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09.jpg

各地

您的位置:权威发布:全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 > 各地 返回首页

该出手时就出手 浙江多地干起了同一件事

2020-02-05 23:33:00 浙江新闻客户端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不少企业措手不及。浙江多地迅速出手,给企业吃下定心丸。 

  在2月5日召开的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浙江省经信厅副厅长岳阳表示,当前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对部分小微企业经营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为了帮助和支持小微企业渡过难关,浙江省制定出台了支持小微企业渡过难关的 17条政策意见。分别从要素成本、财政税收、金融保障、外贸出口等方面提出了针对性的政策措施。

  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浙江省多地相继发布专项政策,帮助“受肺炎疫情影响生产经营遇到困难的企业和参与防疫物资生产的相关企业”。仅2月4日一天,就有宁波、长兴、德清、嘉善发布稳企政策。此前一天,鄞州区、湖州市也分别出台了帮扶企业的新政。

  尽快恢复生产,及时交付订单,重续上下游产业链等,成为摆在企业面前最现实的难题。如何度过难关?各地政府纷纷出招,希望和企业一道共度眼前难关。

  浙江各地密集出手援企稳岗

   

  4日下午4点半,宁波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关于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帮扶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十八条政策意见》,《意见》覆盖了社保、金融、财税、外贸、房租等方面,18条政策意见共涉及中小企业27万余户。

  此前一天,3日晚上,湖州市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湖州发布”发布《湖州市政府关于应对疫情支持企业健康发展的八条意见》(以下简称“湖八条”),成为浙江首个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全力支持企业健康发展的专项政策。

  “湖八条”从1月22日起至4月30日,对受疫情影响,生产经营遇到困难的企业和参与防疫物资生产的相关企业实施支持。主要从加强金融支持、减轻企业负担、支持企业用工、加强外贸支持、扶持“双创”载体、加大投资补助、加快资金兑现等八个方面助力本地企业共克时艰。

   

  2月4日,同属湖州市的长兴县、德清县先后发布了支持企业健康发展的政策。长兴县的《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企业健康发展的政策意见》中,第一条中就明确提出“对受疫情影响较大、暂时受困的中小微企业,不得抽贷、断贷、压贷”。同时,“确保 2020 年实体经济贷款增幅达到 20%以上。”

  德清县的《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企业平稳发展的政策意见》中,满满16条干货。加大金融支持4条,加大用工支持2条,减轻企业负担多达7条,加强外贸支持3条,分别直指企业当下最难的金融、用工、成本和外贸中面临的难题。如减轻企业负担,就有“准予所得税税前扣除”、“减免企业税费”、“减免企业房租”等减免、缓缴等多条举措。

  为帮助企业解决当下最紧迫的用工问题,嘉善的十六条中还有一条“鼓励企业包车接送员工”,“鼓励企业申请并经当地政府批准包车接回来源地相对集中的职工,包车发生的费用,政府与企业按2:1比例承担。”

  频频出手的背后,正是受疫情影响,当下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生存经营面临巨大困难,如资金链紧张、招工难、用工成本高和出口面临违约等问题。中小微企业众多的浙江,受影响程度不小。

  不单浙江,此前2月2日,太湖另一端的苏州,在全国率先出台了“苏‘惠’十条”,帮助受疫情影响企业纾难解困。

  尤为重要的是,2月3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上明确指出,要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前提下,全力支持和组织推动各类生产企业复工复产,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加大企业复产用工保障力度,用好用足援企稳岗政策,加大新投资项目开工力度,积极推进在建项目。

  这一点也是广大企业心声。近日涌金君采访的萧山一家汽车轮毂轴承制造企业负责人所说:“不管怎样,现在抓紧开工投产最要紧。”

  制造业企业当前的五大担忧

   

  年前,涌金君到宁波海曙采访,不少外贸企业对2020年信心满满。印象最深的一家太阳能企业,订单已经排到了2020年一季度。2月4日涌金君再次联系企业时,原本准备大干一场的企业也受到影响。

  “我们计划10号复工,员工也比较积极部分已经回甬。问题是原来在外租房子的员工房东暂时不让回住,比较棘手。另外好多国外订单已经申请索赔了,虽然还是口头上叫叫的,但客户想尽快拿到货的心情是急迫的。”该企业负责人介绍,若说有好消息,那就是上游供应商表态10号复工能正常供货。

