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丨你好,侯宇奇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2日 10:26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记者 陈妤 曹玲 见习这 裘星男

  34岁的哥侯宇奇,正月初七一早猝死在驾驶座上。侯宇奇是怎样一个人?记者深入采访,了解到这位背负着家庭重担为生活打拼的舟山新居民,还是一位热心公益的志愿者,曾为舟山这座城市更美好而默默奉献。他的遭遇牵动着人们的心——

  2月18日,正月初七,早上7时刚过,出租车司机侯宇奇坐入驾驶座,理好驾驶位,挂上收款码,还特意拿起毛巾擦了擦副驾驶座位,然后缓缓地对着四个角把毛巾叠齐放好。

  突然,侯宇奇慢下动作,拉开外套,从上到下一遍遍捋着肚子,似乎有一股气堵住了。“呼哧……呼哧……”重重的呼吸,像锤子一样一下下打在他的心上。

  侯宇奇一遍遍揉搓着自己的肚子,深呼吸、挺胸、躬身……他仰着头靠在驾驶座上,握紧双拳。然而,他的呼吸越来越沉,越来越沉。几十秒后,呼吸声渐渐消失,侯宇奇好像睡过去了一样不动了。

  这段视频来自车上监控,不到五分钟的画面,定格了侯宇奇这位34岁年轻小伙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们从侯宇奇老乡口中得知,侯宇奇是一位热心公益的志愿者,他开的浙LT5329出租车多次被评选为舟山市文明出租车。

  家里的顶梁柱,在驾驶座上永远睡去了

  “侯宇奇是怎样一个人?”

  正月初七中午12时多,正开车回家的定海区慈善拥军志愿者服务队队长吴发喜,突然接到定海盐仓派出所周警官的来电,打听车队队友侯宇奇的情况。

  “人挺好的!”吴发喜回答。

  “他去世了。”电话那头传来的这句话,一下子让吴发喜僵住了:“你跟我开玩笑吧!”吴发喜立即将车子靠边停下。

  “我们接到报警,他在出租车里心梗猝死,送到医院没能抢救过来……”得到再次确认后,吴发喜实在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心里堵得慌,双手再也握不住方向盘……

  侯宇奇,结结实实的大高个,才34岁,平时和和气气的,在队里口碑好、做事踏实、说话算话、公私分明……认识了近十年的好兄弟就这样说没就没了?

  吴发喜和老乡们认为,侯宇奇的去世与压力大有一定关系。

  前些年,侯宇奇与哥哥搭伙贷款60多万元购入一辆出租车及经营权,并于2019年更换新车。谁知道,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生意难做钱难赚。去年上半年他姐姐因脑梗去世,下半年父亲又做了心脏搭桥手术,这让兄弟俩又欠下20多万元的债。

  由于哥哥有腰疾,侯宇奇从去年开始常开“大班”,一天开15个小时是常事。

  他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两个尚幼的女儿,大的10岁,才读二年级,小的5岁,刚进幼儿园。这一走,侯宇奇的家人更是陷入困境。

  志愿服务活动,他总是第一个报名

  吴发喜翻看着手机照片,看着最后一张与侯宇奇的合影。

  照片中的侯宇奇,捧着奖状,笑容灿烂。这位来自河南的小伙,从2017年加入定海区慈善拥军志愿者服务队以来,一直是队里的骨干。车队经常放弃赚钱时间组织巡河、为敬老院运送物资等志愿活动,他总是冲锋在前。

  去年3月,疫情阴霾笼罩,三江码头候船室,戴着口罩的乘客进进出出。“请主动出示健康码,积极配合测体温……”穿着志愿者红马甲的侯宇奇拿着小广播一边宣传科学防疫,一边还用夹子清理地面、捡拾烟蒂。

