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当时四五斤的大黄鱼很常见 渔船卸货要用钉耙扒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8日 15:43 来源:舟山晚报 作者:俞康虎 口述 记者 岑瑜 整理

  寻找共和国同龄人

  当时四五斤的大黄鱼很常见 渔船卸货要用钉耙扒

  沈家门人俞康虎出生于1949年,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他最难忘的就是当时在渔船上用钉耙扒鱼货的情景。

  父亲成了第一个招工去嵊山的人

  我4岁的时候就跟父亲去嵊泗县嵊山镇了,那时是1953年。舟山解放的第二年,我父亲是当时第一个被招工去嵊山水产公司,那也是他第一次出门。 1953年,那时在沈家门搞水产的都是个人老板,我父亲就将沈家门这些搞水产的六七个人都喊去嵊山工作了,那批人年龄都在30岁左右,算是家里的壮劳力。

  嵊山水产实行公私合营以后,去的那批沈家门人在嵊泗的嵊山、花岛等各山头当负责人。后来在评业务的时候,就是现在所说的业务职称,评一级业务骨干时,整个舟山地区就4个一级业务员,其中嵊泗2个,一个就是我父亲,普陀沈家门和岱山也各一个一级业务员。

  父亲在嵊泗工作的第二个年头,我们全家也跟着父亲一起迁到了嵊山。我母亲跟去后就在当地负责剖乌贼鲞,我们住在水产公司宿舍里。我12岁回到了沈家门后,就一直在沈家门读书工作,而我父亲一直在嵊泗水产公司工作,一直到退休为止。

  进入水产公司当了7年炊事员

  1967年,我正在读初中,因为历史原因,我们读了两年初中就算毕业了。当时正好水产公司招工,我们就加入了。那时,我的同学基本上都去了黑龙江大兴安岭等地,那时初中班级里有50多人,结果只有连我在内的三个人加入了水产公司,留在了沈家门。

  水产公司当时属于国营公司,是大公司,我在船上当了炊事员,厨房、卫生间我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当时公司工资分为三档,我被评为第一档,每个月有30元,要知道那时30元一个月算高薪了。

  一只小船上就十二三个人,我负责全船的饮食卫生。其实我自己心里是有计划的,就是先当三年的炊事员,然后再一步一步升上来。工作时父亲也跟我说,当炊事员一定要饭烧得好,卫生要弄干净。结果没想到我这份工作一干就是7年,因为一些原因,公司招工不招了,没有新人来代替我这个位置,我就只能继续干这份活。

  我在当炊事员的时候,还一边学习机舱的技术和驾驶的技术。我觉得当驾驶员就是大副考出了,以后机舱方面的活也得懂,毕竟学来的都算自己的本事。所以那时每到修船,我总会跟着技师一起去看看弄弄。晚上则跟着操舵,一天休息的时间并不多,那时我也年轻,熬得住。

  后来迎来了驾驶考试,我驾驶员的证书考出了。那时船都是500吨位的,不像现在这么大的船。我考完证书后,第二年成为了二副。

  1982年12月,我在船上干活时摔伤了,家人不让我再下船,我才上岸进了公司业务科。

  四五斤的大黄鱼很常见

  当时水产公司对大黄鱼收购的价格是1角6分一斤,带鱼是1角4分一斤,乌贼每斤8分、9分、一角。那时物价都非常便宜,芹菜每斤1分,米也就9分至1.2角一斤。市场在卖的大黄鱼每斤就2角1分,都是由国家统一定的价格。

  那时捕鱼船捕来的鱼都是卖给水产公司的,然后再由水产公司将鱼货转发到上海,再通过火车运到北京等地。那时的大黄鱼带鱼每条都是三斤四斤五斤重,我们捕鱼人天天吃鱼,红烧、晒鲞、刨盐等,吃都吃腻了。

  现在梅鱼也要20元一公斤,过去500克以下的大黄鱼我们都叫小黄鱼,像梅鱼这样的鱼种过去都是晒干当鮳头吃的。那时候的鱼大得不得了,两三公斤的很常见,不像现在二两三两的鱼就觉得很大了。

  那时海洋资源很丰富,我们每次出船都满载而归。每次大黄鱼卸货时,我们工作人员都是穿着雨靴,用钉耙捯到蒲篮里,那时候一船的鱼货常常需要三四个小时才卸完。哪像现在这么讲究,黄鱼一条一条捧着的,现在一条1.5公斤重的野生大黄鱼就要价6000元一公斤啊。

  两三公斤重的鳓鱼腌了四五桶

  撑船的人,喜欢吃鲚鱼,二三两一条,蒸一下很好吃油麻麻,那时上海人开工厂将这小鲚鱼收集加工成罐装食品,受到很多人的喜爱。那时鲥鱼收购价是每斤4角,比大黄鱼贵多了。现在长江一带撒网,将这类鱼也快抓光了,我从事捕鱼十多年也仅吃到过两回。那时螃蟹也很多,扔根草绳下去,不一会就抓上来一大串的螃蟹。

  有一回船里捕来很多很大的鳓鱼,不少鱼有两三公斤重吧,当时我负责烧菜,就将这鳓鱼用盐腌好,放进桶里,整整腌了四五桶,然后放了一个月上岸后再拿出来吃,那味道真的是一绝啊,那鱼汤还能蘸海蜇皮吃。

  海洋资源逐步衰竭,各类鱼绝种

  后来改革开放以后,鱼的价格也上涨了,海里的资源也越来越少了,大黄鱼先断种,然后是乌贼。

  现在很多人喜欢吃皮皮虾,我们过去这种皮皮虾个头也小小的,都是海里张网时张来的,不像现在这么大。你看现在虾也多了,以前没有这么多,这或许与黄鱼乌贼都少了有关吧。

  1974年左右,大黄鱼就绝种了。那之前渔民们天天捕鱼,也没有现在的伏休期,遇上大黄鱼来产卵,就一次性都捕光了。乌贼来产卵时也一样,我们也不停地捕捞,第二年乌贼的产量也锐减了,现在更是少了不少。

  1975年的时候,有一回公司组织我们去大陈海域捕马面鱼,当时马面鱼的收购价每斤为7分。结果有一回遇上西北风,我们当时开的船都比较小,马力也不大,好不容易才返回港,结果听说虾峙附近海面有一对渔船沉没了,从此以后遇上大风我们都不会轻易出海了。

  1982年以后,海洋资源开始枯竭了,也不再实行国家统一收购海产品了。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后,鱼货少了很多,但海蜇还很多,20公分30公分大的海蜇都是出口国外的,那都是正宗的三矾海蜇,要知道100斤的海蜇只可以做出5斤三矾海蜇。退休后我也常常喜欢去海边看看,我发现今年海蜇特别多,每天渔船运来的海蜇数量比往年要多。

  1995年之前,我当业务科长,负责销货卖货,鱼货多的时候冰库里容易积压了,当时三四两的青占鱼收购价7角5分至8角5分一斤。但半个月就会来一拨鱼货,很多鱼货都卖不出去,为了清空冰库,我们就常常会先让销售公司将鱼货带走再回来付款。

  随着海洋资源的减少,上世纪90年代后,舟山开始派渔船前往北太洋钓鱿鱼,现在开始钓金枪鱼。2000年以后这里的渔船也从公有制转变成私人所有。现在舟山也开始实行禁渔期,希望能让海洋资源逐步恢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