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09.jpg

一手抓疫情防控 一手抓复工复产

您的位置:权威发布:全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 > 一手抓疫情防控 一手抓复工复产 返回首页

对话舟山|转危为机,践行新发展理念正当时——对话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研究中心主任黄建钢

2020-03-03 10:04:00 舟山日报

  我市抗疫稳经济系列报道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也对社会经济造成了冲击。

  这场疫情,究竟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多少影响?这个敏感话题不断被摆上台面,众说纷纭。

  扼制病毒传播和保障经济发展,看似一项难以实现的平衡之举。在中央释放防控与复工“两手抓”信号后,中国“世界工厂”的机器纷纷开启,而舟山也一度位居全国复工率城市首位。

  信心比黄金更珍贵。疫情下,面对经济困局,舟山经济未来该如何破局,本报“对话舟山”栏目专访了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研究中心主任黄建钢。

  人物名片


  黄建钢,1959年生,浙江上虞人,浙江海洋大学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研究中心(CZZC)主任,政治学二级教授,北京大学法学(政治学)博士,曾任浙江海洋大学党委副书记。

  复工复产,经济发展迎来拐点

  对话舟山:目前,全国疫情蔓延势头得到初步遏止,但还要清醒看到,疫情发展拐点尚未到来。虽说是这样,随着各地逐步复工复产,是否可以认为经济发展先行迎来了拐点?

  黄建钢:是的,现在中央有个基调,就是要建立与疫情防控相适应的经济社会运行发展秩序,有序推动复工复产。舟山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对话舟山:不可否认,这次疫情给中国经济运行带来明显影响,据您的观察分析主要有哪些?

  黄建钢:此次疫情影响期间,正逢春节,最直接影响是餐饮、旅游、商业等等,负面影响也波及了亚洲其他国家,同时各项产业链也在遭受打击,后期估计还会对制造业、航运业等带来一些负面冲击。

  对舟山产业的影响估计也在餐饮与旅游方面,每年春节舟山的消费额不小。单从疫情控制举措来看,总的来说,疫情对舟山的影响还不是很大,这也与城市的开放度有关。

  对话舟山:中央的判断是,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

  黄建钢:是的,我非常认可这个判断。仔细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主要是,中国经济韧性强劲、内需空间广阔、产业基础也比较雄厚。我们要有信心。

  利用好可控优势,积极“抢人”

  对话舟山:刚才您说到,疫情的影响可能与城市的开放度有关,请详细解释一下?

  黄建钢:舟山防控疫情最关键是防输入,从一开始我们就筑起了有效的“铁桶阵”。而同时舟山的流动人口或外来人口本来就相对较少。现在看来,这既是优势也是劣势。

  对话舟山:劣势是什么?

  黄建钢:疫情是暂时的。劣势当然是人口总量太少。人口少,市场就小。而人少又是舟山还不够开放的一个结果。当然,开放是由城市吸引力决定。

  我之前有一个想法,舟山未来要有更好的发展,至少需要300万人口,才能形成较为显著的市场效益。舟山的空置房也可以多销和多租一些。

  当然,舟山不仅要向内陆开放,更要向世界开放。舟山对内开放优势仍不够明显,但对外开放的区位现实优势突出。

  甚至可以说,与内越有距离,向外就可能越开放。舟山与内陆的关系应该像胎儿与孕妇的关系,胎儿时需要母亲来孕育,但一旦成为婴儿,就要尽快把脐带剪断。舟山的对外发展应该是“断乳式”发展。也就是说,舟山要向外开放式发展,就必须减少对内陆的依赖。舟山需要内陆的支持,但更应该独立自主地创新式发展。

  对话舟山:之前,舟山也提出要建设“开放舟山”,您觉得下一步舟山该如何做?

  黄建钢:应利用好可控优势,尽快研究制定各种方案。比如,现在还在疫情中,能不能积极一些去“抢人”,同时要有选择地去“抢人”。

  既要关注复工率的问题,也不能守株待兔式招人。要利用好现在各种防控政策与优惠条件,有的放矢去招收一些高质量的熟练工人,并帮助他们扎根落户。用人标准应该以技术为主,而不是简单以证书为准。

  同时,企业也可以多想办法,或趁机扩大生产规模,或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尽力为后续更好发展选择好路径,留住可用之人。

  反思之外,经济结构已到调整时

  对话舟山:留住人就是为了追求更大的发展,目前浙江疫情防控已进入 “下半场”,我们的经济该如何更好着陆?

