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岛城随感

海客谈丨“首违不罚” 体现执法温情

2021.01.13 09:34 徐振宇

  《舟山市行政执法多领域 “首错免罚”清单模式实施办法》日前正式出台。今后,我市12个执法领域114项事项中,个人、企业等如出现特定条件下的轻微违法行为,可“首错免罚”(详见1月5日《舟山晚报》)。

  去年8月,新城某科技公司在宣传网页上发布了含有 “全球最先进稳定、世界顶级品牌、最成熟”等字眼的广告。按照相关法规可处以最低二十万元的罚款。但市市场监管局新城分局执法人员网巡中发现,该企业系首次违法,情节轻微且没有造成明显危害后果,且具备整改条件。该企业最终获“首违不罚”。触犯了法律受到处罚本是天经地义的事,现在能够被放过,这样“意外之喜”想必大伙都能够体会得到。不过有人担心这样做是不是“特权”“开小灶”,会不会助长违法行为?其实不然,“首违不罚”本来就有法律依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规定,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处罚。而且客观上由于疫情影响,一些办事窗口未曾如期开放,这也使违法者在一定程度上情有可原。

  另外,据市司法局执法监督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此次新出台的“首错免罚”,是以严守安全底线、环保红线、疫情防控等底线为前提。也就是说,“首违不罚”与严格执法并不冲突,该“零容忍”的违法行为依然要严格监管、严厉处罚、严肃问责。原则上要做到该免的应该免,该罚的必须罚。“首违不罚”要考虑到会不会导致企业的违法侥幸,需要指出的是“不罚”并不等于放任不管,教育告诫、督促整改依然要进行。而且“首违不罚”与“屡犯重罚”并不矛盾,得以豁免处罚的只是“首违”,假如不知悔改明知故犯,违法情节就会变得严重起来,行政处罚必然如约而至。这样操作不仅给了违法者知错改错的机会,也能让屡教不改者体会到屡犯之痛。可见,“首违不罚”更加契合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执法原则。处罚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对于不带有主观恶性、未造成社会危害的轻微违法行为,批评教育足以达到警示目的。据悉,我市于2019年率先在市场监管领域推出“首违不罚”制度,公布实施50余项“首违不罚”执法监管事项清单,清单实施至今已对50余起情节轻微的首次违法行为给予免除行政处罚,有效激发了市场活力。

  非常时期当有非常之举,在过去的一年及接下来的一年中,无论是疫情时期还是后疫情时期,企业和生产单位都会面临重重困难,有关部门更需在管理上落实精细化。事实上,不管是综合执法还是交通执法,抑或是其他领域,在法律的框架内,管理者多一分包容和信任,执法对象就会少一分反感和敌意。当双方能够换位思考、互相理解时,法就会被自觉遵守,执法的初心就能得到共同的呵护,社会法治就会得到有效落实。希望更多的执法部门能够在全面清理执法内容的基础上更好地落实宽严政策,更好地为经济社会发展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