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岛城随感

海山观察丨这样的“二十四孝”图还在出现

2017.06.19 姚崎锋

  这些年,城乡新建设无疑是进步很大的。如墙体美化是标配。经常关注墙体宣传的朋友们,应该对“二十孝图”并不陌生,在舟山好些地方都有见过。或是印刷版本或是手工画的,都是很美的,动态感很强,字也漂亮,但若你真的仔细看了,可能会看出一些毛病来。正值6月的父亲节来临之际,说说这一话题,也算有些关联,不算唐突。

  传统版的“二十四孝图”收录孝感动天、戏彩娱亲、埋儿奉母、百里负米、尝粪忧心、芦衣顺母、卖身葬父、刻木事亲、行佣供母、闻雷泣墓、哭竹生笋、卧冰求鲤、恣蚊饱血、乳姑不怠等自上古至唐宋的二十四个孝亲故事。这些故事长久以来成为封建社会伦理道德的启蒙之书,也起过一定的道德建设引导作用。

  但把这些东西搬到现在这个时代,肯定是有问题的。除了原本可能杜撰的不说,有些不科学不合理不道德的孝应该被怀疑被舍弃甚至被批判,大可不必照搬照抄、原封不动地出现在新时期的道德宣传教育上来了。

  单看字眼,“埋儿奉母”是不道德的,杀人是要犯法的;“尝粪忧心”不科学不卫生,我们不提倡; “哭竹生笋”那得多大的神力啊,有特异功能吗;“卧冰求鲤”恐怕鲤没有求到,自己先冻住了,做事得想点法子;“百里负米”是说孔子学生子路的,这样的名徒一定很聪慧,竟然也不想点简便的方法来百里负米,唉!……

  其实,民族的脊梁鲁迅先生也早已表示对“戏彩娱亲”(又名“老莱娱亲”)和 “郭巨埋儿”(又名”埋儿奉母”)特别反感,认为是一种作假和作残的行径。对待文化遗产,其实正确的态度,鲁迅先生在《拿来主义》里讲得很清楚,应该也是“拿来主义”的态度。不全盘否定,也不全盘接受,“我们要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自己来拿。 ” “要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 ”

  而这样的二十四孝还在墙上,还在宣传册里,还在各种读本上,大家似乎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可见,我们中的很多人还是缺少“拿来主义”,不肯思考,不愿参与,漠视对待,对社会的改进不抱希望,不尽责任,你做你的,我看我的,你错了我也就一笑而过罢了。而某些主管机关的不作为似乎也可见一斑。

  孝是我们民族的传统美德,是我们优良文化,宣传、张扬孝道,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过时。但需要我们做的是,传承、务实、创新。孝不一定非要做惊天动地的大事,孝是内心美好真实的表露,可以是平凡的问候,是点滴的牵挂,是近身的关照,常回家看看,多陪伴父母长辈,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可寄予孝心,显示孝意,也许更适合今天的孝道。每个时代都有各自新的表达孝道方式,新的二十四孝图需要我们重新描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