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声音

舟山应该发展“吸碳经济”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13日 09:28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黄建钢

  舟山究竟应该发展什么经济?以及怎样来衡量舟山的发展?作为首个海洋经济主题新区的舟山,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一是要发展海洋经济,二是看舟山在海洋经济的发展上有否关键的重大突破。其中涉及一个“海洋经济是什么”的问题。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清楚但想起来很模糊的问题。界定什么是海洋经济的作用很大,它主要是给发展海洋经济指明目标、方向和道路。它特别需要一个学术创新,但与其说是一个科学创新,不如说更是一个哲学创新。哲学创新更多属于一种思维创新。这个创新目前还处在一个浓厚的想像当中。想像的结果是,“吸碳经济”是一种新型的海洋经济,它可以分为“吸碳科技经济”和“碳汇金融经济”。海洋经济不仅是一个GDP概念,更是一个方式方法概念。

  1.舟山最适合发展一种海洋吸碳经济

  由于地处“四口”——黄海口、长江口、杭州湾口以及中国的出海进洋之口的“要地”,又处于亚洲大陆板块陆地气候和太平洋板块海洋气候的交汇点、交汇线和交汇域,舟山渔场的上空早已成为一个东北亚大陆板块向地球大气排放“二氧化碳”的主要和重要的转化空域——华北、华中和华东的二氧化碳排放一般都是要经过东海空域才能最终升入和进入地球大气的。所以,在东海的舟山海域,要建立一个人类的“碳控点”、“碳控线”和“碳控域”。地球大气既不可无碳,也不能多碳。碳量少了,地球的温度会低。碳量趋零了,地球就会极度寒冷。但碳量多了,地球温度就会走高。碳量超多了,地球大气甚至还有爆发爆炸的可能。现在,地球的大气碳含量已经偏多偏高和饱和,甚至已经接近一个极度。它导致了一个温室效应十分明显不可控的程度,甚至已经达到一个已经在发生一种化学性反应的地步。这是舟山海域发展“吸碳经济”的极好时机。过去,舟山渔场是世界著名渔场之一,就与舟山海域具有丰富的“碳源”有关。“碳源”丰富是渔业资源丰富的重要原因之一。“碳源”将为海洋生物提供丰富的饵料。所以,现在要发现“吸碳”力强的海洋新生物,并加以积极培养。要找到海洋“吸碳”生物的生长、转化和涅槃的规律和轨迹,并加以科学地利用。但现实是,渔业资源已经衰退,舟山海域的“吸碳”功能和能力已经随之下降。

  2.吸碳经济是一种对大气碳量的调控

  “吸碳经济”是什么,是一回事。怎么形成的“吸碳经济”,是另一回事。“吸碳经济”既是一种新型的海洋经济方式,更是一种还在想像之中的生态经济方式。发展“吸碳经济”,不仅使中国的生态经济有新突破,而且使中国对地球生态良性化有新贡献。产生地球“温室效应”与大气中的碳含量太高有关。而大气中碳含量的增加又与海洋的吸碳功能和能力减弱有关。而海洋的吸碳功能和能力的减弱,又与海洋生物的减少、衰退和趋零有关。所以,人类就需要发展吸碳的能力。这需要把海洋生态理解为一种液体分别转向固体和气体之间的立体生态观。海洋生态有两种:一种是平面生态,还有一种是立体生态。现在研究生态还只是一种对平面生态的研究,如对海洋生物变化的研究。但几乎很少有人考虑过海洋生物的变化与大气之间的关系。在平时的生态中,人和森林或海洋的关系是这样的:人类需要氧气但排出碳,而森林或海洋需要碳但输出氧。这就有一个彼此转换的生态问题。海洋也是这样的,它本身就是一个“排碳”和“吸碳”以及“排氧”和“吸氧”的转换生态。从地球上陆地占29%和海洋占71%的比例看,大气中碳含量的增加与没有发挥好海洋的吸碳功能有关。其中,海洋吸碳能力的下降占了全球吸碳能力下降71%的原因。专家说的“东海渔场没鱼了”的结论给我们理解地球温室效应的形成有启发。以前鱼多有一个原因,就是“吸碳”的结果:在东海的海平面上漂浮了一层微生物。它们是吸碳的能手和高手。它们吸碳后迅速沉入海里。鱼吞吃了这些含高碳的生物,就会生长得快和鲜美。现实是,鱼少了,海面上的鱼腥味就淡了。鱼腥味淡了,海洋的吸碳能力就下降了。海洋的吸碳能力下降了,就会导致空气中碳含量增多。大气中碳的含量增多了,整个地球就会形成温室效应。这就是海洋生物跟大气之间的立体生态关系。但是,海洋的吸碳功能又分为两部分:一是自然吸碳,一是科学吸碳。我们现在还只有自然吸碳,还没有发展科学吸碳或人工吸碳。但自然吸碳已经满足不了现实地球生态良性化的需求。只能发展人工吸碳或科学吸碳。但我们的科学家至今还没有发现,地球的海洋上哪些动植物是最具有吸碳能力的?其中有一点应该给予注意:同样是动物,它在陆地上是排碳的,但一旦到了海洋里就是吸碳的。这是有很大区别的,但很多人对此很懵懂。

