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金色记忆|东海惊涛忆王起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8日 10:44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胡时杰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一个名字与东海相连的人,领导我们奋战近半个世纪,足迹遍海隅。他已长眠于地下20年,战友们至今深深思念着他。

  一、良师益友 初识王起

  1937年,抗日烽火在海岛小城定海掀起。热血青年义愤满怀,上街呼号人民奋起抗日。这些爱国行动,得到了定海县前小学沈毅校长和教育界人士的支持。沈校长在内战时期掩护过多名共产党员,是爱国民主人士。在大革命时期,校内就有中共党的组织,参加长征的女红军金维映等人就是在那里参加共产党的,后来王烈钧(王起)等老师和我们这些满腔热血只知猛冲的青年,也从她那里受到很多的教益和帮助。杨志行大姐也是该校老师,和我们共闯国民党县党部,据理追回被没收的进步书籍。敢于面对数百个国民党士兵指挥教唱《义勇军进行曲》。在反动派不断查没书籍、逮人、恐吓下,我结识了王起同志。他是当时恢复建立的中国共产党定海县工委的领导成员,对我们的爱国行动予以鼓励、指导,还以时事座谈会、读书会、出简报等多种形式团结广大青年,吸收他们参加“抗日宣传队”和“小小图书馆”。

  二、打进去 坚持下来

  1939年6月舟山沦陷。定海县长苏本善率员撤退到大榭岛,嗣后到镇海。后苏本善为定(海)象(山)县长,委旧属岳树猷为柴桥区区长,凭此使镇海的柴桥(现属宁波北仑区)成为苏部的“补给基地”。岳树猷长袖善舞,串联镇、定、象反动势力,使柴桥成为浙东反共侧翼政治中心。此处隔甬江,北岸是镇海县城敌占区;再往北龙山区是我抗日根据地南沿,它是防我南进的前哨。我在柴桥,王起要我了解敌人动向。

  1942年初,我遇定海县流亡政府一个姓俞的财粮科长。他掌管部队军需,邀我当他助手。我请示王起,答复:“打进去,坚持下来!”任务是收集情报。我进柴桥区署,当了区指导员。我收集的较有价值的情报是国民党天台绥靖指挥部按旬发的《剿匪通报》,上面记载有关我主力和地方部队的出动、遭遇、进袭、战斗、战果等情况,也刊登敌顽情报网、特务潜伏点一些活动。我收集的情报由秘密交通毛师母(吴冠玉)交给行踪不定的王起同志。

  三、回家充电 倍增活力

  我和王起同志持续保持联系。 1944年春,我新四军浙东主力到三北,王起通知我去联系。我穿越敌伪顽防区,过河姆渡、梁山伯庙绕道到镇北,过龙头场,到龙山小学接上关系,即步入一个山坳村“合家”,这里是纵队司政机关所在地。我和保卫部长丁公量共宿,叙旧,谈了一晚。向王起汇报后,他写上几句,要我去找三东地委特派员吕炳奎,再向他作简短汇报。那时,王起是三东地委副特派员。随即我即越三七市、二六市绕出根据地经叶家、慈城、宁波返回镇南。 1944年又接王起通知,要我进四明山。在杜徐见到王起,他立即向我宣布来自白区工作纪律,限在原地,不准外跑。我参加了浙东区党委领导的整风,然后返回白区。1945年春,根据地第三次反顽斗争取得胜利,局面打开。为争取抗日战争最后胜利,王起又叫我进山,途遇在宁波的钱铭岐,两人溯姚江而上,在车厩登岸,进入四明山,向城工委报到(代号大陆商场)。再向王起汇报并领受任务后经宁波又返回镇海江南工作。

  四、和平声声 摩擦不停

  1946年3月,我被派去苏中,在镇江附近渡江,北上如皋到达淮阴。当时两淮街头“军事调停处执行部”执行小组的盟军人员,金发、蓝眼,引人注目。和平民主新阶段之风吹来,摩擦也同时在加剧。王起同志命我急速回白区,最佳选择是去定海,积蓄力量尽一切可能发展党的工作。重返定海后我接任定海慈云小学校长,以此身份为掩护,组建中共定海城区支部。

