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丨女儿奔赴一线,父母免费为环卫工提供盒饭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6日 14:21 来源:舟山晚报 作者:记者 张莉莉

  女儿奔赴一线,父母免费为环卫工提供盒饭

  “只要我们在做免费餐,你们就来吃”

  走到东港海华路,受疫情影响,不少店都还没有开门,而一家小小的面馆里面近日却一片繁忙。面馆的主人俞舟亚在疫情期间免费为环卫工人提供盒饭,她说这也是支持驰援武汉的小女儿虞丹旎的一种方式。

  女儿奔赴一线,父亲虞中跃、母亲俞舟亚则留守后方,用公益传递爱心。

  平均一天要做70份盒饭

  2月23日上午10点左右,面馆里已经忙得热火朝天。掌勺的虞中跃正在灶台前掂着大锅翻炒大头菜,大女儿虞朦朦和过来帮忙的隔壁鞋店老板娘负责打包,一人盛菜,一人加盖,配合默契。俞舟亚则搬着一盆饭从内厨出来,开始打包米饭。

  从2月5日供应免费餐开始,这样的场景是店里每天上午的标配。俞舟亚的面店平时在中午还供应快餐,附近扫地的几位环卫工是店里的常客。这些环卫工大多比较节约,打一个菜就能吃下好几碗饭。大多数时候,俞舟亚都会额外送他们一碗汤。

  2月4日,几位环卫工照常出现在了店里。虞朦朦看到后,就和母亲提出不要收钱了,免费让他们吃:“妹妹去武汉了,我们也支持一下。 ”第二天,环卫工人可免费用餐的通知就贴在了店门口。

  第一天来领取免费餐的环卫工不多,只有18人。随着消息传开,来吃的人也慢慢变多了。一些爱心人士听到了这个消息,蔬菜、善款也都蜂拥而至。看着汇聚起来的爱心,俞舟亚就和东港环卫所对接,让东港区域100多个环卫工人都来吃。

  “最多的一天有80多份,平时一般70份。 ”起初一天只需要供应十多份,俞舟亚夫妻两人就能应付得过来。随着供应量越来越大,大女儿也加入其中,读二年级的外孙也跟着妈妈一起做起了志愿者,专门负责派发快餐,附近的邻居、爱心人士也都纷纷过来帮忙。

  20袋15千克的大米吃得差不多了

  看着墙上的钟表已经指向10点20分,虞朦朦有些急了,催起了在灶台前忙活的爸爸。环卫工人来取餐的时间比较固定,10点40分左右就有人来取餐了。

  当天一共要打包60多份盒饭,每份盒饭都是两菜一饭的配置,即使用店里的大铁锅也无法一次性炒完一个菜。“最晚9点半就要做饭了,再晚就来不及了。”负责掌勺的虞中跃起得更早,凌晨4点多就开始忙活。

  看着时间临近,俞舟亚也加快了盛饭的速度,每一碗饭都满得冒了尖,加盖时得用力往下压,配上肉丝糊辣和大头菜,当天的盒饭就准备好了。

  考虑到环卫工劳动量大,每份盒饭俞舟亚都装得满满的。量大,是这些免费餐的最大特点。

  近20天下来,俞舟亚准备好的20袋15千克的大米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爱心人士送来的蔬菜也吃得七七八八了,煤气三天就得消耗两桶。俞舟亚一般三天买一回菜,每笔支出都习惯性记下来,包括爱心人士送来的物资和善款,她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么多天来花了大概一万五千元。 ”

  “只要我们在做免费餐,你们就来吃”

  10点40分刚过,道路那头就出现了来取餐的环卫工的身影。站在门口的小外孙看到后,立马进去拿一份盒饭,老远地跑过去,递给对方。

  十几天下来,俞舟亚看到不少环卫工人,都已经眼熟了。看到有些人几天没来,还会找人带个信,问一问。“那天我带信让你来吃饭,你怎么没来? ”一位阿姨刚走到店门口,俞舟亚就问了。

  “前几天我老公休息,就让他给我送饭了,这几天他上班了,又来你们这里吃了。 ”这位阿姨语气中带着些不好意思。

  “只要我们在做这个免费餐,你们就来吃好了。 ”一旁的虞朦朦搭腔道。

  11点20分,店里的盒饭领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少许几份。俞舟亚一家的午饭一般都要在12点之后了。

  等女儿的视频电话等到凌晨3点

  一上午的忙碌过后,下午俞舟亚就等着女儿下班后的视频电话。当天,女儿虞丹旎上的是上午9点到下午3点的班。

  虞丹旎是轮班制上班,早上9点到下午3点,下午3点到晚上9点,晚上9点到凌晨3点,凌晨3点到早上9点,四个班轮着上,轮完一次能休息两天。“其实只有一天半,因为最后一天下了夜班,已经早上9点了。 ”

  不管女儿上的是什么班,交接班之后的这通视频电话是怎么都省不了的。女儿凌晨3点下班,俞舟亚也就等到3点多。虽然虞丹旎一直劝妈妈不要等,每天电话里问的也都是那些事儿,为了让女儿多休息,每通电话时间也不长,但不打这通电话,俞舟亚就怎么都睡不着。

  认识俞舟亚的人都知道她是个性格爽气的人,在送女儿去武汉的时候,俞舟亚表现得也十分洒脱,说等女儿回来办庆功酒。但性格再怎么洒脱,身为母亲,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只有等她回来,才能真正放下心。 ”现在俞舟亚心里一直记挂着女儿,每天都睡不安稳,有时候实在难受了,就吃一粒女儿之前就准备好的安眠药助眠。

  “她都是报喜不报忧,照片拍过来也都是高兴的事,一些事都瞒着我。 ”俞舟亚和女儿打电话的时间都很固定,一般在下班后一小时左右,这时候女儿已经回到住处洗完澡了。

  当俞舟亚有一天在下午3点接到女儿的电话时,她心里一惊,往常这是交接班的时候啊。听到女儿说是因为交接班的同事早来了一小时,俞舟亚也没怀疑。“过两天才知道,她生病了三天,瞒着我,后来自己忘记了,电话打来的时候不对。 ”

  “如果三月份能回来,那就快了”

  俞舟亚是在大年三十得知女儿要去武汉的消息。正在值班的女儿电话打过来,开头就是一句:“妈妈,我和你说件事情,你不要昏倒啊。”然后说自己要去武汉了。虞朦朦知道后,就和妹妹说:“你去武汉得两个人去了。你要去,妈妈也要跟着去了。 ”

  当时还有消息说武汉物资不够,说通不了电话,俞舟亚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虞丹旎一直宽慰母亲,说慢慢总会有的,“你就当我上前线打仗去了。 ”

  接受了这一事实后,俞舟亚刚开始想着离女儿去武汉总还有一段时间的缓冲,结果大年三十晚上接到通知,说初一晚上后半夜的晚班不用上了,准备一下,初二就接到正式通知,初三要出发。饶是接受了女儿要去武汉这一事实的俞舟亚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最担心的是头几天,刚穿上防护服,她说闷得喘不过气。 ”俞舟亚现在天天关注着防疫的最新进展。家里的外婆不会弄视频,只能看电视。在电视上看到外孙女的消息后,就放心了。“前几天,老人还从别人那里听来,说丹旎回来了,打电话问我。 ”俞舟亚哭笑不得,说有消息肯定第一时间打电话。

  打包完所有的餐盒,忙了一上午的俞舟亚搬了把椅子到店门口,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和大女儿闲聊,算着小女儿的归期:“如果三月份能回来,那就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