  3.吸碳经济需要一种“碳汇制”的融资方式

  现代经济不是简单的现在经济。现代经济需要在近代经济上的发展。近代经济是工业经济。现代经济一定要有一个海洋经济。要把海洋经济看成一个现代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在18、19、20世纪里,海洋经济已经有了。但那时的海洋经济是一种近代经济,并不属于现代经济。这需要我们把海洋放在一个特别的位置上给予审视,要把它当作一个经济方式来考虑。它不是一个简单的从海洋里“得到什么”和“得到多少”的概念。所以,它不仅是一个量上的概念,还有质上的不同;既有方法上的不同,还有标准上的不同;同时,还有方式上的不同,也有效果上的不同。所以,现代经济可以分为两类:一是知识经济,一是信息经济。新型经济起先是体现在方式上的,而后才会表达在“数量”上。

  为此,在舟山,应该建立一个国际性的“吸碳经济”股市板块。希望通过把做“吸碳经济”业务的企业放到股市上去进行广泛的社会融资,然后再用融资到的资金去发展“吸碳”的科学和技术以及“吸碳产品”的研发,然后再对以舟山海域为主的东海海域的吸碳功能、能力和能量进行科学和量化的调查、研究、检测与评估,进而实现舟山海域的吸碳量与陆地企业的排碳量之间的转换和置换。这不仅要求对一个企业的碳排量进行检测和量化,而且还要求对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碳排量进行检测和定量。不仅让他们“减排碳量”,更要让他们购买“排碳指标”。这就是一种“碳汇制”——“排碳”企业和国家一定要先取得“排碳指标”才能进行“排碳”生产。但后来由于技术改进,排碳量下降了,一个企业的排碳指标就会多余,就可以进行“碳汇”交易。但有些企业由于设备老化,排碳量又会超出“排碳指标”,就需要从他处购买“碳汇”指标。这决定人类下一步发展要实行一种“碳汇制”。什么是“碳汇制”?就是要根据排碳量的多少来付钱。这就需要对产品、企业的排碳状况进行精准的测量。做不到精准,就很难给予“碳汇指标”。

  其实,用“减排”的方法来控制“碳排量”和“碳总量”是不适用的。因为发展是需要排碳的。而发展又是硬道理。只是要求必须从单方面的“减排”办法发展到一个既“减排”又“吸纳”的双方面方法。我们既要“减排”,但更要“吸纳”。但发展“吸碳”也是需要科学和技术的。而发展吸碳的科学技术又需要资金。这就需要形成一种“吸碳企业制度”。其中推销一种吸碳的产品就是在推销一种吸碳的理念。这也需要发展一种吸碳经济。所有控制性的思维都是暂时的和缓解性的,不能给予问题彻底性的解决。人类碳排放得越多,意味经济发展得越快。人类的吸碳能力越强,意味人类控制大气里碳含量的能力就越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