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09.jpg

各地

您的位置:权威发布:全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 > 各地 返回首页

特写丨疫情下的一个浙江村庄:街道干部42小时没合眼

2020-02-05 23:29:00 浙江新闻客户端

   

  新河村防疫工作小组在会议中

  绍兴市越城区孙端街道新河村,这个有着3000多人口的村子,历来有着外出经商的传统。与往年一样,春节前村民们从四面八方回乡,请客串门,谈天说地,好不热闹。直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短时间内新河村确诊4例,热闹的村子一下陷入了沉寂。

  从大年初二直到今天,新河村依然处于整村居家隔离之中。不过,这个3000多人的村庄依然平静、有序,这背后,有街道、村干部的果断决策和辛勤付出,有村民们的密切配合和支持,也有干部群众面对疫情同舟共济的信念和决心。

  3000多人的村庄该怎么“控”

  回忆起过去这个春节,孙端街道纪工委书记张东汉依然有些恍惚。大年初一早上踏出家门时,他或许没有想到,直到今天还没机会再踏入家门。更没想到的是,这个春节,他所联系的新河村,会成为绍兴最早整村居家隔离的地方,成为绍兴的“焦点”。

  新河村的情况有多复杂?春节前的摸排显示,孙端街道有武汉返乡人员450余名,占越城区的五分之一以上,其中96人就在新河村。如果说孙端是绍兴的重点防控区域,那新河村则是重中之重。

  “尽管我们已有所准备,但情况比预想的更复杂。”张东汉说。1月23日18时,一名从武汉回到新河村的59岁村民发烧后送治确诊,成为越城区第一例、绍兴市第二例确诊病例,随后,村里又陆续出现发热病人,一户接一户被隔离,穿着隔离服的检疫人员连夜赶来消毒,病毒带来的恐惧感在村里弥漫开来。

  感染人数越来越多,要不要“管控”?大年初一晚10时,孙端街道办事处二楼会议室里,区、街道、村三级负责人紧急开会。

  “我建议,把武汉返乡的这批村民集中隔离起来。”新河村党委书记蒋荣第一个举手建议。当时周边县市都没有“管控”先例,一整晚的讨论,蒋荣紧张极了:村民们会不会反对?3000多人的物资怎么保障?

  纠结,这是张东汉对那场会议最直观的记忆。“一方面,我们没遇到过这样的疫情,不知道未来会严重到何种程度;可另一方面,让忙了一年的老百姓过一个团聚年,也是我们的心愿。”张东汉记得,那天晚上,他们提出方案,又讨论否决,这样的过程持续了四五轮。

  讨论最终在次日凌晨4时结束。“决定整村居家医学观察时,我整个人是懵的。我们村太大了,3000多人,一天之内能完成吗?”走出会议室,蒋荣一路小跑,顾不上打在身上的雨水,想第一时间赶回村里。

  对于新河村人来说,这一晚是异常紧张的。早上4时半,新河村召开两委会,大家决定赶在村民一早出门前,把通知送到每家门口,以防早起的村民出村。6时,49名村民代表被召集到一起开大会、领通知,随后逐户告知,到6时半,所有村民都接到了“管控”消息。

  这一刻,就像张东汉在微信朋友圈里写的:“整个世界仿佛按下了暂停键,所有人不得不面对一种同样静止、重复的日常生活。”

   

  张东汉(右)和陈良(中)在工作中

  42个小时没合眼的街道干部

  大年初二一早醒来,村子被严控了。

  “我们出去买菜怎么办?”“要看病买药能出去吗?”对于整村居家医学观察,村里的年轻人大多支持,可习惯了走家串户的长辈们却觉得不便。从早上开始,蒋荣的手机涌入数不清的电话,还在外地的村民提出要回来陪家人一起居家医学观察。

  许多绍兴人在微信里看到了这个消息,救护车、特警车守在村口的视频引起了一阵阵热议和不安。

  如何让焦虑的村民们安心?劝说是第一步,足够的保障更关键。在那个通宵召开的会议上,物资保障、设置卡口的任务,落到了临时指派的后勤保障组组长、街道纪工委副书记陈良的肩上。

  凌晨4时接到命令,陈良随即联系安装公司设置卡口,联系蔬菜和肉制品供应商运送物资。

  大年初二,大多数安装公司和蔬菜供应企业的外来务工人员早就返乡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对方一听是到重点防控区域孙端街道,便连连拒绝。

  数不清打了多少个电话、求了多少人,苦口婆心四五个小时,终于有一家企业答应了陈良的请求。

  当天上午,一车车载着集装箱板房的大卡车驶入新河村,临时板房搭起来了,遮雨钢棚搭起来了,一车车猪肉、鸡蛋、蔬菜运抵新河村,一场浩浩荡荡的行动开始了。当天中午前,一袋袋分装好的肉,一筐筐鸡蛋在村委会堆成了小山,有村干部拿起手机拍起了小视频发到村民群里:“喏!肉、蛋、蔬菜,各位新河村村民都能免费领取!”领到足够的物资,各家暂时安了心,开始操持起隔离后的第一顿午餐。

  发放物资、安装卡口、协调通电,陈良在雨里跑了一天,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终于在大年初三凌晨1时,将9个卡口全部安装到位。从大年初一早上7时出门开会到此时,他已连续42个小时没有合眼了。

  一段同甘共苦的日子

  蒋荣事后感叹,过去总在电视上看重大突发事件的新闻,可这样的大事真落到头上,只能用“懵”字来形容,每天担心的是谁家又有人发烧了,焦虑和忙碌让他全然感受不到饥饿,“好几次到了下午两三点,才想起来今天还没吃饭呢”。

  全身心投入和高强度工作,让干部们几乎忘了自己身处高危环境中。张东汉告诉记者,每天村里只能发到8套防护服,尽管始终在一线工作,张东汉、陈良和蒋荣从来没穿过防护服。“我们首先发给环卫工人,给送菜、测体温的一线人员穿。”

  2月1日,连续熬夜的张东汉感到头晕、牙龈浮肿。“我一个劲地对自己说,别倒下、别倒下!”这几天,为把更多口罩留给其他人员,张东汉常常一个口罩摘了又戴用上一整天。

  “不担心自己会被感染吗?”张东汉说,“说实话,比起身体,我们更难受的是心理上的隔阂。”

  从大年初二算起,新河村的整村居家医学观察已经超过10天,情况正在慢慢转好。“按照现在的形势看,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下一步要处理好大量返工人员可能带来的感染风险,相信这次危机不久将会过去。”张东汉说,村里的卡口总会撤除,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无论对街道、村干部还是村民来说,这段经历,是他们难忘的共同记忆。

  原标题:特写丨疫情下的一个浙江村庄:街道干部42小时没合眼

作者:记者 陈佳莹 阮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