  五、书院会议 险越城中

  1947年9月下旬,浙东临委在岱山蓬山书院部署开展武装斗争会议结束。王起同志冒险经西码头直穿城中,摸到半路亭旁面店楼上我家。打扮是:铜盆帽压檐、米色羊毛围巾围上几圈、呢质黑长袍。睡前长谈,他问:“在岱山碰上庞彦(音),庞曾是苏本善部海上特别行动大队大队长,碍事否? ”我和庞有过交道,略经思索答:“估计无碍! ”此行,我已在盘算,万不能出纰漏!清晨他将搭轮船返甬。商定,由我先行,他滞后数十步,迎面遇熟人,即举手示警趋避。定海熟悉他的人,一般我都熟悉。

  次日,抵达码头,选定时机,伴他进入下舱,暗处坐定。汽笛鸣响,我立即跳上岸来,目送他平安返回宁波。此时庞彦虽未告密,却透露给“第三大队大队长”夏继林,一时王烈钧到岱山的消息沸沸扬扬。随后我遇上罗积德(系县前小学教导主任,与国民党县党部有关系的人),他就告诉我:“听说王烈钧还在岱山活动。 ”稍后,又添上一句:“犯不着! ”我只当作听新闻,惊讶之余,“嗄”的一声,糊了过去(当时王起是舟山“匪党”黑名单首选人物)。

  六、频繁调度 指挥若定

  为组建东海游击总队,一些领导同志频繁进出舟山。支部委员叶清和家离码头近,不需穿越城中,有的领导或交通员就由她掩护。一次,我去她家,室内坐着陌生人,我退了出来。才知道,这是“小王先生”王博平。项耿当时是浙东海上工作委员会书记,也是联系苏北、浙东的交通。他在《四上舟山》文中说:“第二次从四明山出发是由林秀梅同志(后来的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李辉)陪同我到道头,再经叶告诉我去东沙角找王先生,由王告知我去念姆岙詹步行家找到王起。 ”杨志行和王之文同志都说过,叶清和家是浙东临委通过在宁波的机关再与当时在定海工作的王起的联系点。

  1948年5月,王起同志要我去浦东“接应”。事先未说明什么事,我先去念姆岙美丰小店詹步行处办理组织手续,到上海凤阳路大光明电影院后边,用“请问16路电车在哪里乘”,答:“跟我走”接通上海党组织关系,旋介绍给浦东党组织,暗号是双方手持“前门牌香烟”到法国(复兴)公园照面,随交通员乘船过江,到一户篾匠家。天黑,浦东游击队到来时,我跟着游动,一个晚上更换好几个宿营点,周围尽是国民党青年军,说明处境困难。找到领导后告诉我:“情况有了变化,你即速回转。 ”我即转浦西回舟山。后詹步行告诉我:“当时正是我浦东部队储贵彬决定渡海南下,浙东临委已派张任伟前去接应。 ”所谓情况变化是,储贵彬部已从三北登陆上四明山,不来舟山了。定海城区支部由我分管情报工作,与王起联络的秘密交通是董某某(朱阿良)。

  1948年1月,为贯彻浙东临委分散发动游击武装的决定,王起来舟山坐镇,具体领导东海海上游击工作。此时,他化名“李先生”在临城老烟筒(梅燕翼)家附近埋伏指挥。城内则由我整天涉足上层,搜集情报。传递方法也简单,即在牛皮纸上密写,随意裹上布鞋、毛线或杂物,夹在身上出城。因为董某某家和梅家正好隔岸相对,所以尽可不时借口回家。实则:“城里城外,情报频传。 ”

