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共同富裕示范区先行市建设

共同富裕看乡村丨这里有蓝海,更有诗和远方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6日 10:29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记者 王菲 周杭琪 徐祝君 通讯员 郭俊汉

  从无锡人到广西人,从偶遇到融入,从网红到长红,他们来自五湖四海,都有一个“枸杞梦”——

  这里有蓝海,更有诗和远方


枸杞海湾。照片由枸杞乡提供

  与蓝海为伴,从日出到迟暮,吹一整天的海风,听一整天的海浪声,看一整天的风景……

  坐标枸杞,在这里,蓝色牧场、渔家风情、环海公路、沙滩礁石、日出日落……万种海岛风情,俯拾皆是。

  在这里,低头,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抬头,是山海浪潮飞鸟鱼跃。

  在这里,有蓝海,更有诗和远方。

  “偶遇”民宿主赵秀华:

  “从一个人的偶遇,到一家人的迁徙”

  冬日暖阳里,坐在院子里的白色藤椅上,眼前是一片蓝色的大海,身后是一栋蓝白相见的房子。

  在这个“江南女子恋上海岛”的故事里,52岁的赵秀华,就是名副其实的女主角。

  8年前,家住江苏无锡的赵秀华,和驴友们第一次踏上枸杞岛,就被这里的海岛风光吸引住了——少了人来人往的喧嚣,多了几分贴近大自然的淳朴气息。

  “太美了!”当时小岛尚未大开发,她至今还记得那个夜晚,安静得能听见很远很远的狗吠声,夜晚的星空、远处的渔火、咸涩的海风,无不让她着迷。

  “我想有个海边的房子,装饰成自己喜欢的样子,蓝白相间,落地飘窗,白色轻纱,木质家具……”那一刻,赵秀华心里升起“留下来开民宿”念头时的那种悸动,一直让她回味:“太疯狂,这不就是缘分使然!”

  很快,赵秀华付诸行动,她把民宿选址在“山海奇观”附近,奈何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房源。待假期结束,她踏上了回家的归途,但一直与一位当地枸杞人保持联系。

  2014年,枸杞的朋友突然给她发来一条消息:有一栋老房子招租,在海边、地势高,很多人抢着要。

  “那时我没空,就派丈夫来考察。没想到,他立马签约了。”从此,赵秀华的生活翻开了新的一页——

  离开无锡,踏上小岛,重建老房,操刀装潢,为梦筑巢……2017年7月,一栋蓝白相间的房子,被命名为“偶遇”,她自然成了故事里的女主角:“最初是我先和枸杞相遇,接着丈夫也留下了,今年已经在银行上班的女儿也辞掉了工作来到枸杞。”

  从一个人的偶遇,到一家人的迁徙。每每和民宿客人解释起店里的名字,赵秀华都会说上一句:“这是我们和枸杞的缘分,也是你们和枸杞的故事。”

  “阡陌”客栈合伙人项兵:

  “客栈火了,我的家乡也火了”

  当赵秀华租下海边老房子开始新生活时,枸杞当地人项兵辞去了公交车司机的工作,一转身成了“阡陌”客栈的合伙人。

  2013年,一个名叫“@枸杞岛阡陌海景客栈”的微博,频频冲击全国网友的眼球,它以枸杞碧蓝的海水,当地的风光以及民众耕海牧渔的人文图片,击中了许多人的内心,而游客来往的留言,更是成了微博的营销利器。

  流量很快转为红利。次年,客栈仅9个房间,4月开始接受夏季预订,5月中旬已订完8月底前的所有房间预定。“1天要接200多个电话、回复阿里旺旺200条、微博留言200多条。”回忆翻涌,“阡陌”的成名史犹在眼前。

  就这样,一座建在山顶上、有大落地窗、能俯瞰海洋牧场的民宿火了,一起出圈的还有枸杞。

  “来村里的陌生脸孔越来越多,我们家也几乎成了枸杞岛民宿的代名词,更是民宿打造的样板。”项兵记得,2014年到2015年,枸杞岛上的民宿修建迎来最高峰;2016年到2017年,来枸杞的船票一票难求。

  长得相似的民宿,在枸杞如雨后春笋般拔起,曾拔得头筹的“阡陌”能一直“火”下去吗?