  “本来想跟客户沟通沟通,现在干脆以静制动,啥也不说了。”绍兴柯桥一家纺织企业老总告诉涌金君,“事发突然,毫无准备,3月份之前的货肯定无法如期交付,好在企业产品可替代性不强,但客户不可能无限制等下去。接下来的3个月对很多企业来说是个考验。”

  近几天,浙江大学全球浙商研究院副院长邬爱其教授也密集跟几十家浙江制造业企业的负责人、高管做了交流。听下来,制造业企业的担忧主要分为如下几个方面——

  复工后员工到岗率不足。由于当前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各地普遍把控严格,疫情严重地区的员工暂时无法到岗,即便回到浙江的外地员工,也要经过一定时间隔离才能正式返岗。

  疫情波及面广导致上游原材料供应面临不足,成本压力上涨。此次疫情波及全国,许多企业的上游原材料供应商同样面临延迟开工、复产难的问题,原材料供应不足,价格自然会上涨,企业成本压力大。

  下游销售渠道暂时难以恢复。鉴于目前的疫情形势,很多企业的销售网点、门店、渠道关闭,短期尚难开通。

  制造业企业的产业链分工协作面临威胁。制造业企业一大特性就是有着完整的产业链,彼此分工协作紧密配合。如今疫情打乱了产业链上原本协调一致的步骤,尤其是上下游在湖北、武汉,包括浙江温台地区的,运营风险尤其大。

   

  订单面临转移风险。目前疫情何时能有效控制尚难确定,恢复市场供应尚需时日,尽管国外采购商理解这一突发情况,但国外市场需求迫切,等不起。不少制造业企业的合作商已在寻找替代供应商。

  对此,邬爱其呼吁:其一、在疫情控制较好的地方,在打好防疫战的同时尽快腾出余力恢复经济建设。其二、当前企业普遍在不开工的情况下照付工资,政府部门能否考虑为企业减免五险一金等社保费用,帮助企业共渡难关。其三、浙江产业集群特色明显,大小企业在此次疫情中受影响程度不一,建议产业链上的企业抱团取暖,共同承担损失。毕竟一旦产业链受损,损害的是整个产业链上的所有企业。其四、困难企业的员工也能共同分摊一下,支持企业共渡难关。

  涌金君发现,制造企业们关切的用工、出口等问题,在各地出台的专项政策中都有了很好的体现。接下来,在于抓紧落实好政策,真正减轻企业苦痛。

  企业要习惯与“不确定性”共舞

   

  政府帮扶必不可少,但关键仍在企业自身。

  同样是应对挑战,此前在中美贸易摩擦中浙江企业积极应对的经验和精神都值得借鉴。当然,与这次突发疫情相较,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美方增加关税的时限是提前预告,在一定程度上给了企业想法应对的时间窗口。但是,面对对美市场受阻的压力,不少行动迅速的企业主动作为,通过加快拓展新市场,赢得新商机。

  近日,涌金君从省内一家百亿级企业了解到,企业可能不得不面临减产的状况。由于多地交通受阻和上游供应链的影响,企业只能出此对策。

  对企业来说,困难是常态,克服困难是晋级的石阶。当下的困境,让涌金君想起宁波博洋控股集团董事长戎巨川曾说过,“办企业不要期望哪一天就不困难了,就会快快发展啦,这样的日子是不会到来的。”

   

  疫情已是现实,抱怨无益。正如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在《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和企业对策建议》一文中说:“在一个持续变化的环境里,没有人能够预测并藉由预测做出判断和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正确的做法,就是要朝着特定的方向,做好一次又一次调整自己的准备,并努力在前进过程中不断验证。

  对此,顾家家居总裁李东来深表认同。从这次疫情中,他总结出疫情对企业发展的多种影响,比如全新的员工协同方式、企业风险防控、经营策略调整等,引发业界深思。他认为,风险就是不确定性,对不确定性的管理就是风控。当前时代,不确定性是常态。与不确定性共舞,并制定好各种管理不确定性的规则、应急方案与备胎,是大多数企业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能从每一次不确定性中积累经验,显得尤为重要。“我发现一个好现象,不少与我沟通的企业正在考虑经营策略的调整,特别是产业链的分散布局,以此降低企业经营风险。这次疫情事发突然,但也给了企业一个巨大的警醒。”邬爱其对企业的这种转变十分肯定。

  千锤百炼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眼下,疫情难关横在浙江企业面前,如何克服它,再次考验着企业的生存能力。

  原标题:该出手时就出手 浙江多地干起了同一件事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