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岛城随感

新区时评丨老人租房难问题亟待相关部门介入

2017.07.13 姚崎锋

  当老年人租房难不再是偶然事件,而成为相对普遍的现象时,我们的政府部门就应该及早介入。

  定海九旬老伯在经历了5年的拆迁等房中,搬了3次家,每次租房都很难,暴露出当下老年人租房难的冰山一角(7月4日《舟山晚报》8版报道)。

  城区里的老年人,要么是单独住,要么是与子女一起住。老年人有租房需求的主要针对前者,不外乎几种情况:一是旧房拆迁改造,子女家里也不方便住;二是想换一个适住且方便出行的房子。否则,老年人也不会经常去折腾。谁都知道,搬迁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很累人。

  随着城市建设发展与城区楼房逐步老旧,一些老房子成为D级危房拆迁或城区改造对象,住在那里的老年人,租房需求是客观存在的。于是便产生了现实的矛盾,一些房东与中介为了规避风险,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在操作中,不太愿意把房子租给老年人。纵然,《老年人权益保障法》里有“老年人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有享受社会服务和社会优待的权利……禁止歧视、侮辱、虐待或者遗弃老年人”的规定,但从第三方角度考虑,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市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必然趋势。

  当老年人租房难不再是偶然事件,而成为相对普遍的现象时,我们的政府部门就应该及早介入。给予老年人更多的关爱与方便,不能仅靠民间的力量,相关部门也要为保障老年人的合法权益多作努力。

  笔者想到了公(廉)租房这两种住房福利。那么,是否可以拿出一部分比例来面向这一类的老年人群呢?也算是合理利用吧。至于年龄设限、家庭(包括子女)情况要求、区域安排、租费征收等细节如何设置,程序如何操作,这需要相关部门协同论证并拿出一个可操作的规程。

  7月5日舟山晚报一则报道也提到了类似的话题:沈家门城区D级危房腾空清零,截至目前共解除D级危房31幢,涉及772户,政策上,将以货币安置为主,但有一点说明让人暖心:特别困难的且符合条件的也可以进行公租房安置。

  笔者建议,相关部门在以后的拆迁安置过程中,尽可能做好老年人的后续租住安置工作。可以提前介入,广而告之,多关心与关注他们的反馈。如部分的老年人确有需要,可以考虑公(廉)租房的入住事宜。我想,这一个事情做得好,既是为老年人服务,也能获得无形的社会效益,也将是公(廉)租房的一大工作亮点,一举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