  七、熊熊烈火 显现本色

  1948年5月,叶清和被捕,几经刑审,坚贞不屈,终使敌人捞不到口供。半个月后,由她父亲觅保获释从余姚狱中带出。由于叛徒出卖,在宁波被捕的同牢杨志行托叶带口信给王起。叶向我汇报,在我同王起会面时,转达原话:“二哥(王起)今生不准备再见了——再见!! ”听了后,王起只是震动了一下,但他不说一句话,只示意我,把中断了的汇报再继续,这是革命伉俪间高尚情操的闪光,无疑也使我受到教育。叶清和被捕,和临委宁波机关联络中断,“东总”南进台属决策已定。 6月经请示,带来王起同志密写:“定海已无留之必要,你进山亦可,去上海暂避亦可。 ”正逢暑期已届,我就以陪妻治病为名撤到上海。 10月,王起同志带着六横岛战斗后一身硝烟,又临上海王家沙找我,布置我继续工作。他进山后又要我在上海采购收发报机。1949年3月,在秘密交通员陪同下,我一家四口人进入会稽山,与他相会。我为王起同志六横受挫突围后又领导余部进行反清剿斗争,奔波上海、四明,不向挫折低头的顽强意志所折服。

  八、跨越时空 友谊长青

  大军渡江,我们出会稽山,沿山阴道上疾进,解放绍兴。王起任军管会副主任、绍兴市委第三书记兼嵊县县委书记。我则随他工作。刚一解放,大家都夜以继日地工作,王起同志和我们常常用毛巾擦擦脸、揉揉眼睛,迎着晨曦,埋头又干。凡向上报告、总结文件、准备讲稿,他总是谢绝秘书代劳,握笔自书。 1952年党派我去学习东北管理工厂经验,才与他分手。

  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到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在他身上所受到的教益匪浅。如今,案头仍保留他的亲笔信:“时杰同志,来信收到,知道组织上重新调查你的恢复组织问题,感到很高兴。如果到我处来调查,我会实事求是提供材料和建议,请你放心好了。 ”又说:“意见要提,要催促,不过要耐心。年龄大了要注意身体。 ”自己病笃还在关心他人,谆谆叮嘱我要正确对待落实政策。三个月后他病逝。我和他同龄,不幸他却先我长辞。

  斯人已逝,丹心留汗青,沧海泪洒,风范永存。

  附:

  王起简历:

  王起,男,(1917~1981)出生于浙江镇海。1925年就读于镇海临山小学时,接受了最初的革命启蒙教育。1932年在上海做学徒期间参加了上海读书会。 1933年秋加入中共在上海的外围组织——社会科学者联盟(简称“社联”),参加了上海工人运动。 “社联”解散后,转入国难教育社。 193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7年8月回到镇海从事抗日救亡活动,并组织乡里的进步青年赴陕北学习。 1938年10月,中共定海县工委成立,担任县工委委员。 1939年5月,代表定海党组织参加了宁绍特委召开的第一次党的代表会议。 6月,日军侵占定海,7月,担任定海县工委书记,组织和发展了党领导的武装力量,为开辟定海东区抗日游击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 1939年8月至1942年6月,历任中共宁波(鄞县)中心县委委员(兼)、中共宁属特委委员、组织部副部长、宣传部长、三东地区负责人(兼)。 1942年7月后,历任中共三东工委副书记、三东地委副书记、三东地区副特派员浙东沿海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和浙东杭甬沿线城市工作委员会组织部长。

  抗日战争胜利后的1945年10月,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北撤,任中共三东地区特派员。 1947年1月,中共浙东工委成立任委员。 1948年1月,任浙东临工委委员、组织部长。 1949年3月,兼任中共会稽临工委书记,同时担任浙东农民协会筹委会主任、浙东临工委城市工作委员会主任等职。 1949年5月,绍兴解放,任中共浙江二地委(绍兴地委)委员、绍兴军管会副主任。同年7月,任中共绍兴地委第三副书记、书记。 1951年12月起,先后任中共宁波地委第一副书记、代理书记、书记。 1956年6月,任中共浙江省委委员、宁波地委书记。1962年6月,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副省长。 1970年,任省农办党组书记、主任。 1956年当选为中共八大代表。1981年11月在杭州逝世。(胡亦男资料收集并整理)

  说明:

  本文系胡时杰同志于2000年所作,曾收录于《王起纪念文集》(2001年4月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和胡时杰撰写的 《烟雨平生》(2004年9月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东海铁流》(2014年12月团结出版社出版)也收录该文。因胡时杰已于2009年去世,这次我根据上述3本书中的文稿,并收集王起同志的简历一并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