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09.jpg

一手抓疫情防控 一手抓复工复产

您的位置:权威发布:全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 > 一手抓疫情防控 一手抓复工复产 返回首页

我们清零了!——舟山市奋战43天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纪实

2020-03-03 09:39:00 舟山日报


  李世波带领的舟山负压病房团队,一起鼓劲加油。通讯员 叶青盛 摄

  “我们清零了!”

  随着最后两例新冠肺炎患者治愈走出负压病房,我市确诊病例全部出院,实现清零目标。从1月19日至今,整整43天,负压病房,是舟山战“疫”的最前线,记录了20名医生、51名护士的奋战历程。

  市医疗救治专家组副组长、舟山医院副院长李世波,站在病区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监护仪运作的嘀嘀声、呼吸机送氧的哔啵声、消毒液喷洒的咝咝声,似乎还在耳边回响。作为舟山负压病房主要负责人、市传染病专家,通过他可以看到,这场鏖战的艰辛。

  早!抢占治疗先机

  疾病治疗,越早越能抢占先机,尤其呼吸道传染病,它会以看不见的速度攻城拔寨。但做起来,却并不容易。

  自战“疫”打响以来,市委、市政府及早部署,以一系列有力有效的举措,坚决打好疫情防控攻坚战。市委书记、新区党工委书记俞东来和市委副书记、市长何中伟,多次来到市疾控中心、各大医院和集中隔离观察点,看望慰问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叮嘱他们加快提高诊断和治疗速度,全力以赴救治患者,守护好每一个人的生命健康安全。

  1月17日,我市便开始着手准备突发病房,迅速成立多梯队救治队伍。1月20日凌晨收治了第一例确诊患者。三个小时后,第二例确诊患者也收治入院。我市及时公布信息,迅速封闭疫点,全市医疗体系严密布局发热门诊。

  早在去年12月,我市医疗专家就开始关注武汉不明原因肺炎。1月12日,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来舟山讲课,原本的内容是《发热原因待查》,结果改成了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当时大家就有一种预感,疫情离我们并不遥远,也许一场聚会就可以把病毒带到我们身边。要立刻准备收治的病房,还有可能去武汉驰援。

  我市立刻组成由感染、呼吸、重症医学、外科等专科医生和疾控专家组成的专家小组,综合各科专业分析、预判,专家组给出专业的诊疗方案,提前干预,越早越好,尤其是氧合功能改善。

  “一般的吸氧量是3升,我们开到5升,氧流量40升,流量浓度都提高,让患者的呼吸得到休息,减少肺部损伤。同时配合抗病毒、中药、大剂量维生素C的应用。”李世波说。

  提早介入,并非全无风险,考验的是医生的魄力,也是压力下的必然选择,只要轻症不发展到重症,重症不发展到危重症,才有希望。李世波介绍,当时能够依赖的,是以往治疗呼吸道传染病的全部经验,以舟山医院党委书记张国强为组长的专家组愿意冒一定的风险,集中舟山优质医疗资源奋力一搏。之后对照上级下发的《指南》发现,有好多都不谋而合。在武汉大量的病症中发现,长期的低氧,造成肺部损伤,氧合突然下降便是危重的前兆。“早期多学科联合诊疗,早期氧疗、联合抗病毒,中药早期应用,对我市重症患者有效控制功不可没。”李世波说。

  李世波开玩笑地把这些归结于舟山人爱吃鱼聪明,但其实,只有对自己的专业坚守精研到极致,才能对疾病作出合理的预判,并触类旁通。

  细!治疗方案量身定制

  新冠病毒很狡猾,几乎每个患者都会有不同的症状。

  有位患者曾出现了凝血功能障碍,原本13秒的凝血延迟至22秒,这意味着患者容易发生咯血,大量的血液堆积于肺部同样容易诱发呼吸窘迫综合征。

  “对于他,还急需改善凝血功能。”李世波说,“因为没有很成熟的经验,当时我只想到了自己治疗蜱虫传染病时,总结出发热血小板减少综合征的综合疗法,经专家组讨论后,决定应用,没想到有效果。”

  也有患者出现了心脏、肾脏等其他脏器损伤情况,有些患者有高血压,有些患者服了药后会浑身颤抖,有些患者会突然出现白细胞下降……

  为每一位患者量身打造治疗方案,成为一种常态。每次诊治,专家组都像下棋一般,落一子得想三步。

  春节假期那几天,舟山负压病房团队最为紧张。医生们每天早上6时便起床上班,看病历、打电话,先询问患者情况,然后开化验单、查房、采样。10时写医嘱。下午3时早上的化验报告都出来了,继续看指标、打电话询问。患者每一点细微的变化,都会让医生们思虑再三,或继续查房,或调整医嘱。晚上8时,专家组会诊后,还要继续学习新的《指南》,等到睡下已是凌晨1时……

  “若是病人情况变化较大,那专家组的讨论更是频繁。有位患者血氧饱和度下降,气喘得非常急,专家组一天发起了三次讨论。那几天我很担心不敢离开,一直守在病人身边。”李世波说。