  黄建钢:现阶段不仅要精准防控疫情,还要及时调整经济结构和发展方式。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明确指出,疫情对产业发展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一些传统行业受到的冲击会较大,而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展现出强大成长潜力。

  目前看来,受疫情影响,制造业与服务业会遇到用工、原材料、物流等各方面难点阻点,未来需要在结构上有所调整。比如,劳动密集型企业该如何进行改革突围。在这次疫情中,我们发现医用防护服、口罩等不够用,而以往这些用品大部分用于出口。

  对话舟山:是的,最近日本官方还表示,要从中国进口口罩。之前,我们还大量在日本买口罩。

  黄建钢:从口罩紧缺就可以了解大概。之前,我们基本不用口罩,生产的口罩基本上是出口的。这次疫情过后,口罩就会成为一种生活常备品。已有不少企业在转型生产口罩了。

  现在看,服务于第三产业和以人为主的制造业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如口罩制造业。应该在企业合作、行业协同、产业联动上寻找发展机会。这需要合理的科学规划。

  对话舟山:在第三产业上,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调整?

  黄建钢:可以先做海洋经济的第三产业。这次疫情给我们很多启示和反思,比如城市加强出入管理后,我们该如何做好社会管理,为市民与医护人员做好各种服务与保障。从产业角度看,它们属于第三产业。这次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我们一定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弥补短板。

  我们可以把舟山打造成“东海桃花源”“海上花园城市”。其实,服务是现代最好的管理和治理方式,甚至还是最好的领导方式。服务业有着很大的市场,舟山很大一块需要补齐的短板就在服务上。

  对话舟山:看起来,第三产业在未来应该还有很多文章可做。

  黄建钢:是的,比如城市加强出入管理之后,必须充分考虑居民吃、穿、住、行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政府做不到的事情,可以动用其他资源来支援或弥补,比如购买社会服务,来协同管理。

  积极倡导新发展理念恰逢其时

  对话舟山:目前,舟山已经出台了一些政策来帮扶企业。

  黄建钢:舟山的企业总体规模都不是很大,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政府确实需要提早出手,帮扶企业解困,共渡难关。比如规模不大,那就不要在规模上做太多文章,而应该在精细度上下功夫。

  对话舟山:我们也提出,要把复工复产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与时间赛跑,千方百计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把外地员工抢回来,把订单和客户请回来。

  黄建钢:这些当然要做,而且要做好。劳动力确实是目前最大的发展动力。但还远远不够,我们要琢磨的是,下一步如何面对公共危机和创新发展。

  对话舟山:危机?我们会遇到什么样的危机?

  黄建钢:舟山要发展,势必要加强对外开放。“开放”,不仅要“开”,还要“放”。“开”有风险,“放”的风险更大。有风险就需要保险,舟山应积极开展和发展公共危机保险业务。随着“开放舟山”策略的实施,舟山要做好相关的具有操作性的应急预案。当然,现阶段最主要的还是要积极倡导新发展理念。

  对话舟山:能否具体举例说明呢?

  黄建钢:舟山目前的旅游餐饮业,基本是在以前发展基础上进行量的扩展,而不是真正意义上质的提升。在经济逐渐复苏阶段,从业者需要静下心来,修炼内功,比如好好筹划海鲜健康食谱、出台旅游产品扶持政策等等,提升旅游产业附加值,让旅游餐饮业更高质量发展。

  总而言之,就是需要改变之前的生活与生产方式。我认为,过去我们比较注重于量的增多,如GDP就是量的概念。现在需要突出文明概念,尤其是生态文明。尊重生命、敬畏自然,构建海洋生态文明,进而保持经济可持续发展。这场疫情给我们好好地上了一堂“生态文明课”。

  对话舟山:普遍认为,发展海洋经济,似乎受疫情影响的冲击会小一些。

  黄建钢:确实是这样。特别是海洋经济里面的海岛经济具有其独特的相对封闭性,这是一种得天独厚的优势。它在受正面影响小的同时,受负面的影响也小。

  舟山发展海洋经济也有别处无法比拟的基础。最近央视播放的连续剧《奋进的旋律》就是取材舟山岱山潮流能发电站。舟山还有海上风力发电、海水淡化等等。舟山发展海洋经济要不断创新,设法用好用足“一带一路”倡议中“一路”即“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政策优势,充分地加快海洋经济发展。

  就如我之前谈到过的,舟山的经济发展离不开内陆的支持,但获得这种支持不是面向他们去要,而是要背靠他们,然后再面向海洋求发展。产业上,不应再简单局限于渔业、航运、港口等传统产业,而要发展更多更好的新型海洋产业。开展、拓展和发展新型海洋经济,也是中央和省委希望并要求我们做的。

作者:刘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