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共同富裕示范区先行市建设

共同富裕看乡村丨泗洲塘村,尽山近海静享幸福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6日 10:20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记者 周杭琪 王菲 徐祝君 通讯员 陆敏浩

嵊泗县老干部摄影研究会供图

  杂志《格调》,赋予了嵊泗嵊山这样一种格调——

  绿野青葱,百年渔港继往开来,看着山海寂寞与渔家兴旺一海并存……

  泗洲塘村,位于嵊山东南部。深秋初冬,走进这个小渔村,又是另一种格调——

  无人村后头湾,褪去的是夏天的遍野绿藤;在观景平台临海凭风,巨轮在远方穿梭,渔船忙着归港;一湾渔港前,老渔民们坐在长椅上悠然闲聊;东边角上,一幢幢白色格调的民宿聚落拔地而起……

  在这里,尽山近海处,岁月安好,静享幸福。

  激活后发优势 高端民宿“造一幢成一幢”

  “牌子最早登起,现在牌面也撑得牢靠。”在泗洲塘村,说起“山乘小墅”,村民都说“好”。

  路过新晒的鱼鲞,拐个弯,遇见“山乘”的小白房。大海,就这么近,就这么蓝。

  “2015年夏天开业,算是整个村最早的精品民宿。但放在整个嵊泗,我们不算早。 ”和记者“淘老古”时,合伙人兼管家朱俏艳的话茬总被预订电话打断。

  这个从村里走出去的女大学生,凭着一方祖宅和满腔热情,与好友们建起了一栋“能在海边养老的房子”。贩卖“有故事的美景”,“山乘”一期的15间客房常常爆满。

  2年后,已在宁波站稳脚跟的吕艳,果断辞职返乡,筹备起了理想中的民宿。

  “看中这里,是因为少有开发痕迹。 ”请来上海独立设计师,打造能看海的公共区域,她记得,砸了1000多万元后,2019年5月20日,“等风来”试营业。

  最低房价1500元,Loft套房一度飙上4000元,旺季预订至少提前1个月。高定价却一房难求,反而印刻出了一个相对确定的消费者画像——对价格不敏感、有情怀的中高端消费者。

  曾错过了民宿快速发展期,泗洲塘村,于嵊泗全域干民宿的热火朝天中,难免显得有点曲高和寡。但如今,正是这样的“错过”,铸就了“一方净土”的独特优势和竞争力。

  “我们正在布局高端民宿产业,现在村里共有17家高端民宿,其中10多家都是本地人开的。 ”泗洲塘村党总支书记陈永义,正循着为村里发展蓄能的新路子:

  民宿不是想建就能建,先要申请,接着获得土地使用权,再向村里提供施工图、效果图,且单体投资上设有一定门槛。

  “这样高端民宿才能造一幢,成一幢! ”掩不住兴奋,陈永义如数家珍,“呆鱼”住一晚要好几千,每天爆满;“等风来”的升级版“归去来”最低价已近2000元……

  见证了百年渔场的繁华、目睹了无人村的没落后,泗洲塘村迎来了曙光。

  百年渔场新生 无人村转身成为“摇钱树”

  卖了船,上了岸,不扛锄头不织网。泗洲塘村里的老渔民黄伟明,怎么都没想到,这样也能赚到好看的“养老钿”。

  在后头湾“绿野仙踪”,除了黄伟明外,村里还有20余人在这里干活,除了转产转业渔民,还有6名困难户。

  “每月工资3000多,再加上各类补贴,过年还能拿分红……”掰着手指头算了一笔账后,老黄直言“现在享福嘞”。

  然而,以前的泗洲塘村却一度是开门财政,且不说分红,就连找村民给村里干活“也不敢忖”。

  “阿拉自古是渔业大村,村集体经济收入靠渔业管理费。 ”陈永义记得,2016年底,全村集体收入仅10万元,“公共开支还要借了用。 ”

  眼瞅着村里“稀奇古怪”的房子越立越多,操着上海、杭州口音的游客整船整船地上岸,村里干部都坐不住了:高端民宿引来了高消费客群,村民不能只挣个租金。

  攒着一股后生劲,巧下一局棋:摸清家底,把独特的资源禀赋转化为发展要素。

  2015年,后头湾“绿野仙踪”声名鹊起,但尚不具备开放条件。2017年,嵊泗县旅游投资公司修建了观光平台;2018年初,泗洲塘村经济合作社又加固了部分危房,修缮了主村道,当年6月1日起正式开放。

  开业那年,仅门票收入就有187万元。“这是往年村集体收入的近20倍! ”陈永义直言“总算看见钞票了”,让人惊喜的是,门票收入一年比一年高。 2019年翻一番,2020年受疫情影响仍超300万元,今年在疫情常态化下还是做到了略有增长。

  刨去后头湾、东崖绝壁2个景区的门票收入,泗洲塘村“螺蛳壳里做道场”,不断探索增加村集体收入的模式。

  每年70多万元的集体土地流转费、11.6万元的门面房收入、4万元办公大楼租金等。这是给全村3123名股民分红的底气:基础分红为600元一股,之后随年龄增长再适当增加。

  “去年总共分红200多万元,有些子女的分红直接给老人了,因此有些老人过年一下能拿五六千。 ”陈永义记得,去年分红时领钱的村民队伍排到了大街上。

  民宿引领,人气集聚,村民们不愁赚钱没门路:上船当伙计,人均10余万元;民宿里面打扫卫生,1年也有5万元左右;就算是80多岁的也能胜任的剥虾,1年能赚2万元。

  立足高端旅游 接续发力走在共富路上

  建筑总面积2500平方米,计划每间房均价在千元以上……眼下,嵊山镇目前体量最大的高端精品民宿综合体——泗洲塘村旅游服务中心已建起2栋楼。

  4年前,云南投资客“邓哥”走遍中国沿海地带,唯独看中了长三角怀抱中的嵊山泗洲塘村;4年后,他卖了泸沽湖的民宿“凭海临风”,带着1800万元投资款,上岛当起了监工。把民宿从全国闻名的景区“搬”到小岛上的小渔村,且用地租金每5年递增10%,但“邓哥”不怕输,坦言:“不缺高端的客户,就缺高端的民宿。 ”所有房间都朝大海,9个房间单独配泳池,7个房间是复式套房,还有配套餐饮和娱乐设施。他解释说,有生命力的民宿必须是旅游目的地,而非旅游产品。

  看到嵊泗其他区域已出现偏低端民宿逐渐“消失”,或转型或关闭的“悲剧”,陈永义看得更加长远:必须规模化经营,并延伸产业链。

  北京来的老板,拿出2亿元,要租30多套民房,做民宿综合体……说起目前的工作,陈永义连说“忙”。

  “投资人今年来了七八次,很有诚意,我们更得想法子盘活资源把土地流转出来。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30多栋民房出租20年,仅仅是每年的租金收入就有上百万元。

  立足高品质,站上新起点,身居后发的泗洲塘村,有了新的弯道超车机会。

  新赛道上,“邓哥”想好了泗洲塘村旅游服务中心内民宿区的名字——还叫“凭海临风”。这次是真正的“凭海”和“临风”。

  “玩”过了民宿,吕艳则把精力放在了延伸产品上。“街上新开的酒吧‘造物社’,本岛岛民消费已达到70%。”本地人已经乐于饭后来一杯洋酒、咖啡。

  采访结束,坐在“等风来”的户外酒水区。抬眼,是海天一色的美景;耳边,是时不时传来的惊喜声:“太美了!快拍! ”

  嵊山,泗洲塘村,正以独特的格调,迎来送往一批批向往海岛的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