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09.jpg

一手抓疫情防控 一手抓复工复产

您的位置:权威发布:全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 > 一手抓疫情防控 一手抓复工复产 返回首页

非常时期如何破解“用工荒”与“闲得慌”? “共享员工”新模式悄然开启

2020-03-10 09:40:00 舟山日报

  新区财经

  核心提示: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虽说已到复工复产阶段,但给企业带来的困扰似乎还有很多,其中一个就是“用工荒”与“闲得慌”。

  一些行业例如酒店餐饮业暂时难以复工,而线上零售行业等却出现人员短缺情况,这便催生了“共享员工”这一新事物。尤其在京东、阿里、盒马率先实施下,“共享员工”模式悄然兴起并持续发酵,在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同时,使各行业部分暂时闲置员工重新上岗。

  在舟山,因生产订单紧急,部分制衣企业首先用上了“共享员工”,后续的转产口罩生产也暂时沿用这种模式。

  同时,有一些“闲得慌”的员工到“饿了么”等快递行业打“零工”,成为“网约配送员”,深受欢迎。

  对于“共享员工”这一应运而生的用工新模式,或许很多人抱有一些顾虑。然而,可能当你顾虑和迟疑时,就有外地企业把人给“抢”跑了。

畚金制衣全力生产口罩 张磊 摄

  “一个订单8个厂的工人做”

  制衣企业抱团启用“共享员工”

  3月5日,定海畚金针织服装厂生产的儿童口罩正式上市。此前,该厂转产生产的成人口罩已投放市场。

  “这段时间从加急赶制隔离服到生产口罩,整个人像厂里的机器一样没有停过,买机器,买原料,还有‘借’人……”该厂负责人、定海区纺织服装行业协会会长李海军对记者说,“过年前后接到了很多隔离服订单,年前很多企业员工就回老家了,只好向其他行业的厂家借来人手一起赶活儿。 ”

  1月23日,协会用25个小时完成了640套隔离服加急订单,40名工人来自畚金、方丝、盛鑫、宜人、宝岛、天籁、国调、康瑞8家制衣厂。“一个订单8个厂做,以前从来没有过! ”定海宜人制衣厂厂长张志宏对此很感慨。

  女工许芬燕说:“这是关系到全民健康安全的事情,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好。 ”

  到了2月初,畚金针织服装厂聚集了来自畚金、方丝、天籁、意尔达等5家制衣厂的70多名“共享员工”,集中赶制隔离服。

  共享员工,是指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下,一些暂时难以复工的中小企业将员工以共享模式进行短期人力输出的合作用工方式。这次疫情期间,制衣企业或是全市最早启用“共享员工”模式的用工单位。

  “其实我们这个行业一般不会采用这种‘共享’方式,这次主要是为了完成特殊时期的加急订单。 ”李海军介绍,特殊订单要有特殊薪酬,这次厂里不仅为工人提供了每小时40元的计时工资,还为他们解决了吃饭与交通问题。

  虽说现在的“共享员工”已经各自归位,但李海军告诉记者,下一步还会继续开启“共享员工”模式,因为他与几家厂投资的新口罩厂即将上线生产。

  “机械设备一旦就位,就能流水线式生产了。 ”李海军说,此前他们已经招了七八名员工,主要是机修、出纳等等,“如果人招不满,就想办法从几个厂里‘共享’一些员工,几个合作人也同意这样做。 ”

  “闲得慌”主动成为“共享员工”

  临时“跳槽”变身“网约配送员”

  做缝纫手工按时计费,而配送外卖是按件计费,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多劳多得。最近,人社部刚把“网约配送员”列为新职业。

  疫情发生以来,众多“网约配送员”成为一群逆行者,在武汉、湖北乃至全国都有他们活跃的身影。而在舟山,一些“闲得慌”的务工人员也加入到了外卖骑行者队伍,成为实际上的“共享员工”。

  小张是外地人,之前在我市新城的一家火锅店打工。这家火锅店因为疫情影响无法正常营业,他只能骑上电动车,干起了“网约配送员”,“本来在餐饮店上班时就常常跟外卖小哥常常打交道,所以对这方面我还是有些了解的。 ”

  虽说从3月4日起,我市有序开放社会餐饮堂食服务,但实际上,餐饮店要恢复到常态尚有待时间检验,目前还是更热衷于销售外卖。

  比如,记者在普陀东港的某家大酒店“外卖欢乐送”微信群里看到,该酒店提供各种主食套餐、中式佳肴、甜品饮品等。其中,主食套餐价格25元到35元不等。

  原先主打外卖生意的店家陆续复工,而本来以堂食为主的餐饮店也以外卖为重头,这样一来,“网约配送员”的需求量明显增加,甚至变得紧缺。“一般来说,每年农历正月初五前后,外地员工都会回来,我们的队伍会保持在600人左右。但现在只有400人。 ”“饿了么蜂鸟即配舟山地区授权商”人事总监傅先生告诉记者,这400人里有50多人是最近新招的,大多由餐饮行业“跳槽”而来。

