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丨邵锋雷:干最臭最脏的活,做最美环卫人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5日 15:25 来源:舟山晚报 作者:通讯员 刘生国

  垃圾清运车、填埋场推土机、花木浇灌车和吸粪车,他都会开

  邵锋雷:干最臭最脏的活,做最美环卫人

  邵锋雷在六横园林环卫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了13年,开了13年车。垃圾清运车、填埋场推土机、花木浇灌车和吸粪车,他都会开,总里程有10多万公里,其间没有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和人为机械事故。认真做人,踏实做事的邵锋雷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先进环卫工人,近期又荣获2020年省“城市市容环境卫生工作成绩突出个人奖”。

  垃圾填埋场开推土机,咬紧牙关顶住臭味

  邵锋雷今年42岁,六横本地人,14年党龄。2008年,当时的六横环卫所需要招收一名垃圾清运车驾驶员,选中了有驾驶经验、为人忠厚的邵锋雷。

  起初,领导安排邵锋雷开清运车,收集生活垃圾。随着六横工业企业的迅速发展,外来人员猛增,岛上生活垃圾也逐渐多了起来。为了及时收集生活垃圾,邵锋雷每天提早上班。不管严寒酷暑还是刮风下雨,他都按规定时间把生活垃圾运送到垃圾填埋场。

  垃圾填埋场臭气冲天,尤其是夏秋季节,臭味令人作呕,再加苍蝇乱飞,谁都不想在那里多呆一会儿。垃圾填埋场里一台大型推土机总得有人开,六横园林环卫管理服务有限公司领导找到了邵锋雷,他有操作和驾驶推土机的技术。邵锋雷照旧答应了。

  “说真心话,我刚过来开推土机时身体确实有些受不了,一闻到垃圾蒸发出来的臭味就想吐。我想找公司领导要求换岗,但又一想,这工作总要有人干,你不干,他不干,叫谁来干呢?于是我咬紧牙关坚持下来。”邵锋雷说。

  垃圾填埋场不需要每天开推土机,邵锋雷空下来就回公司开垃圾清运车,他闲不住。

  开吸粪车,最初恶心得好几餐饭没下肚

  “公司所有的车,邵锋雷都会操作,因此被派活最多,他也从不推辞,也无半句怨言。”公司总经理邵军达说。

  论臭和脏,收集垃圾、填埋场开推土机都比不过清理化粪池。随着城市化建设进程加快,六横老城区改造正在全面推进,改造过程中最难的一件事是要清理掉居民家里安装在路中间或旁边化粪池里的粪便。公司派邵锋雷负责完成岛上化粪池里粪便的清理任务,他又二话没说满口答应。邵锋雷不仅要开吸粪车,而且还要操作吸粪车,遇大热天,这“待遇”可想而知。

  “化粪池里杂七杂八的东西很多,最初看了以后有好几餐饭没下肚。有的化粪池盖板挖开后,里面的粪便及垃圾已结得严严实实,不用铁器及高压水枪把它捣开就无法吸出来。因此我和同事用尽了力气,捣粪过程中粪便还会把衣服溅得一塌糊涂,有时一天要换好几套。”邵锋雷说。

  原本公司安排邵锋雷每星期二、四开吸粪车,但遇突发情况,邵锋雷得随时赶去现场。“有好几次我在家休息,接到公司派我去清理粪便的任务。虽然我工作辛苦了一些,但老百姓心里高兴我就高兴。”邵锋雷说。

  “近几年来,邵锋雷每年平均要给居民家清理粪便100多车,500吨左右。尤其是在峧头、台门老城区基础设施改造过程中,清吸化粪池的任务几乎天天都有,而邵锋雷把这一工作做得既仔细又认真,受到了百姓和施工单位的一致称赞。”公司副总经理邵松达介绍。

  邵锋雷身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干劲。六横园林环卫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还承担着岛上公路及公园的绿化养护工作,遇夏季高温,邵锋雷又担起开浇罐车浇水抗旱的重任。白天浇花木效果不好,他与同事就利用晚上时间,常常要干到深夜。

  “我现在年纪还轻,环卫一线臭脏工作需要我去做,何况我还是一名共产党员。”邵锋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