  项兵坦言,民宿其实就是“民”和“宿”的结合,需要将“生活”和“生意”精巧地融合为一体。

  “既不能让游客感觉自己是‘闯进’了别人家里,也不能让游客感觉冷冰冰。”在他看来,根据“阡陌”的定位,客人在花销上显然挺“任性”,这也意味着他们对住宿体验、服务要求也更加“挑剔”——

  工作人员是否热情友好?房间是否存在清理死角?高颜值的下午茶是否有与之匹配的好味道?民宿的公共空间是否值得客人呆上一整天?……这些都需要“阡陌”给出新的答案。

  今年,“阡陌”的三期,四间同造型的海景度假别墅拔地而起,独门独户,带无边泳池,每个房间面积超60平方米,每晚售价近3000元。项兵说,“这是‘阡陌’二期的延伸,满足更高品质客户群体的需求。”

  “德莱”酒吧老板“邓老师”:

  “从江南水乡到蓝海牧场,你有故事我有酒”

  枸杞岛上有间叫做“德莱”的酒吧,距离大王沙滩只有一条马路的距离。

  入夜,橘黄色的霓虹灯亮起。一位留着微卷中长发的男子抱起吉他,独自弹唱。音乐间歇的空档里,层层海浪声涌入耳蜗,偶尔还有玻璃杯碰撞的声音。

  “而立之年,把乌镇的酒吧搬到了枸杞的大王沙滩。”在酒吧外的玻璃房里,我们见到了酒吧老板兼歌手“邓老师”。

  把酒吧从江南水乡开到蓝海牧场,有着七八年经营酒吧经验的“邓老师”将此称为“延续梦想”。

  “我是壮族人,第一次到枸杞的时候,这家店还是我朋友的,我来给他帮忙驻唱。那时候,我才第一次看见海,很兴奋。”他记得,当时枸杞大王沙滩附近也有酒吧,但现场驻唱吸引了不少游客、当地人的目光。

  在海边唱了大半年歌后,他从朋友手里盘下了的酒吧。“花了不少钱重新装修,但很多建筑上的细节都不止做了一遍,比如酒吧外墙就做了3遍。”“邓老师”坦言,带着乌镇酒吧关张的失败教训,这家海边的酒吧倾注了他所有的心血。

  去年4月1日,“德莱”酒吧营业。等到夏季,酒吧已小有名气,每天来酒吧的客人多到应付不过来。

  “现在酒吧里还聘请了一位专业的驻唱歌手,每月工资12000元,这不比乌镇低。”“邓老师”说,酒吧一个月的平均营业额在20万元左右,虽然酒水的成本会略高于内陆城市,但收入仍然乐观。

  浪花不停地拍岸,人潮一波接着一波……看中了海边酒吧的前景,他想把“德莱”的模式复制到龙泉村。“那里同样面朝大海,还有闲置的民房,我对那里很有信心。”他笑着说。

  枸杞乡民宿协会会长郑忠:

  “这片热土,未来可期”

  去枸杞旅游度假,除了赏景、洗肺、偷得浮生半日闲,“体验民宿”也是旅游的重要部分。这已是不少游客的共识,也是特色民宿热度不减的原因所在。

  “海岛旅游发展近10年,枸杞的电力、交通、环境卫生等基础设施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民宿的格局也随着消费升级迎来了改变。”枸杞乡民宿协会会长郑忠,在大王村经营“忠意宾馆”,这家民宿算是枸杞较早期的民宿。

  2012年,枸杞还是一个单纯的渔业村,此时来往上海的“舟桥”号客轮即将开通,码头也在加紧建设。瞄准了海岛旅游的商机,郑忠辞去公职,买下了村里的一栋民宅,并改建为民宿。

  “开业第一年生意平平,2013年客流逐步增加,2014至2015年井喷式发展,2018至2019年迎来了客流最高峰。”经营民宿近十年,郑忠认为,自家民宿的发展历程,几乎和枸杞海岛旅游发展轨迹一致。

  随着枸杞知名度打开,游客涌入,越来越多的本地居民在家门口开起了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但以往游客对民宿的要求是“能住就行”,如今消费升级,民宿已从海岛旅游业的“配菜”变成“主菜”,游客的要求转为“享受民宿”。

  郑忠介绍,目前枸杞共有148家民宿,其中高端、中端、低端的占比分别为20%、30%、50%。

  “高端民宿供不应求,中端民宿主要接待疗休养团队,低端的则生存艰难。”他表示,虽受疫情影响,但枸杞拥有蓝色大海、渔家风情、环海公路、沙滩礁石、日出日落,海岛旅游市场未来可期。

  郑忠透露,目前中低端民宿主正想办法转型,放眼整个枸杞,他十分看好三湾怀抱里的龙泉。“我打算在那里做高端民宿,吸引具有消费力的高端客户,与奇观村的宾馆形成互补。”他说。

  蓝海的尽头,还有无数种可能等待“逐梦人”去畅想,唤醒更多人的诗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