  受疫情影响,现在“网约配送员”的准入条件有些严了,但对一些餐饮行业“共享员工”来说,可以做兼职也可以做全职,因此并没有什么问题。

  据傅先生透露,在舟山,每个骑手的收入来自基数配送费+奖励,每月工资一般在5000元左右,有的活跃骑手可以做到1万元左右。由于之前餐饮行业关门停业,影响了总体跑单量,而疫情给骑手带来的一个利好是,外卖只需要送到小区门口即可,减少了配送难度和劳动量。

  “让市场去决定”是普遍态度

  实际运用仍有待摸索与规范

  “共享员工”是破解“用工荒”与“闲得慌”的一种有效方式,但也有不少人对这一新生事物抱有一些顾虑,并且在具体操作中存在一些实际问题或困难。

  前不久,舟山一家超市和一家口罩厂急需一批员工,也表示愿意接受“共享员工”这种模式,而东港一家大酒店则有大量员工正在“闲置”。记者获知情况后,给这家酒店相关人士提供了相关用工信息,想让他们双方进行接洽。

  两天后,这家酒店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其中口罩厂给出的条件是,口罩包装工20人,月工资4000元,每天10小时,每周休息一天,缴纳五险,地点在定海北蝉。“我把这些信息贴出去后,员工们没什么响应。我想,一方面是他们觉得太远不愿去,另一方面觉得有些条款不够合理。 ”酒店人事负责人告诉记者。

  3月6日,记者又联系了该口罩厂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由于“共享”的是“短工”,由厂家缴纳五险一金的操作会很麻烦,“员工可以先来,双方可以再进行协商,加点工资就可以了。 ”

  记者就此专门咨询了我市人力资源部门,对于毫无政策规章可循的“共享员工”模式,职能部门也坦言“吃不准”。据人社部门相关人士介绍,某家酒店目前只需员工20人,另有180多名员工“富余”,之前酒店也希望把这些员工“共享”出来,但考虑到相关风险,人社部门只提供了部分用人信息,其余的事情让企业双方去协商。

  从目前看,安徽合肥,浙江湖州、衢州常山等地都由相关部门出面,协调企业积极使用“共享员工”。而有深厚人力资源服务经验的上海外服最近也应需而变,创新探索“共享员工”业务模式,切实解决企业用工难与复工难的问题。

  让市场去决定,或许是当下面对“共享员工”模式的一种普遍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舟山某家人力资源公司日前在微博上贴出了宁波慈溪的“共享员工”信息,急需打快递包工,为期10天,23元/小时,每天工作10.5小时,包吃包住,舟山发车统一免费安排交通,之后想做的可以一直做下去。据悉,已有60人应聘就业。

  目前,对于“共享员工”,各方说法不一。基于法律层面,相关律师认为,考虑到劳动社保等问题,没有提前约定好,会有法律风险。但基于信息化时代,灵活用工对企业发展无疑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不过,人社部已明确指出,实行“共享用工”进行用工余缺调剂,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人力资源配置效率。但对于这种模式,还需要有一些限制条件。未来“共享员工”会有哪些细化的规范章程,大家拭目以待。

  ■记者手记

  “共享员工”应该如何“共享”

  疫情来袭,大量实体店关门,导致人力资源冗余严重,员工成本压力激增。而与之相比,与疫情关联度高、新生业务量较大的行业产业,例如防护用品生产商、电商平台、物流行业则陷入员工短缺的困境。在这一背景下,“共享员工”等灵活用工模式崭露头角。

  从目前来看,虽说“共享员工”方式还存在一些瑕疵,比如法律层面。但从各地积极实行的效果来看,有着一定的必然性和必要性。

  当然,“共享员工”之所以能够跨行业从事其他工作,除了具有“一专多能”的技能结构,还具有可随需求变化快速市场调节的流动性特征。

  有律师认为,“共享员工”虽然是个新名词,而从法律上说,其本质上属于传统用工模式中的借调用工模式。

  舟山有着“共享员工”的衍生土壤。比如水产加工业、旅游服务业等产业的生产旺季,就存在这种“临时共享”的用工现象。

  疫情期间,我们不妨给“共享员工”模式多点支持鼓励与积极态度,或许亦可纳入企业“三服务”内容。

  一方面可以从过去经验与目前外地实践中,主动作为,找寻积极的应对办法,妥善解决好“用工荒”与“闲得慌”矛盾;另一方面,则可以积极引导企业签订临时相关用工协议,进一步畅通未来用工合作渠道,或利用第三方公司来调配企业间的用工需求,减少成本压力,实现利益最大化。

  还有一点需要提醒的是,对于技术含量要求较高的岗位、企业核心的经营管理岗位以及需要签订保密、竞业限制协议的岗位,不建议选择这种用工模式。


作者:刘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