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30多年的海上生活 让他和海洋有了剪不断的联系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4日 15:07 来源:舟山晚报 作者:记者 张莉莉

  30多年的海上生活 让他和海洋有了剪不断的联系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出生在鲁家峙的谢善法长在海边,也顺理成章地吃了这碗饭。30多年的捕鱼经历让他和海洋多了一份剪不断的联系。退休之后,从事手工艺,海洋依旧是他创作的一大主题。对他来说,海洋已经是深植在心里的情怀。

  全家做的都是一个行当

  我是鲁家峙人。那个年代在鲁家峙,捕鱼的渔民是个很庞大的群体,我阿爹也是其中之一。因为我阿爹的关系,小学毕业后,十六七岁的我也开始上船讨生活了。但其实我内心是不想去捕鱼的,捕鱼人是顶苦了,还没什么安全保障。按我自己心想,我想做手艺活,想做“大木”。“大木”是木匠的一种,专门打船的,以前出海都是用木帆船。“小木”就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木匠了,主要给人家打家具的。

  我阿爹看我这么喜欢手艺活,而且有这方面的天赋,就去队里说,能不能让我从事手艺活。得到的回复是不行,那个年代,阿爹做什么,子女也都跟着做什么,几乎没有例外。不像现在,你想干什么都可以去干。

  家里孩子多,生活条件差,小学毕业后,阿爹就和我说,别去读书了,小学读完就算了。虽然我很想读书,但没办法,只能跟着别人上船了。就算不想干这一行,也没有别的选择,待在家里就更不可能了。那个时候待在家里的人都要被人叫“懒汉”的,要被人看不起的。

  不仅我吃了捕鱼这碗饭,我们家三兄弟都捕鱼去了,没有别的选择,我阿妹是女孩子,不用捕鱼,就在家织网、补网,做的也都是同一个行当。

  阿爹捕鱼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家里鱼倒是有的吃。要知道那时候买什么都要靠票,虽然肉才7角1分一斤,但没有票,你也买不了。好在我们家有鱼可以吃,不过这也不是白吃的,得从阿爹的工资里面抵扣。

  黄鱼跟着会拱船

  当时村里有渔业队、农业队。我就是跟着渔业队一起上船的。刚上船的时候,心里直发慌,一眼望去只有海水,平时上不了岸,只有风来了才有回到陆地的机会。等到一个多月了才慢慢适应。

  船上的条件也不行,吃饭的时候桌子都没有,船舱板凳就当桌子了,碗都是木头做的,瓷做的碗容易打碎,一浪头过来就不行了。最不能适应的还是晕船,船上也没有晕船药。就算有药也没什么用,药效过了还是要晕,只能硬生生熬过去,等日子长久就习惯了。船上吃的都是捕上来的鱼,菜是很少的,只有刚上船的那几天能吃到蔬菜,后几天就没了。因为那时候船上没有冰,蔬菜买多了也是要烂的。只有专门来收鱼货的鲜船上才有冰。

  刚开始,船上捕鱼也都是纯靠人工撒网收网的。那时候船都是论对的,两艘船为一对。其中一艘是撒网收网的船,所以人要多一些,大概有十来个,不然收网时收不动。捕上来的鱼都让水产公司的鲜船收走,卖到上海等地方去了。收鱼的时候,水产公司会给一张票,队里有会计专门管这个,拿着这个票去兑钱。一个月到了,队里把当月的工资发给我们。我们几乎都在海上,一般都是家属去领的。

  那时候渔业资源丰富,黄鱼都会跟着拱船的,捕起来一网接着一网,根本捕不过来。以前的船只小,一船只能装个100多担,一网上来都不够装。其实用现在的船来装也就是两舱的量,但那时候船小,一下子就装满了。等在嵊山的鲜船就立马把捕上来的鱼收走,他们都是为我们服务的。