  第一批进病房的医护人员最为英勇。因为对新冠病毒了解甚浅、没有经验,那种对未知的恐惧难以用语言表达。可是面对职业赋予的责任,没有人推托。当时一接到通知,医生蔡礼松便第一时间从江西老家驱车赶来;舟山医院感染科医生张浙恩,作为第一班医生踏入病房,他对患者说:“你不要紧张,也不要害怕,这不是你一个人在战斗,是我们一群人,是整个舟山市都在陪着你战斗。”这既是给患者打气,也是给自己打气。

  刚开始的几天,偶尔还会有医护人员偷偷流泪,除了对传染病的恐惧、不适应防护服的强度,更多的还是担心无法更好地救治患者。

  1月31日,我市首例确诊病例出院。当天阳光明媚,负压病房的气氛也随之轻松起来。“首例出院给了我们莫大的信心,这个病还是可防可控的。”大家欢呼着。

  市中医院肾内科医生杨朔说:“在这里我学习到很多,我早已不害怕了,接下去无论多难,我都充满信心。”

  暖!希望总在眼前

  “相信我,我能治好你。”

  这也许是李世波在治疗新冠肺炎中,说得最多的话。每一位患者,他都加了微信,并根据他们不同的个性制订不同的安慰方式。

  他被怼过。那位61岁的“倔老头”就在视频电话里冲他吼:“你们要是这样都能看好病,那为什么不直接跟武汉人视频呢?”

  也有患者对他说:“我们询问过浙医一院的专家,你比他们还强吗?”

  他也见过深深的无奈:“我随便你们怎么治,就那样吧。”也收到过一再的致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从来没觉得这是场麻烦,他们有权利得到救治,我的义务和责任是给他们帮助,每位患者都是最好的老师,教会我很多东西。”

  让他感触最深的是从武汉来舟山的老夫妻,原本期待一家团圆,结果自己住进了医院,又因年老体弱转成重症,时刻受到死亡的威胁,而他们的儿子又被隔离,举目无亲。生命的无常让人顿感人间平凡的烟火是多么珍贵。“为了跟他们多交流,我专门让杨喆娟医生教我几句武汉话,后来说得多了,我也渐渐能听懂他们夹杂着浓浓武汉口音的普通话了。但是他们又是幸运的。他们在舟山得到了更顺利的救治。看来人生依然还是有希望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怀抱希望生活?”李世波说。

  元宵节那天,救治专家组专门安排了汤圆,还为每位患者送上一枝玫瑰花。护士长潘海燕说,当天之所以选择红色玫瑰,一来是想给素洁的病房添点喜气,另一方面也是想表达一种特殊的关爱。没想到患者感动得哭了,她也忍不住落泪,回头一看,李世波和专家组团队都热泪盈眶。从业多年的他们,不知遇到过多少患者,此刻却依然难掩心潮起伏:只要还有感动和希望,我们一定不会输。

  多天以后,玫瑰已经枯萎,却还是被患者保留在那里,作为一种印记。

  每位出院患者发来的致谢信息,都成为医护团队的纪念品。有一位患者说,他出院时回头看见,在病房的缓冲区,医护人员们穿着绿色隔离服、戴着口罩向他挥手告别,眼角漾着笑纹,他没法用语言表达感激,只有对他们深深鞠躬。

  “我做医生,本来就不求什么,唯一的心愿便是患者痊愈康复,我觉得一切都值得了。”回想起那一幕幕,李世波颇为动情。这也是整个负压病房团队的心声。

  诚!愿做防控不知名疾病的哨兵

  相信,这场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和观念。

  李世波说,这场疫情也改变了很多医务工作者的观念。一个肉眼看不见的病毒掀起了一场全民战役,让人们进一步重视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

  正月初五晚上,李世波独自沿着海天大道行走。因春节,道路两边彩灯辉煌,映衬着绿化带如玉树琼枝,城市如仙境般美丽,可是街上寂静无人。李世波说,那一刻,他难过得想哭,一个阖家团圆、欢腾喜庆的节日却如此冷清。第二天上班后,他在黑板上写下:“江山秀丽、叠彩峰岭,问我国家哪像染病!”

  如今,舟山的救治已取得胜利,但李世波以为还是不够的,他坚信临床与科研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都是治病救人的关键所在,而科研更是临床的助推器,科研的成果,更能保证未来。

  在此次新冠疫情期间,他已积累了一定数量的资料,并仍在继续进行临床观察,准备在疫情结束后申报相关科研项目,开展回顾性调查,总结并提炼临床救治经验,希望有助于相关突发传染病救治能力的进一步提高。目前,已有一篇以李世波作为通讯作者的科研论文《舟山海岛地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临床特征及转归分析》待发表。除此之外,李世波还参与了由中国工程院院士、传染病学家李兰娟为通讯作者,题为《武汉以外感染2019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一组患者中的临床发现:回顾性病例系列研究》的文章,该论文已发表在世界著名医学期刊《英国医学期刊(BMJ)》上。

  他说:“传统的传染病已经控制住了,但是新发的传染病、输入性传染病,依然层出不穷,人类与病毒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我所做的,只不过尽一名医生之本能,让每位患者的诊疗都能找到答案。在与病毒拔河的漫长岁月里,每一次危机处理,每一次科技进步,每一次制度革新,都为我们扩大赢面增加了一块砝码。在传染疾病面前,我愿意做一名最普通的哨兵。”

作者:庄列毅 叶青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