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岛城随感

海客谈丨窃书就是偷

2019.02.16 一叶扁舟

  窃书就是偷,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只因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说了句“窃书不能算偷”,这句话便流传了开来。应该说,孔乙己说这句话是明显带有自嘲的强词夺理,而人们之所以以讹传讹,多半是因为对读书人的“雅贼”抱有宽容心态。可是,是非不分必然导致道德沉沦,后果是相当的可怕。

  据2月13日《舟山晚报》报道,去年一年本岛3家新华书店失窃书籍总量达到7500册左右。而且,窃书势头大有增长趋势。新城新华书店2017年失窃书籍1000册左右,而2018年失窃书籍数量翻了一番,达到2000余册,直接经济损失近5万元。更令人揪心的是,除了职业书偷之外,很多窃书者竟是中小学生,文学、教辅书籍因此成为“失窃大户”。面对诸多孩子的道德迷失,谁还能轻松地说出“窃书不能算偷”?

  真不忍心将那些窃书的孩子称作贼,因为他们尚处花季,今后的路还很长。可是,窃书就是偷。假如任由他们一次次积累经验、一次次渐成习惯,窃书难保不会成为堕落的起点。一些家长面对孩子的窃书行为,还无知地狡辩、包庇,这是非常有害的。正确的应对,理当是学校、家庭乃至全社会联起手来,加强对孩子的道德法治教育,让他们懂得勿以恶小而为之,从小养成良好的道德规范。

  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几家新华书店,一年失窃书籍数以千计,失窃损失十万多元,称之为窃书成风也不为过。到底有多少学生参与窃书虽然难以统计,但无论如何情况都不容乐观。孩子窃书,家长和老师都有必要进行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反省。

  现如今,孩子的教育被空前重视,学龄前早教一再提前,学生的负担也似乎越减越重,课堂教育与课外辅导并重,老师上课与家长陪读并举,大有将孩子们培养成高考达人的架势。可是,道德法治教育、行为养成教育又在其中占了多少比重?至少,那些窃书的学生已呈知行不一的畸形,再不强力矫正恐怕悔之晚矣。

  出了高考状元,抑或是出了博士、院士,曾经的母校都会争相沾光,而出了窃书的学生,大概是没有学校愿意认领责任的。法治教育早就进了学校,愣是有学生没往心里去又能怪谁?然而,仅仅向孩子灌输一些法律知识是远远不够的,树立遵纪守法的理念是需要课内课外、言传身教大下功夫的。最近《报刊文摘》上有篇反映未成年人作奸犯科的报道,其中有个孩子说自己“还能再偷200天”。对刑事责任年龄门儿清,这样的孩子显然不是法盲,但却比法盲更可怕。别让孩子站到法律的对立面,每一位老师和家长都应少些推诿多些作为。

  新华书店书籍失窃量如此之大,也实在应该亡羊补牢了。将防控措施落实到位,不仅有利于止损,还能尽可能消除“诱饵”。另外,一旦逮住了窃书的熊孩子,千万不能一放了之,该报警的要报警,该交给老师的要交给老师,这样才能及时落实后续教育管理。如今的孩子买不起书的并不多,窃书问题主要还是品行问题,全社会都不能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