  我记得有一回捕带鱼,正赶上天气好,捕了七天七夜,几乎都没怎么睡觉。吃饭的时候,我们都直打瞌睡。那时候,船上有三句话:“夜里和白天一样,有风和无风一样,晴天和雨天一样。”上了船,就没有昼夜晴雨之分了,下雨也要捕鱼,夜里也要捕鱼。就算生病了,也要爬起来干活。因为船上没有其他人可以轮班,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人一个岗位,都有自己的活要干。

  从灯火辉煌到逐渐落寞的东海渔场

  上世纪七十年代,东海渔场真的是一片繁忙的景象。福建、上海、温岭……多少地方的船都汇聚到这里捕鱼。晚上的时候,海面上灯火辉煌。也是那几年的疯狂捕鱼,东海的鱼都捕完了,渔业资源急剧萎缩。以前一网下去都是满满的鱼货,到后来一网下去都没多少鱼了。有的时候一网上来也才几斤鱼货,还不都是好的,只能靠网数多,多撒几网,才有点收获。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无鱼可捕的东海渔场上渔船变少了,我们渔业队也解散了。很多人都不干这一行了。恰逢改革开放开始,我就和几个朋友拼了条船,继续做捕鱼生意。倒不是生意多好赚,而是没有别的好选择。毕竟这个行当已经做得顺手了,总比换个新行当重新开始要好。

  自己开始做生意,能够按自己心想来了。遇上生意好那就多出去捕几趟,累了想休息两天也都可以,不用像以前一样只能在海上漂着。但是说是这么说,一年365天还是有毛300天在外面,总归都是为了生活。就算风大了,渔船回港,我也不能回家,要管着船,怕船被风吹走。

  虽然渔业资源不比从前,但自己单干,收入比之前在渔业队还是要好上不少。小船变大船,小马力变大马力,船只条件也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以前船上烧饭都用柴火,开船的时候买好柴火放上船,后来都能烧煤气了。船上也有了吃饭的桌子,用上了不锈钢的碗。

  最大的改变还是住宿条件的变化。以前刚上船的时候,住的地方只有一点点大,五六个人住一个房间,睡觉的地方刚刚够一个人躺下,想翻身都翻不了。后来船上的住宿条件也变好了,有的还是一人一间房,装修得锃亮,有些人家家里还不如船上装修的好,有的船甚至连空调都装好了。

  船上是最早配对讲机、大哥大的

  在渔业队的时候,捕上来的鱼都被水产公司收走,由水产公司运输到各个地方贩卖。自己干了,这些捕上来的鱼的销路就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不同地方的鱼价要差上不少,所以船老大之间都要互相交流信息,哪个地方的鱼价高都是靠互相之间的情报。

  最早的时候,船上联系没有别的方式,就靠两面旗帜。要收网了,一挥旗帜,另一艘船看见了就会开过来。在其他联系工具没有出来前,打旗语是唯一的方式。至于和家里联系,就只能靠熟人带口信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船上开始配对讲机了。有了对讲机以后,船和船之间的联系就要方便许多了。虽然信号受限,远一点就对讲不了了,但还是比以前好了很多。

  九十年代,大哥大开始出现了。船上依旧是最早配上大哥大的。毕竟那时候大哥大价格高,一部大哥大要两三万元,有些人家一年赚的钱可能都没有上万,所以一般人家是不会去买的。当时我也配了一个,倒也不是为了出风头,实在是船上工作的特殊性,时常需要互相交流信息。

  有了大哥大以后,捕鱼回来,我就可以联系熟悉的船老大了,问问人家哪里收货价格高。刚卖了鱼货的船老大就会告诉我,哪个地方哪个码头市面比较好,可以去那里卖。没有这些情报,就两眼一黑,不知道行情了,赚得也少了。

  2000年之后,我也退休了。虽然不再从事捕鱼这一行,但也在关注这方面消息,国家开始放流,后来又有了禁渔期,渔业资源相比以前开始慢慢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