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海一店员自学针灸无证行医被罚

2022.08.25 岑瑜 舟山卫计

  看直播学取穴,刷抖音学进针,定海一寝具店店员李某以为已“自学出师”学有所成,便在寝具店内给老年人针灸治病。没出半个月,李某就揽来了麻烦,李某作为“针灸”操作者受到行政处罚,该寝具店及其店主却被认定不予行政处罚。

  原来2022年6月16日,有市民向卫生部门投诉举报,称其父亲脑梗后遗症多年,病情处于稳定状态,却被劝说去一家寝具店进行针灸治疗,其怀疑针灸医生无证,要求查处。

  接到投诉举报后,定海区卫生计生综合执法大队执法人员立即赶到该家寝具店,并在店内检查发现了四盒一次性使用针灸针和一本处方笺。执法人员根据处方笺登记的电话进行现场电话调查询问,4名患者均承认在寝具店接受过李某的针灸治疗。经后续调查查明:该场所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李某在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情况下擅自开展诊疗活动,存在非医师行医行为。

  这是典型的“一案双罚”案例。一般来讲,应对场所及设置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进行处罚,对李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医师法》进行处罚,但本案远没有这么简单。该寝具店店主认为其店员的违法行为其本人并不知情,也没有给予任何支持,不应该受到处罚,并提供了一份附有部分顾客签名的书面材料及其他书证,经执法人员逐一核实认证,最终认为该店店主的“自证”能够证明其没参与、未帮助、不知情、无获益,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当事人有证据足以证明没有主观过错的,不予行政处罚。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之规定,决定对该寝具店及其店主不予行政处罚。而对于李某,其本人属寝具店受聘工作人员,无“行医”场所设置权力和能力,属非医师行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医师法》予以处罚。

  记者从市卫生监督所获悉,这也是继最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实施以来,我市卫生监督机构在行政处罚案件中首次依据相关条例,对无主观过错的当事人不予行政处罚的案例。“一般来讲,当事人有违法行为的,行政机关可以推定当事人有主观上的过错,没有必须主动查证当事人是否存在主观过错的硬性规定,但当事人可以通过收集证据来证明自己没有主观过错。此时,行政机关必须小心求证,对案情通盘考虑,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综合分析,甚至还要结合生活常识和商业通常做法等作出裁判,做到既不放过‘伪装者’,也不让无辜者背锅。”市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