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岛城随感

海客谈丨医护人员子女托管班开启“助战模式”

2023.01.19 08:30 简之

  为缓解近期医护人员子女“看护难”问题,普陀团区委联合普陀区青少年宫推出“疫线你守护·萌娃我照顾”医务人员子女托管志愿服务,以减少医护人员后顾之忧(据《舟山日报》1月8日报道)。疫情汹涌之下,日夜奋战的医护人员最辛苦也最需要关爱,普陀开办医务人员子女托管班令人暖心。这件事更给人们带来启示:“战疫”也有前线后方之分,总有一些行业和人群特别吃紧、特别艰难,全社会理当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共同开启“助战模式”。

  志愿服务需集中“供暖”

  在疫情进入高位平台期的当下,人人面临感染风险,大家都挺不容易。而相比之下,那些身处“战疫”前沿或直面感染风险的工作人员显然更是难上加难。就拿医护人员来说,面对就医高峰只能连轴转,哪怕自身出现症状也得挺在“火线”上。面对他们无私无畏的付出和牺牲,大家要以各种方式进行援助。保住这支救死扶伤的队伍,也是为了更多人的生命健康。

  普陀推出托管志愿服务,让医务人员年幼的子女有老师辅导功课,并参加青少年宫的古法扎染、乐理基础、快乐健身操等校外教育特色实践课程,这样的帮扶令人放心又暖心。寒假期间,希望有更多的教师投入这项志愿活动,将爱心托管班越办越大。疫情就是集结号,医护人员白衣执甲、冲锋在前固然是职责所在、使命所系,他们的工作是旁人无法替代的。但是,为他们消除后顾之忧却是社会应有的良心,各类志愿服务理当不断跟上。

  当然,奋勇“战疫”的远不止医护人员。所有身处特殊岗位、挺在工作一线的人们都相当辛苦,很多人大概都没有分身之术去照顾自家的老人和孩子,他们在服务社会的同时也需要社会的关爱。这个时候,各类志愿组织应该大显身手。

  好在,经过几年的全国文明城市创建,我市的志愿者队伍如滚雪球般发展壮大。关键时刻,正是这支队伍发挥作用、接受检阅的机会。可以相信,数以万计爱心充沛的志愿者,完全有能力为“战疫”一线人员集中“供暖”。关键在于,要通过充分的组织动员、严密的供求对接,将精准服务输送到位。从这个意义上说,疫情也是对志愿队伍应急服务的一场实战历练。

  薪酬待遇为“战疫”暖场

  眼下,全国各地纷纷为一线医护人员发放补贴。我省也于2022年12月22日印发《关于进一步落实关心关爱医务人员激励保障政策的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对医务人员的关心关爱,为他们全身心投入医疗救治和疫情防控工作创造良好条件。我市各家医院的医护人员目前已分别拿到相应补贴,有位媒体朋友在朋友圈里留言:给医护人员发抗疫奖金,再加个零也应该!

  确实,太应该给医护人员发奖金了!“战疫”固然是全员动员、人人参与,但由于岗位不同、职责不同,必然存在“苦乐不均”现象。除了医护人员之外,还有不少职业人群在这段时间辛苦异常。比如,快递小哥要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为宅家的人们送更多的包裹,环卫工人要在清理垃圾时增加繁琐的消毒程序,社区干部要在繁重的工作中面面俱到地服务居民……在提倡奉献精神的同时,确需薪酬待遇为“战疫”暖场。

  疫情防控进入新阶段仍是吃劲的时候,给一线工作人员发放奖励性工资,不仅在于合理地体现劳动价值,更有精神嘉许的成分在里面。就拿快递小哥来说,他们虽然可以多送件多收入,但却是冒着高感染风险在疲劳奔波,这份普通人的坚守和担当着实难能可贵,相关企业理应落实更丰厚的薪酬待遇。

  疫情之下,越是不能停摆的公共服务领域,因“阳”减员的现象也往往越是突出。在这种情况下,提高薪酬待遇一方面能够起到稳定员工队伍的作用,另一方面还有利于及时补充新鲜血液。

  “有形之手”要统筹调度

  近期我市120急救电话的呼入量和出车量急剧增加,医护、驾驶等工作人员工作量也持续上升。令人欣慰的是,一批公交司机经过紧急培训后很快充实到急救驾驶岗位,解了120的燃眉之急。疫情中120疲于奔命,而公交车相对空闲,公交司机临时转岗可谓危难之时显身手。这也说明,只要合理调度社会资源,完全有望让“战疫”更从容。

  疫情防控是一场攻坚战、持久战、整体战,而既然是“战疫”就有必要采取“战时”措施,由各级政府充分整个有生力量协同作战。尤其是在疫情波动、防控吃紧之时,“有形之手”更须发挥牵头抓总、协调各方的作用,统一调度人力物力,确保一线战力充足。

  事实上,我市各级机关都组织了抗疫先锋队,各路志愿队伍也在不断集结,理论上并不缺“战疫”应急力量。只不过,由于协调配合上还存在信息不对称、调度不灵活现象,常常导致“人到用时方知少”。前些天政府向60岁以上老人送“防疫包”,媒体报道很多地方城乡社区都是基层干部、志愿者挨家挨户送上门。定海西园新村是个老年人集中的老旧小区,却让老人自行前往社区领取,导致一些深居简出躲疫情的老人意见不少。

  其实,任何一个社区的人力都是紧缺的,服务能否跟得上,区别往往在于兼合式党组织建得强不强、志愿者队伍组织得好不好。而从政府层面来说,也完全可以通过机关干部下沉的方式,支援那些服务力量不足的基层单位。从某种角度说,“战疫”力量也是靠调度出来的,关键还是看能不能成功开启“助战模式”。