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09.jpg

最新

您的位置:权威发布:全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 > 最新 返回首页

网课开始一个多星期,师生已进入学习模式

2020-02-21 14:12:00 舟山晚报

  网课开始一个多星期,师生已进入学习模式

  适应了网课的节奏,但他们更期盼早日回到学校

  随着大巴车接送工人返舟复工,岛城的齿轮开始重新运转,工厂里机器重新轰鸣,码头上交易开始重启,商场重新开业……

  而还有一批人依旧宅在家中,但却已经进入到复工复学的状态了,他们就是岛城的师生们。从起初的“网课太难了”到如今适应网课模式,师生们已经进入了学习上课状态,不过他们更期盼着早日回到学校。

  一个多星期的磨合,大部分学生“心收回来了”

  2月18日下午,定海七中七年级数学老师余鹏坐在电脑前,拿着打印资料,正准备着第二天的网课,一旁的手机时不时传来震动的声音。余鹏知道,那多半是学生发作业过来了。

  当天晚上,他统计了一下作业情况,他担任班主任的七(4)班一共有43人,6人没交。“没交的有些是由于家长不在身边,所以两天才发一回。 ”而第一天上网课的时候,交作业的更是少数。相比开始,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现在都已经适应了新的学习模式。

  余鹏的数学课有些特殊,面向的是定海区所有七年级的学生,每次上课时,他都会下意识地瞄一眼在线人数,大概有2000名。第一次上网课,就面向这么多学生,他心里也有些没底。这么多学生,意味着学习水平参差不齐,备课就成了一个难题。

  余鹏的课程在早上9点半,但9点前,他通常已经进入直播间候着了,这也是一个多星期来摸索出的经验,早点进入才能确保到点不会挤不进去。

  10点15分,课程结束后,余鹏要开始拟作业本的答案,并发到班级群里。下午,他要准备课件,晚上,和师父顾苏芬老师在电话里说一遍课。从一开始的稍微慌乱到如今的井井有条,余鹏已经进入了常态模式。坐在电脑前备课的余鹏时不时能听到手机的响声,这是这段时间他习以为常的背景音。每个学生都要发作业过来,他要根据作业一对一讲解。

  网课的初期,老师和学生都在彼此磨合。起初余鹏在直播上课时,还会接到家长打来的电话,也曾在晚上10点多还收到发过来的作业。“现在感觉80%多的学生已经进入学习的状态。 ”余鹏欣慰地感叹孩子们“心都收回来了”。

  不过作为班主任,余鹏还是期盼着早点开学,担心网线那头的学生少了约束,差异会进一步拉大。

  适应了网课的节奏,但更怀念学校的学习氛围

  初三的王柯淇有着中考生该有的觉悟,早在寒假开始前就做好了在学习中度过寒假的准备,走亲访友的计划也被压缩。

  当他按照计划复习的时候,从新闻上听到了延迟开学的消息。“第一反应就是不想延迟。”中考已在眼前,王柯淇担心时间来不及。但延迟开学已成事实,他就打算利用这段时间继续复习,攻克自己的薄弱学科。

  得知要上网课后,王柯淇的心里松了口气,终于能够开始上课了。前两周,一天要上五节课,上午三节,下午两节。

  起初王柯淇有些不习惯,第一天上课,由于人数多,网络还有些卡,交作业也多了些手续,需要拍照提交。习惯了到校上交作业本,王柯淇觉得这样的方式有些繁琐。

  起初的不习惯在一个多星期的磨合下,也变成了习惯。到点上课,剩下时间除了及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然后按照自己的节奏复习,适应了之后的王柯淇学习效率比一开始高了不少。

  虽然已经适应网课的节奏,但王柯淇更喜欢学校里的学习氛围,有老师的当面解惑,有同学的互动交流,学习上能够更投入。

  上网课消息传来,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当要上网课的消息传来,舟山一初九年级语文老师凤鸣终于松了一口气。如今,她的一天除了空出做少许家务的时间,其余都在电脑前备课批作业,比在学校上课还要忙,但她的心里总算踏实了。

  上网课的消息比延长假期的消息发布得晚。刚听说假期要延长,而上课消息还未知的时候,作为九年级的班主任,凤鸣有些着急。

  “我了解了一下,有些学生上过网课,感觉还不错。 ”凤鸣在备课组里提出学校是否能提供网课平台,毕竟对这帮初三的孩子来说,时间太紧了。

  等上网课通知出来的时候,凤鸣才有些放心。“不过对我这样的中年老师来说,网络这一块比较生疏。 ”虽然在钉钉群里接受了培训,但一开始,还是有网上同款的小状况发生,比如有老师上课时真的不小心静音了。

  相比学生的熟练,凤鸣一开始并不是很适应网课的教学模式,因为无法得知网线那头的学生到底是怎么样的学习状态。尤其是语文背诵内容多,在这头的凤鸣尝试过让学生发送背诵音频、视频,但还是有浑水摸鱼的情况。

  后来凤鸣想了个办法,打视频电话给家长,让孩子当面背诵,抽查孩子的复习情况。“着急啊,从来没这么期盼开学过。 ”语文作业字数多,两个班100份作业拍照传过来,凤鸣最少也要花三四个小时才能批改完。

  按要求,3月10日前,九年级新课都要全部结束。凤鸣估计了一下进度:“现在的节奏和原本的计划安排相差不多。 ”这让她心里有了点底,但她还是希望能够早日开学,面对面督促这帮初三的孩子。

  从休假状态调到学习模式,期盼着能够尽快回学校

  早上7点多起床,8点10分跟着广播操音乐舒展一会儿身体,然后回到书桌前开始预习,等待网络课程开始;11点05分下课后,中午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能把上午的作业全部完成。下午结束两个小时不到的课程后,能在晚饭前完成当天所有作业,晚上的时间就用来订正作业和复习。这是初一的侯佳余一天的日程表。

  上了一个多星期的网课,她的作息已经从休假状态调整至学习模式,“下周开始一天上八节课,作息会和学校上课更加一致。 ”

  对于网课,侯佳余起初不是没有抱怨的,总觉得没有在教室上课来得容易吸收,课堂的活跃度也不是很高。但一个多星期下来,侯佳余也慢慢接受了这种上课形式。“有不懂的,我会在晚上回看一下上课录像。 ”这也是网课的一个好处。

  大概每一个学生都做过这样的梦,要是假期能够延长一点就好了。当假期延长的消息真的传来时,一段时间的窃喜过后又传来线上教学的消息。经历一周多的空中课堂学习,现在的侯佳余满满都是对学校的期待。“希望能尽快回学校上课吧。 ”

作者:记者 张莉莉 通讯员 李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