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爱岗敬业丨择一事,终一生 平凡岗位演绎非凡精彩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9日 14:36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刘宇翔

  人物简介

  张科,1971年出生,舟山普陀人,中共党员,党龄13年,1992年参加公安工作,现为普陀区公安分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民警,全省逃犯研判精英团队成员,荣立个人三等功4次


张科正在教授青年民警学习网络安全业务相关知识。刘宇翔 摄

  他的故事没有惊心动魄,也没有刀光剑影;他以网络为战场,以电脑为武器,在这片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一干就是二十多年,从门外汉到业内翘楚,他始终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耕耘,攻下一个又一个“堡垒”,取得一个又一个事关社会平安、人民幸福的胜利。

  走进“网络世界”20年,张科早已习惯了在电脑前坚守,看着一个又一个违法犯罪分子纷纷归案,他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有了意义。

  择一事,终一生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入警之前的张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与网络结缘,并且会在今后的工作中,一直与其相伴。

  “我算是局里最早接触电脑的一批人,1992年前后,我们配了电脑,全局也就那几台,当时还没有网络。 ”张科回忆道。

  此后,由于工作原因和对新事物的浓厚兴趣,张科有了更多和电脑打交道的时间。

  “后来过了几年,网络都有了,还需要拨号连网,公安信息网仅有几个公安业务信息系统,且系统各自独立,互不相通,更没有数据碰撞比对模式,在逃人员也没有触网预警条件,信息化才刚刚起步。 ”张科说。

  张科不仅将仅有的几个系统摸透,还找到了各个独立系统之间的关联,并应用到了实际工作中。

  “系统之间不关联,可以人工进行关联! ”于是,张科主动排查本辖区相关人员,再从全国相关人员系统中梳理出本辖区人员名单,再通过日常检查进行人工数据碰撞。

  这一碰,还真给他碰出了成果!经过不懈的努力,一名在东港某工地打工的在逃人员沈某的踪迹被他发现,他立即将信息进行上报,随后,沈某被成功抓获。

  经过这次成果实践后,张科便潜心钻研追逃业务,在网络追逃的路上一直走了下去,尽自己所能为追逃工作作贡献。

  以他名字命名的专业工作室成立

  “今天,‘张科工作室’正式授牌,希望张科同志带领团队继续在信息化应用和相关技战法研发等领域努力。 ”今年6月20日上午,以张科名字命名的专业工作室正式授牌成立。

  这是对张科多年来取得的成绩和个人能力的认可。

  20年来,张科潜心钻研大数据信息研判,网络不断升级换代,公安信息系统也不断更新迭代,功能日益完善,张科则始终紧跟发展,不断学习,一直站在信息运用的最前沿。

  “信息研判不仅靠大数据信息系统,人也是关键,如何从海量的数据中发现你需要的线索,这就需要你的思维和敏感性……”聊起自己的专业,不善言谈的张科顿时眉飞色舞,滔滔不绝。

  去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国爆发。作为该局疫情防控专班成员的张科在开展精准防控工作的同时,“职业病”犯了。

  “这些辅助精准防控的数据信息完全可以和追逃工作结合啊。 ”说干就干,此后,张科潜心钻研,和年轻同志一起,连续一个多月吃住在单位,综合运用大数据分析研判,上报在逃人员线索研判报告67份,抓获在逃人员25名。

  张科不仅自己做,还善于总结提炼,根据自己多年工作经验,他总结提炼了多种技战法,获分局年度警务工作创新一等奖,还代表全市参加全省追逃比武,获得综合第五名的好成绩。

  服务实战,他一直在路上

  虽然已经50岁,也进入了老民警行列,但张科依旧不断钻研,敢于尝试,通过实战提炼总结技战法,向更快、更准目标努力,最终服务公安实战。

  “小李,嫌疑人张某位置已锁定,在江西省景德镇珠山区……”这是前段时间张科向普陀六横公安分局民警李国振推送的一条盗窃案件嫌疑人的信息。在张科的帮助下,民警李国振当晚就到达指定地点,一举将嫌疑人张某抓获归案。这样的情况,对于普陀公安分局各办案民警来说再熟悉不过,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民警只要提需求,张科总是不厌其烦,发挥自身特长,为基层民警提供破案信息支撑。

  “不单单是追逃,平时更多的是协助各办案单位开展分析研判,你看,这个案子是刑侦大队小胡的,一个案子就有几十个嫌疑人了。”张科边说边打开一个案子的研判模型。密密麻麻的线条和人物关系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张科却能从中发现一个又一个嫌疑人的踪迹。

  今年以来,张科已协助办理各类案件70多起,协助抓获嫌疑人150余人,抓获逃犯24名。

  不仅服务本单位实战,张科还充分发挥自身特长,为全国其他地区兄弟单位服务,核查网上在逃人员信息,为侦查破案提供信息支撑。

  今年,公安部发布通缉令(A级)彭某等10人,张科运用大数据分析,并结合多年的追逃工作经验,发现在逃人员彭某藏身落脚地,并形成研判报告上报。很快,主办公安机关在潜藏地公安机关的协助下,将潜逃3年之久的犯罪嫌疑人彭某抓获,一起部督案件最终破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