  吴发喜记得,那次疫情宣传志愿服务活动在群里刚发起时,群里异常安静,队友的各种担心和顾虑取代了以往长长的报名接龙,疫情一线志愿服务毕竟存有风险。

  “我不害怕,我报名!”侯宇奇第一个站了出来。在他的带领下,报名接龙的队伍慢慢拉长。

  疫情期间,总体上出租车生意难做,但三江码头人流不少,出租车供不应求。

  然而,一窗之隔的侯宇奇,却毫不为其所动,安安心心地捡拾着烟蒂,劝导着乘客,帮助搬运行李。

  “其实,他的出租车就停在旁边,两个多月没赚到钱了,放着眼前挣钱的机会不去,愣是带着大家做志愿。”队员王建杰回忆说,那次一共志愿服务了两天,他义务接送志愿服务队员,分毫未收,全部自贴费用。他是一个说话算话、实实在在的人。

  遵守队里的规矩,他“六亲不认”

  侯宇奇,做事踏实,公私分明,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在队里的威信很高。

  前年夏天,海龙菜场门口举行慈善送衣志愿服务,参与现场志愿活动的志愿者要签名、打卡,以便统计队员参与活动的次数,并作为年底评先评优的依据。

  侯宇奇的嫂嫂刚好买菜路过,看到志愿活动,就顺手在签到簿上签了名。

  “把这个名字划掉,这样不算数的!”侯宇奇看到后,二话不说,当着众人的面,指出嫂嫂的做法不对,并把她的名字从签到簿上划去。

  旁边的一群志愿者当即为侯宇奇竖大拇指点赞。“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一是一,二是二,从不弄虚作假。”王建杰说,“当时,侯宇奇说出了我们大家的心声,我们打心里佩服他。”

  在盐仓大河的护河行动中,侯宇奇看到石头缝中,有夹子夹不起来的垃圾,直接用手把那些散发着臭味、夹带着淤泥的垃圾扒拉出来。

  “那些垃圾已经腐烂变黑,用手捞,说实话有时我也做不到。”吴发喜说。

  2019年度,他参加各项志愿服务60多次。去年下半年,看到他家庭连受打击,吴发喜多次劝他,志愿活动先停停,等家庭缓过劲来再说。但侯宇奇依然坚持,去年,他参加志愿活动30多次。

  他撒手一去,两个女儿怎么办?

  2月20日下午,记者来到侯宇奇的租住房。简陋狭小的房间不足20平方米,一个单眼灶,墙上挂着旧毛巾。

  提起侯宇奇,房东直说:“很好的租客,人热情,弄得干干净净,从来不拖欠房租!”

  “别看他身材蛮魁梧,其实身体也不好,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都有。”吴发喜说,“我好几次劝他去看看医生,配点药吃,但他总是说自己戒了烟、戒了酒,身体会好起来的。”

  吴发喜曾给侯宇奇带了七百多元治疗糖尿病的药,至今还欠着账。“按他的性格绝不会不还,他是真没有钱还。”

  在队友眼里,侯宇奇对自己苛刻,对别人却善解人意。

  队友们开出租车,有时会聚在一起吃夜宵,有人自告奋勇请客。这时,侯宇奇总会站出来说:“大家都是出来挣钱的,要养家糊口,请一次客一个晚上白干了。”侯宇奇建议AA制,各付各的,不能让谁吃亏,而他自己每次都不会比别人付得少。

  这几天,侯宇奇天天开出租车到凌晨一两点,一早7时多又出车了,每天开车15个小时以上。王建杰回忆说,最近侯宇奇多次和他说觉得人累,睡不够。他还念叨着,等债务轻一点再去做志愿者。没想到,这都永远成了沉睡的梦。

  眼下,房租又要付了,10多万元债还得还,两个女儿今后的生活费怎么办?年迈身疾的父母还需要人照料……侯宇奇这一撒手而去,让这个原本就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

  记者昨电话采访了侯宇奇的亲属,得知侯宇奇的两个女儿打算在老家河南生活,孩子的爷爷奶奶身体不好,侯宇奇的媳妇也打算留在老家照料老人。

  连日来,定海区慈善拥军志愿者服务队、爱心人士等正在积极捐款,已筹集爱心款1.26万元。

  在舟山,有无数辛勤打拼的新居民,他们深爱着第二故乡,用不同方式发出自己的光和热。我们可能记不清他们的模样,却不能忘记他们为这座城市付出的汗水和心血。

  你好,侯宇奇。你曾为舟山这座城市更美好而默默奉献,我们能为你做些什么?欢迎大家拨打党报热线1350580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