桥作为三毛祖居的所在地,除了借三毛IP引流,还要以更具商业实操的方式,探索出一条可走、可读、可品的沉浸式文学旅游体验之路。

  今年5月底,由岛上书店经营者刘晓娜主理的三毛书屋,赶在了第三届“三毛散文奖”颁奖典礼之前营业。“1989年三毛返乡祭祖的时候,给我的第一家书店取名为‘热门书店’,因为她一直想在台湾开一家‘冷门书店’。”说起自己与三毛的渊源,刘晓娜开玩笑说,自己可能是舟山所有书店经营者里对三毛感情最深的一位。如今,这间仅有五六十平方米的小书屋,已成了三毛迷们的又一打卡点。

  看到村里来的陌生面孔越来越多,家住三毛祖居旁的村民傅高成把自家的房子出租给村里,办起了民宿“红尘小筑”。“反正屋子也是闲着,现在每年还能收个3万块左右的租金。”傅高成说,“老伴还在村里打扫卫生,做得比种田、小工轻松,但赚头好看蛮多。”

  “目前,依托三毛这个文化大IP,村里的书店、咖啡店、民宿等业态已经逐步形成了,但这只是我们的一小步。”乐科龙透露,近几年,打造乡村精品民宿仍是庙桥的重头戏,“刚刚有个外地来的小伙子,又和我们签订了房屋租用协议做民宿,他说他要在村里玩一票大的。”

  厚植人文土壤 村里好戏连台唱

  放下锄头,擦把脸,拿着小号,赶去文化礼堂排练。“一个礼拜五六次,雷打不动。”60多岁的庙桥村民傅国忠不曾想过,干农活的手,还能使唤得了细巧的铜管乐器。

  18位村民,年纪最大的68岁,最小40的出头。去年4月12日,庙桥村铜管乐队正式成立。

  “当年听说隔壁村有西洋乐队,赶上村里有事了,都会吹吹打打,交关闹热。”回忆着村铜管乐队成立的场景,乐队指挥员吕伟璋说,“不光村民眼痒,阿拉书记也坐不牢了。”先吆喝人组队,有音乐基础的村民顾能武第一个报了名;再买乐器,村里拿出2大叠钱;哪里去排练?敞亮的文化礼堂就在眼前;还得找老师来教,个体老板资助培训费。

  短短7天时间,铜管乐队有模有样办起来了;不到半年,“野生”乐队居然能合奏《我们走在大路上》《别亦难》《军中绿花》等近20首曲子了。

  “农民学会了铜管乐,这对于阿拉村民来说,很自豪。遇上村里的事儿,大家都愿意出力,就算请假也会来帮衬的。”吕伟璋记得,当年9月首秀后,庙桥村铜管乐队的规矩也随之立下:为村里办事,免费。

  在庙桥村竖牢了牌子,铜管乐队逐渐在大沙、长白崭露头角。“刚上台的时候,隔壁村的人都吃了一惊。他们想不到在庙桥种田、开店的人,还能拿得起西洋乐器。”吕伟璋越说越兴奋,渐渐地,乐队走出了小沙走向定海,还涉足舞蹈、民乐等。

  厚植“人文小沙”土壤,庙桥带来的惊喜,远不止于此。

  广场舞、旗袍秀、越剧培训,引来了妇女携家带口排队参加;街道里搞艺术节,村民不再羞于登台,你方唱罢我登场;入夜,歌声笑声伴奏声,声声入耳……

  口袋鼓起来,精神富起来。文化的种子,已在庙桥村的沃野田畴上,拔节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